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凿墙洞

男主总想逼我上进 第5章凿墙洞

作者:文火慢炖 小说:男主总想逼我上进 更新时间:2021-10-12 14:26:42
赵祺就想,他一个再次穿越回来。没钱没背景没资源的中国古代农村男青年,连自己吃饭时都成问题,怎么去养得起一个脑子像是有那大病的女人。除了,这女人一门心思想攀升枝做他七舅妈,她不愿意自降一辈,做外甥媳妇吗?最最重要的的是,他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娶媳妇。但趁她睡着了一走了之,不没钱没背景没资源的古代农村男青年,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怎么去养活一个脑子好像有那大病的女人。。...

赵祺就想,他一个穿越过来。

没钱没背景没资源的古代农村男青年,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怎么去养活一个脑子好像有那大病的女人。

还有,这女人一心想攀高枝做他七舅妈,她愿意自降一辈,做外甥媳妇吗?

最重要的是,他还从未想过要娶媳妇。

但趁她睡着一走了之,不管她,又感觉像是做错事畏罪潜逃。

这与他的是非观不符。

至天明,经过一番矛盾的抉择,赵祺决定带许冬儿一起走。

他想好了,他和何钰两个大男人,也需要个女人为他们洗衣做饭,干些细活。

拿许冬儿当个跑腿打杂的养在身边也好。

因为打算好了后路,所以此时的赵祺看起来心静如水,稳如老狗。

可他那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状态在许冬儿看来,就是一副吃了羊肉还嫌膻的模样,好似免费的东西给他吃了,他还嫌吃着硌牙。

极伤人自尊。

许冬儿气得嘴发抖,不知该说什么好。

伸手在身上摸了摸,很想凭空摸出二两碎银子,痛快甩赵祺脸上,再拧着他下巴来一句:爷买你一晚,你就这鸟态度,给爷笑一个!

可天不遂人愿,许冬儿身上该有的都有,就是没银子。

事情就这样完了?

那不行,心里憋屈,没理都要咋呼两句。

奈何瘪了半天嘴,搜肠刮肚只憋出两个字,“赔——钱!”

呵呵……

赵祺心忖,要钱没有,别的倒是可以商量。

他也没看许冬儿,坐起身边穿衣服边道,“你不用说这两个字,我会对你负责的。”

“你要怎么负责?”

“我娶你。”

这种事发生后,一般女人听到这句话心里会有稍许的安慰。

但许冬儿就怕听到这话。

这男的以为和她那啥了就能空手套白狼,娶个漂亮媳妇回去。

把他美的。

她穿越过来的,没古代女人那些讲究。

都是老糟烧惹的祸,天亮各自该干嘛干嘛去,她和何钰是命中注定的夫妻,好事多磨,这点意外算得了什么。

“我嫁给狗也不会嫁给你。”

许冬儿不屑的哼了一句,感觉找着了些尊严。

琢磨赵祺下一句若说“都这样了咱俩就凑合过吧”,她要怎么回。

没想赵祺停了穿衣服的手,看向她,唇角不自觉漾出一弯如释重负的浅笑,“正好,我也不想娶你,你穿上衣服走吧。”

!!

许冬儿感觉脸像被人狠煽了一巴掌,还没来得及红就绿了。

她不想嫁是一说,他不愿娶又是另外一说。

而且,这人能不能委婉点,哪怕说一句“那你嫁给狗去吧”,也比不想娶你强。

她不要面子的。

许冬儿脑门充血,愤然起身,有种把赵祺摁倒暴揍一顿的冲动。

但仅仅也是冲动。

面对人高马大的赵祺,她心里是犯怂的,只抓起枕头向赵祺砸去,又觉嘴不能空着,应该配合说点什么。

但说什么好呢,自己招惹的人家。

词穷,嘴里一声赶一声喊着“赔钱赔钱”。

嘿嘿,这俩字喊着解气。

人在家中睡,祸从天上来。

赵祺也是火大,很后悔没昨晚就走。

躲开枕头,扯下脖子上的玉葫芦丢到许冬儿面前,“这个给你,滚!”

这疯女人,娶她不愿意,只想索赔,看来是预谋好了要讹他,不,应该是讹何钰。

一个玉葫芦解决一个天大的麻烦,值。

吃一堑长一智。

记住,古代女人并不像书上说的那般逆来顺受,她们言行大胆,狠起来比现代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同样,看着赵祺磨腮发狠的模样,许冬儿彻底怂了。

书上说过,大部分古代男人都不怎么懂得怜香惜玉。

赵祺二十毛边,正是气盛的时候,真把他惹急了,他一拳过来,她小身板受不了。

罢,以后逮着机会再揍他不迟。

再说事情闹大了她还怎么嫁给何钰。

权衡利弊,还是到此为止的好。

许冬儿抓起被子上的玉葫芦看了看,瞟眼问赵棋,“这是你们家传物件?”

赵祺冷脸穿衣服没理她。

那不是物件,那是他的未来。

许冬儿不知个中缘由,料定玉葫芦是他们老赵家的传家宝。

她不想过穷日子,但也不是没底线要去占了人家传了多少辈的东西。

遂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只要你告诉我你七舅家住哪,昨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咱们谁也不欠谁的,玉葫芦你拿回去,如何?”

赵祺......

这女人还想着嫁何钰,追上门也要嫁他,可别说他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说。

有什么事冲他来就是。

“不知道。”赵祺闷头一句。

他实话实说,许冬儿却不这样认为。

哪有外甥不知道姥姥家住哪的。

“你不说是吧,我砸了它。”许冬儿举起玉葫芦作势要往地上摔。

“砸了我也不知道。”赵祺还是这句。

“你……”

僵了一会,许冬儿拿他没辙,恨恨收起玉葫芦警告道,“如果再有第三人知晓昨晚之事,小心我让我两个哥哥废了你。”

.......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里是古代,该她狠。

赵祺薄唇动了动,终究没说话,转身两条长腿落地,披上外袍去了堂屋。

让许冬儿穿衣服。

但不知怎地,他脑子里全身许冬儿穿那件藕色绣海棠花裹青边小衣裳的画面。

她那衣裳剪裁极不符合人体工程学,穿着不舒服。

得改。

如此操着闲心在堂屋踱了好一会步,见许冬儿还没从房里出来,赵祺有些不耐烦,冷脸站在房门口要赶人。

一抬眼。

却见许冬儿拿把小铲子正埋头凿墙壁。

“诶,你做什么,赔了你一个玉葫芦不算,你还想拆我房子?”

许冬儿凿着墙壁头都没回,“你家房子和我家房子共一个山墙,拆了你家的我家的不就倒了,墙壁那边是我的屋子,我只想凿个洞回去。”

赵祺服气。

真是个疯女人。

他这房子在地震中受损过,还是村民帮忙修好的,如今他一时半会走不了,若被凿倒房子,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赵祺上前抢下了许冬儿手里的铲子,“山墙是能随便凿的,回去请你走大门。”

“从你家大门走被人看见咋办,我可不想被迫嫁你。”许冬儿又夺回了铲子。

昨天晚上她原本计划好了,与何钰成了好事,今日一早她再大摇大摆的从赵家大门出去。

不怕被人瞧见。

瞧见的人越多,何钰就越不能抵赖。

迫于群众压力,不管他认不认,他都得乖乖带她走。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一头栽了沟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