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乘船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第3章 乘船

作者:逐一2019 小说: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更新时间:2021-10-13 04:25:42
罗响拉着怀玉走出来船舱瞭望。抬头一看天字号准提船上,二拨人剑拔弩张地对峙着。一拨领头的是位衣着华美的黑衣男子,灵仙巅峰修为,正傲视群雄众人。另一拨人其中包含了好几个门派的弟子,有人忿然地说,“你比我们后登的船,凭什么赶我们上船!”黑衣男子不屑的望着众人道只见天字号接引船上,二拨人剑拔弩张地对峙着。。...

罗响拉着怀玉走出船舱瞭望。

只见天字号接引船上,二拨人剑拔弩张地对峙着。

一拨为首的是位衣着华丽的黑衣男子,灵仙巅峰修为,正傲视众人。

另一拨人包含了好几个门派的弟子,有人愤然说道,“你比我们后登的船,凭什么赶我们下船!”

黑衣男子鄙夷的望着众人道:“我便是邙山派掌门王冲真人的嫡亲孙子王导,也是下任的邙山派掌门。尔等速速下船!再废话,让你们尝尝我的圣灵神功。”

邙山派与逸清派同属九州三大修仙门派,风头甚至要压逸清派一头。听到此人竟是中州邙山派的,众人纷纷打了退堂鼓。

怀玉冰冷的目光锁紧王导,王导,便是她前世的仇人之一。前世,她看不惯王导的独霸仙船的跋扈作为,为众人出头,与其交恶。后来在夺丹之战中,被诬陷偷盗邙山派的镇派法宝古阳印,与邙山派彻底结了仇,才遭来后来的灭门之灾。

王导船上的人越来越少,突然,一位红脸壮汉怒道,“邙山派也不能如此欺负人!我乃是中州花城的张铁心,我偏不下船。”

一抹戾气涌上黑衣男子的眼眸,“你找死!”话音未落,长剑祭出,带着浓浓的杀气刺向张铁心。

张铁心抽出一把重剑接住长剑,二人将灵力注入兵器之上,不停威逼对方。

怀玉有些意外的看了眼张铁心,前世记忆中,她对此人没什么印象,不过他此时倒是做了她上世所行之事,她若有所思起来。

王导的气势越来越强,张铁心的脸色越来越差。正这时,一道蓝光将二人的兵器格开,妙智挡在了二人中间。

妙智说道:“二位少侠,切勿动手,伤了和气!”

王导粗暴的打断妙智,“不必多说,今日他们若不下船,这船便不准开。”

妙智脸上显露为难之色,场面陷入僵持。

“这艘船果然气派不凡呀!”一个清脆悠扬的声音在船舷处响起。

众人一看,一位极为俊美的瘦弱男子,正在天字号船舷各处,好奇地这里拍拍,那里摸摸。

罗响在中间的船上紧张起来,怀玉何时上的那艘船?

怀玉漫步来到张铁心旁边,张铁心见他只是个尸解仙初期,丝毫没放在眼里,只是有些狐疑的望着他。

怀玉眼带笑容,缓缓伸手,轻拍了下张铁心的后背,“这位兄台,你看中间那艘船也不错,我们一起过去好不好?”

张铁心眼神变得呆直,竟然很配合的说了句:“好!”

众人纷纷露出吃惊的表情,妙智不禁向怀玉投了一个感激的眼色。

王导轻蔑地“哼”了一声,一副早该如此的表情。

怀玉丝毫未理会王导,领着张铁心下了船。

二人回到地字号船上,张铁心依然呆望前方。

罗响看了眼张铁心,低声问道:“他这是?”

怀玉笑了笑,“迷魂符而已,一炷香便会恢复灵志。”

罗响眼珠转了转,“小怀玉,这不是你行事风格啊?平日里,你不是最讨厌这种仗势欺人的仙二代吗?怎么今日还帮王导,把伸张正义的张铁心给拐带回来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帮王导?”怀玉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罗响觉得怀玉有事瞒着他,刚想深问,不知谁高喊了一声。

“北海九芝仙岛的碧池女仙秦怀碧到了!”

秦怀玉瞳孔猛然收缩,双手紧握,指甲深深的嵌入肉内。

罗响笑道:“想不到你堂姐也来参加盛会了。她拜入九芝岛太初圣母门下后,你有一百年未见过她了吧。”

只见渡口处,几位女修迎风而立,为首黄衣女子,肌肤胜雪,双目犹似,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正笑吟吟的与妙智说什么。

罗响半眯着眼睛说道:“真是美人啊!还得了个碧池女仙的称号。”

秦怀玉眸光幽暗:“......碧池吗?真是...难听!”

罗响愣了愣,“难听?秦家后辈,你不是与她最为交好吗?你今日是怎么了?”

怀玉眉头微挑,目光锐利,“哼!交好?你记错了!”

身侧的众派男弟子均被秦怀碧的风华绰姿吸引,发出赞叹的声音。

妙智见状高声说道:“有请秦女侠上地字号接引船。”

“慢着!”天字号船上,王导突然高声制止。

他盯着秦怀碧,眼中满是惊艳之色,笑道,“那船太过拥挤,秦女侠可上我这船来。在下邙山派少主王导。”

妙智为了难:“这——”

秦怀碧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向王导遥施一礼,“多谢王少侠盛情,妙智师兄,怀碧便去王少侠的船上吧。”

妙智点头答应。秦怀碧带着本派弟子登上王导的船。

怀玉望着秦怀碧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笑意,“这可是你自己选的!!”

“玎珰——”一声长长的乐鸣,三艘接引船同时启航,向逸清山驶去。

不多时,张铁心浑身一哆嗦,眼中恢复神采,发现自己身在中间船上,惊道:“我怎么在这里?”

罗响笑着上前安抚道:“张兄弟莫急,在下是雍州西非城罗响,这位是子午城秦怀玉,适才你与那王导剑拔弩张。我兄弟秦怀玉略施小计,让你暂时避开他的锋芒,保存实力为上计啊。”

张铁心为人虽然耿直,但并非不知好歹之人,刚才斗法,王导已经占了上风,自己凭一股怒气在强撑,坚持下去,绝对要吃大亏。秦怀玉的确是为自己解了围。

他真诚的向怀玉道了谢,三人在船舷处聊了起来,内容无非都是传道盛会的事情,怀玉实在不感兴趣,站在那里装哑巴。

张铁心聊的酣畅之处,突然船上有人喊道:“碧池女仙要抚琴啦!”

众人目光纷纷向天字号船望去。

只见朗日之下,仙船之上,秦怀碧端坐在琴前,手旁是焚香琴炉。清风拂来,裙摆飘飘,香气阵阵,如天仙下凡般,引的几船的男修赞叹不已。

怀玉鼻子冷哼一声,上世,秦怀碧就是在接引船上,以一曲《九凤朝鸣》震惊四座,扬名天下。

她瞥了眼身旁专心欣赏美人的罗响,悄悄退回到船仓。

怀玉见舱内只有她一人,转动眼眸,穿过窄小的船窗,望了眼王导、秦怀碧的船。那船的前后左右船舷隐蔽处,各有一抹淡淡的蓝光微微闪动。

怀玉嘴角微翘,看来刚才上王导船时,偷偷留下的礼物起效了,她从符袋里取出一张灵符,叠成小船的形状,口念咒语,手结法印,小船慢慢升到了半空中,发出淡淡的蓝光。

怀玉伸出手指猛地在船边一弹,小船立刻斜飞了出去......

...

天字接引船上,王导色迷迷的望着秦怀碧上。

秦怀碧见众人的目光全都在自己身上,心中得意至极,脸上不露声色,轻捋罗袖露出十指纤纤。为了能在这次盛会一鸣惊人,她已将师尊太初圣母所创的仙曲“九凤朝鸣”苦练不下百遍。

“噔——”一个颤音刚刚抚出,船身突然猛烈向左侧大角度倾斜。

秦怀碧慌忙中扶住古琴,未等她身子坐稳,船身向右侧又倾斜回来。

这次,秦怀碧彻底失去重心,古琴“哐当”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琴头粉碎,琴弦断裂。

秦怀碧心中猛地一痛,这把古琴是她花了巨额的灵石购得的呀!

不过,她也只是有功夫痛那么一下,因为接下来,船像活了一般,竟然跳起舞来,左摇右摆,前仰后合,跳起落下,最后竟然自转起来,越转越快,似一个水中陀螺般让人眼花缭乱。

船上的人东倒西歪,修为低的弟子,吐得胆水都出来了。

王导、秦怀碧等修为较高的人,无奈纷纷祭出命剑,御剑在船的上空飞行。

其他二船的人看的目瞪口呆。

………………………………

“大事件啊!!小怀玉,你快跟我出来看戏......”

罗响急匆匆冲进船舱,正好看见怀玉在疯狂的转动纸船,他半张着嘴呆住了,半晌,显现一副恍然大悟样子。

“原来...是你搞得鬼!”

怀玉眼眸微动,临空挥了挥手,那纸船停止转动,化为一阵轻烟消失了。

罗响吃惊的问道,“你这是什么符?这么厉害!从未见你使用过啊!刚才妙智不停地施法想稳定船身,可惜没有用。”

怀玉望着一脸迷惑的罗响,总不能告诉你,这是前世“圣符魔尊”的傀儡镇煞符吧!她浅浅一笑,“此乃改良后的秦家镇煞符!”

罗响眨了眨眼睛:“哦——,秦怀碧与王导已经被迫御剑在船上空飞行了。你现在虽然撤了符术,估计他们也不敢回船上了!哈哈!”

怀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船是她自己选的,怪不得了别人!”

此世,她虽然不想修仙,不愿再卷入是非中。但要是能给秦怀碧烦心添堵,她可是乐意之至。

一炷香后,三艘船缓缓停稳。

众人走上船板,眼见仙山巍峨耸立,直至云端,这便是逸清山了!

整座山脉绵延百里,通体被薄薄的雾气所笼罩,赋予仙山一种缥缈无比,仙气氤氲的感觉,再观仙山之上,一股浓厚纯净的仙气环绕其间,山间更有仙鸟翱翔,茂林修竹,亭台楼阁多不胜数,美不胜收,真是一方仙家福地。

罗响啧啧赞叹不已,“难怪修仙者俱称‘天下修行,逸清为冠’!”

此时怀玉的脸上竟然浮现一抹苍白,他没有理会罗响。

妙智施展法术,打开了护山结界,众人纷纷下船。

王导的脸色十分难看,拦住妙智,“妙智,刚才是怎么回事?你们逸清派就是这么待客吗?”

妙智自然猜出是有高人故意戏耍王导,面对王导的逼迫,他敷衍道:“王少侠不必着急,鄙派一定会追查此事,如今先请王少侠到灵舍休息。”

王导拂袖而去。

秦怀碧脸色刷白,发饰衣衫有些凌乱。她眸光一扫,看到了怀玉,立马换上一副亲切友善的面容,几步走到怀玉身前,“怀玉,你也来参加盛会?百年不见,堂姐甚是挂念你!”

怀玉望着秦怀碧那张娇媚亲和的面孔,心中感概万千。

前世,初到逸清山,秦怀碧便对自己表了忠心,称她来这里是为了帮助秦家夺取魁首,帮助自己得到玉清丹。自己天真的相信了她的花言巧语。事事信她,听她谋划,甚至将女儿身的真相告诉了她。现在回想,自己被诬陷盗宝,女儿身份被揭穿种种遭遇,与秦怀碧一定脱不了干系。

她眸光微冷,面上不动声色,淡然说道:“有劳堂姐惦记!”

秦怀碧目光极其真诚,低声说道:“堂姐知道你为了玉清丹而来,你放心,我倾尽全力,也会助你夺得魁首。此处人多口杂,今夜亥时,我到你灵舍详谈。”

怀玉望着她那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表情,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虚伪做到极致便是真诚!

她前世便是被这么个虚伪善演的人摆布的像个傻子般。她有种想笑的冲动,也真的笑了出来。

“哈哈——”

秦怀碧被她笑的有些茫然,“堂弟何事如此雀跃!”

怀玉敛住笑容,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眼前之人,似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使得秦怀碧竟然不敢直视于她。

“堂姐,我的灵舍你不必来了!我并未为了夺魁而来,对玉清丹,也一点兴趣没有,你的一片真心,恐怕要错付于人了。”

秦怀碧大惊,这怎么可能?秦怀玉一向要强,对自己先天无仙根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有得到丹药晋升的机会,他怎么会放弃!

秦怀碧正要再行试探,怀玉已经拽着罗响走远了。

秦怀碧脸色大变,望着怀玉的背影,一丝阴冷浮上眼中,秦怀玉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众人被带往修行灵舍,怀玉与罗响的灵舍离的很近,她找了个理由将罗响赶走。随即在灵舍四周施下结界符,设了一道防护结界。

怀玉张开嘴,嘴里隐现一块红色石头,眼看就要掉出来。

她眼中闪过焦急之色,取出一张灵符,施化在自己身上。

许久,红色的石头慢慢沉入她的体中。

她轻拭额头的薄汗,长吁出一口气,她女儿身的秘密差点露馅了。

秦怀玉此生只能修成符仙,想要修符仙,必须学习秦家最高符咒术。

奈何秦家有条家规:秦家女眷不得修习家传符咒术。

秦宝墨只好自怀玉出生之日起,便谎称生了男孩。多年来,一直让她女扮男装,可是普通的混身符咒,有点道行的修仙者一眼便看出来了,又怎能骗过家族那帮长老!

秦宝墨费尽心力找到毕鸟涎石放入怀玉体内。毕鸟乃是上古雌雄同体的神兽,它的口水凝结之物就是毕鸟涎石,此物若是放在体内,除非上仙级别,否则都无法辨认怀玉女子的身份。

只是那毕鸟涎石,终非凡人之物,无法在人体内长存,只有加以秦家独有的混身符方可压制。

她这几日,频繁使用前世入魔后炼制的高品灵符,让本就低微的灵力消耗更大,今日下船之时,毕鸟涎石竟然要受不住压制,差点喷出体外,好在如今已经压制回体内。

她与去世的娘亲情感深厚,所以父亲秦宝墨续弦后,她与父亲关系一直不好。她既然不想再修仙,本不用再听从父亲让她女扮男装的命令。可是上一世,自己的女儿身份败露后,她眼看着秦宝墨代替自己挨了三千灵鞭,受了很重的内伤,她犹记得,当时心头的滋味很苦。再则说,自己若要过好剩余十年逍遥日子,最好不要节外生枝,多生事端,所以女儿身的真相绝不能泄漏。

怀玉紧张的心情终于舒缓了些,躺在床榻上沉沉睡去,这觉一直睡到隔日清晨,罗响来催她参加道会盛典时才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