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神仙之死

磨子山的传说 第一章 神仙之死

作者:颦子 小说:磨子山的传说 更新时间:2021-10-12 17:15:26
很久以后(1139年)的一个夏天的,阳光煦暖,元倩儿走到汴京城门前,她抬起头望着上悬挂于城楼游街示众的那颗头颅,心中哀痛不己。元倩儿环顾着围观的众人们,一位毫不不起眼的的中年人男子掩藏于其中,与她四目相对时,他大叫道:“她是元倩儿,杀掉那个妖精!”周围的元倩儿环视着围观的众人们,一位毫不起眼的中年男子隐藏于其中,与她四目相对时,他大喊道:“她就是元倩儿,杀死那个妖精!”。...

很久以后(1137年)的一个夏天,阳光和煦,元倩儿走到汴京城门前,她抬头看着悬挂于城楼示众的那颗头颅,心中悲恸不已。

元倩儿环视着围观的众人们,一位毫不起眼的中年男子隐藏于其中,与她四目相对时,他大喊道:“她就是元倩儿,杀死那个妖精!”

四周的人群纷纷看来,只见她美丽动人,气质不俗,高高挽起的发髻,露出圆润的脸庞和窈窕的身躯,就象天上的一轮明月,舒缓安详,又明艳无比。那双澄澈的眼睛,依旧勾人心魄,稍微眼风横掠,就有艳波流淌,散发着炽热,让人蠢蠢欲动。

“杀死这个妖精。”有女人响应,向元倩儿投掷石子,元倩儿想离开,跑了两步摔倒了,越来越多的石头砸了过来,她刚起身爬起,那中年男子抡起木棍砸向了她,元倩儿昏迷了过去。等她醒来,发觉被几百斤的乱石掩埋,全身疼痛,无法动弹。

四周一片漆黑,疼痛感让她麻木,慢慢地失去了意识,灵魂似乎脱离的躯体,飘飘然飞向了天空,她感觉不到饥渴,这一瞬间她想起了父亲带着他们全家逃荒的那个遥远的日子。

元倩儿的哥哥元天阊出生那年,当时的土地兼并成风,社会动荡不安。贵族豪富占田及奴婢訾数巨万,而贫弱愈困的现象到处可见。

元倩儿的父亲元昭定居在陈州城南的元家庄,他念过几年私塾,没考中什么功名,娶了隔壁村的陈氏为妻后生活也算安乐。谁知那年大旱,颗粒无收,元昭卖了自家的十亩良田,换来了全家一年的口粮和二十两银子。失去了耕种的农田,又不愿为奴为婢,父亲元昭带领一些流民跋山涉水,去逃荒,当时的朝廷开放一些山泽禁苑给贫民耕种。

经过几个月的颠沛流离,他们一路来到了洛阳城北的黄河附近,听说那里的荒地很多。这里因为水患频发,土地无人耕种,不用担心被兼并。元昭带领了二十多户流民在这里扎根,一座座土房都盖在黄河岸上,河水浑浊。

黄河边沟沟壑壑,不适合种谷物,于是他们种植了水稻,最后长成了黄河大米。黄河大米很快享誉天下,成了贡米。元昭等人也被正式编入村落,落了户籍,分配了纳粮配额。

几年后,元倩儿出生在这个黄河边上的元家村里面。

阴历三月,农忙之前,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来到了村子,他满脸胡子,瘦骨嶙峋。

他自称是神仙下凡,他的手里拿着块木板,上面画了星星点点的图,从一座土房子走到另一座土房子,大家都惊异地看着他。

那位老神仙举着右手,用刺耳的声调说道:“就在这里,黄河中浮出龙马,背负河图,献给伏羲。洛阳西洛河中浮出神龟,背驮洛书,献给大禹。”

“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老神仙滔滔不绝的说着。

元昭听完很狂热,他认为老神仙适时出现,必将保佑元家家族兴旺,他虚心向老神仙讨教,老神仙给他一粒种子,说这是仙草,又叫千年草,秋冬不枯,四季常青,香气扑鼻。元昭用自己家唯一的一头牛换下了一粒种子,这头牛是他的妻子打算用于耕种黄河岸边的废地,来振兴破败的家业。妻子虽然不乐意,但对元昭无可奈何。

“我要种出仙草,据说金牛吃了仙草就会有宝物出现。”元昭回答她。

在好几个月里,元昭邀请老神仙住在家中,并和他谈天论地。

“在天为象,在地成形也。河图为体,洛书为用。”

元昭忽略农忙,忽略了妻儿,老神仙要走了,他说,明年这个时候,他还会来。元昭把家里仅有的三十两银子都送给老神仙。老神仙牵着牛带着元昭送他的银钱离开了。

妻子陈氏伤心得流了泪。那三十两银子由她节衣缩食积攒下来,她一直把它藏在床底下,想留给孩子们上私塾使用。元昭无心抚慰妻子,他在房后开采了一块地,以忘我的精神,一心种起了仙草。

从前,元昭好象一个年轻的族长,带领身强力壮的流民,跋山涉水开辟新家园。他经常告诉众人如何播种,跟大伙儿一起劳作,是整个村落的主心骨。元昭带领大家在黄河边上安家落户,种出了黄河大米,成了贡品。该县的县令让他负责户籍和纳粮。

元昭家的宅子是村里最好的,其他的人都力求象他一样建筑自己的宅院。他的房子是一个大院,有一个敞亮的主厅和东西厢房,院子里栽了一棵挺拔的槐树,房后本是一片细心照料的菜园,还有一个牲畜栏,养着猪和鸡,在栏里和睦相处。

妻子陈氏象丈夫一样勤劳。她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妇人,天不亮就开始忙碌,到处都能听到她走路的声音。多亏她勤于照料,家里的锅碗瓢盆、夯实的泥土地面、粗糙的自制木器,经常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们的村落建成后已经成了一个最整洁的村子,居民也越来越多,通过和附近村落的成婚纳娶,之前的二十多户变成了近百户。这是一个真正幸福的村子,在这村子里,还没有死过一个人。

可是,元昭带领大家建设家园的热情很快过去了,迷上了对仙草的探索,他拔掉菜园里的蔬菜,拆掉牲畜栏,卖了猪和鸡。在之后漫长月份里,元昭把自己关在宅院里,不让别人打扰他,完全抛弃了家务,整日整夜呆在院子里培育仙草。

元昭陷入一种神思恍惚的状态。总是低声地嘟嚷什么,正是从这时起,他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对谁也不答理。村落里的许多人都认为,元昭中了邪。

第二年,老神仙没来,仙草也没长出来。

元昭的仙草没有发芽,四周倒是长满了杂草,元昭不敢随意除草,说不定除掉的那一颗就是仙草呢。后房满院长满了杂草,元昭很颓废,陈氏只能默默的做着家务,对丈夫的行为视而不见。

他等待了三年。最后等得厌烦了,他就把自己的失败怪罪到老神仙身上。“你说的对,他就是个骗子。我不该把家里的银子和牛都给他。”元昭对妻子懊恼的说着。

元昭望向了院子外,看见两个赤足的孩子正在烈日炎炎的稻田里。他觉得,孩子们仅在这一瞬间才开始存在。元昭全神贯注地看着外面忙碌的两个孩子,看得两眼湿润,他擦了擦眼睛,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道:“我真的中邪了,咱们的孩子该念书了。”

大儿子元天阊满了八岁,广额扩面,性情象他父亲一样执拗,也象他父亲一般魁梧奇伟。元倩儿是在黄河岸边出生的第一个孩子,三月间该满五岁了。

元昭拿着锄头到了房后,把那片地先除草,又翻了一遍,重新种上蔬菜,盖上畜栏,将元天阊送到了县里的学堂,亲自教女儿元倩儿读书写字,他把精力用在家人身上了。

一日元昭听到了牛叫声,他到了屋外,发现一个老妪牵着他送给神仙的那头牛。

老妪将牛还给了妻子陈氏后,就走了。

“老神仙死了。”陈氏对元昭道。

“神仙是不会死的。”元昭听罢追了出去。

老妪是那个自称老神仙的妻子。他们住在黄河的另一头,一片沼泽地中。

他整日游走在各个村落,宣称自己是神仙,被村民报了官,责令他归还所骗钱财。老神仙郁郁寡欢,失足掉进黄河,淹死了。

元昭从神仙之死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他开始大力整顿治理这个村落,妻子陈氏拿回了那头牛之后就开始了耕种更多的废地,还养鸡、养猪,振兴家业。

元倩儿自幼生得雪艳,眉眼如画,是个美人胚子。元昭甚是喜爱,欲送她去县里女学,学习品竹弹丝,女红针指,描鸾绣凤,将来嫁个好人家。

谁知这年秋冬,金国灭了大辽国之后,金军分东、西两路南下攻打大宋朝。元家村在黄河西,金军打到太原时,元昭带全家向南逃难。妻子陈氏牵着牛,赶着鸡,紧抱着手中的木盒,木盒里有几十两银子。牛身上搭袋里面装着家里所有的口粮。

村落的其他人也都聚拢在一起,他们又成了流民。

元昭带着村落的人们往西南走,那里有山,可以避祸。在行走的过程中,遇到了其他村落的流民加入他们。于是队伍越来越大,很快就聚集了几百户人家了。

元昭他们走了两天,百十里路,来到了汝州湖县的一片荒地,重新落户,建立自己的家园。元昭来到县衙,报备了几百户的村落,县令对逃难的流民已经无动于衷了。

湖县原县令因贪墨赈灾物资,被罢免,新来的县令王冲是新野的进士,他身穿官服,一刻也没忘记官员的举止,他请元昭进了县衙会客厅,仔细倾听了元昭的构想。元昭向他汇报了他们如何建村,如何划分土地、开辟道路,做了应做的一切,不用麻烦官府,承诺按时纳税。王冲很赞赏元昭的行为,此举能安定流民,不用朝廷救济,自给自足。

恰好王冲的家眷从新野来到湖县,几辆马车飞奔而来,前面两辆坐着他的妻子和五个儿女。随后又来了两辆牛车,载着家具、箱子等。

元昭起身告辞,说道:“我女儿元倩儿,今年七岁,会读书写字,欲送往县衙的私塾,学习女学。”

王冲说他有个女儿,也要去私塾,希望在当地找个陪读。元昭答应带元倩儿来县令府邸,介绍给县令的女儿相看。

翌日,元昭带着元倩儿来到县令府邸,见到了县令的千金,八岁的王安萝,这小女子皮肤细嫩,两眼发光,知书达理。元昭父女两人刚刚进来,她还没听到介绍,就给客人端来椅子。从此元倩儿就被送去做了王安萝的陪读,两人一起读书、写字、练习女工。

三年后春季,金军渡过黄河南下,宋朝兵士溃不成军。次年,金军大举南下直奔汝州,县令王冲欲送全家往南避祸,见女儿和元倩儿情深,他询问了元昭:“我欲送家眷往襄阳,你等是否愿意一同前往?”

“县令大人是否一同前往?”

“吾乃朝廷命官,不可随意离开。你可愿护送我家眷一起往南到襄阳?我已购置了宅院,并有亲戚可以投奔。”

元昭思虑良久,他不能不管元家村的村民,决定还是留在汝州,汝州四面皆山,他决定带全村再次逃难,躲到山里去。

元昭迅速召集全村人,拖家带口,往西而去。他们刚刚离开,两万金军铁蹄踏破了湖县,他们烧杀抢掠,王冲无奈投降,献上了湖县的县志及地图。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