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救母

农女不强天不容 第3章救母

作者:仟仟梦梦 小说:农女不强天不容 更新时间:2022-11-19 21:16:58
在里面房间听墙角的金华两个姑娘,二姑娘来此时对赖氏地说:“娘,你说的对,不能够请了大夫没钱给我办嫁妆。“对,娘,我饿了,我们要吃甜甜的……野鸡蛋。”三姑娘也跟随地说。赖氏扭了一下身体肥胖的身体,气恨的又瞪了几眼杨氏的房间:“生了赔了货,还得老娘自己“对,娘,我饿了,我们要吃香香的……野鸡蛋。”三姑娘也跟着说道。。...

在里面房间偷听的金华两个姑娘,二姑娘到此时对赖氏说道:“娘,你说的对,不能请了大夫没钱给我办嫁妆。

“对,娘,我饿了,我们要吃香香的……野鸡蛋。”三姑娘也跟着说道。

赖氏扭了一下肥胖的身体,恼恨的又瞪了一眼李氏的房间:“生了赔钱货,还要老娘自己做饭。”

大丫见到她的爹不请大夫,慌慌张张的跑出院门,她要向邻居求救,第一个想到了刚才帮她们的李婆婆。

李氏在房间里晕睡着,刚生完孩子苍白的脸色,慢慢的变得淡淡青紫,脉搏越来越弱。

她被黄蜂针了的脸和手,在慢慢的消肿之中。

房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她身边一块破布包着的娃娃,手在挥动着,双脚在动着,仿佛感受到母亲的危险。

刚出生一直没有哭的娃娃,瞪着一双圆大大的眼睛,想要说话,嘴里却发出“啊啊”的声音。

唐诗琪感觉倒霉透,前一刻她还在享受着开豪车那种爽,倒霉不小心的碰到了栏杆。

后一刻醒来成了一个娃娃,她小脑袋想啊想的,总感觉这个场景很熟悉,这才想了起来,从来不看小说的她,受闺密的影响,说网文很好看。

点开了一个看小说的软件,并且不小心的点开了一篇写种田的文。

文中的第二三章是这样的场景,她的母亲在大出血的时候死了,父亲娶了一个后妈……

后妈,这个词对她来说是很反感的词语,她有钱父亲在母亲死后娶了一个后妈,每天对她冷言冷语,最难受的还带来了一位姐姐,她们整天针锋相对,父亲又站在后妈女儿那一边。

不行,得想办法救母亲,她不能走路又不能说话,这个家如此穷,这是任由母亲死。

突然想起来她有空间,前世她生在富贵的家庭,她的灵泉空间被当成了游泳池,有空的时候进去游泳,并没有依靠这个空间发财致富。

想到了灵泉,唐诗琪的小手挣扎着挥呀挥的,感觉到碰到母亲的脸,意念出空间灵泉从她的一根手指一滴滴,滴在母亲的嘴里。

身体太小,感觉用了九牛之力,才把一杯的灵泉给母亲喝掉。

唐诗琪并没有看到,李氏在她喂了灵泉,脸色从淡青紫慢慢变得红润,脸上和手已经完全消肿,再也不是猪头,猪手。

……

大丫焦急的推开隔壁邻居家院子门,瞧见他们一家正在吃饭,她肚子饿得咕咕响,看着邻居桌上的食物忍不住吞口水。

李婆婆家桌子上放着一盘红薯,一盘青菜,一碟咸鱼,他们家的人手中拿着一碗小米粥。

大丫的到来,李婆婆一家子并没有大方的叫她吃,他们的家条件也不好。

大丫克制住自己饿的感觉,擦了一把眼泪,对李婆婆道:“李婆婆,我娘生妺大出血。”

“这……又生了女娃……”李婆婆家人小声嘀咕。

“娘,你别掺和他们家的事。”李婆婆的媳妇一直不大喜欢李氏懦弱的性格,同情她,却也讨厌赖氏。

“大出血人命关天,咱们也是邻居去看看吧!这是一条人命。”李婆婆刚才一直觉得心中不安,感觉是自己没有尽力救那个可怜的女人。

李婆婆同意去看望,她的夫君让她从家里拿几个鸡蛋过去给李氏补身子。

“谢谢堂叔公叔婆,鸡蛋不用送过去,送过去我娘也吃不到。”

大丫小小的心灵里,希望母亲能吃到鸡蛋补身体,母亲一次一次的生妹妹,亲戚朋友,还有外婆他们带来的鸡蛋和鸡,母亲都没能吃到,都进了谁的肚子里她心知肚明。

“行吧!重要的是要去请大夫。”

李婆婆回去房中把压箱底的钱带在身上,在大丫着急的神情中快步往隔壁走去。

从大开的院子门口都能闻到里面很重的血腥味。

宏基站在房间门口,他爹还在做木工,厨房开始有饮烟,有两位姑娘从她们的房间窗口看出来。

“宏基,你媳妇大出血你得要请大夫。”

“李婆婆,我……我没有钱。”宏基低垂着头,双手握拳。

“弟妹,我们家的事你别管。”宏基爹厌弃的看一眼血腥味的房间,李婆婆的到来让他觉得烦躁。

“糊涂啊,你们……那是一条人命,你们就不怕吃官司?”

赖氏在里面厨房做饭听到李婆婆的话语,肥胖的身体跑出厨房门口,手指指着她阴毒说道:

“好你个李氏,生孩子死去的人还少?更何况是这个专门生赔钱货的,死了就死了,省得她占着茅坑不拉屎,我还指望我儿子生个儿子传宗接代,你做好人只是嘴里放屁,你怎么不去请郎中。”

“你……好歹你是婆婆也要进去看看,怎么能让孩子照顾产妇。”

“哼,她一个生赔钱货的,还要我去照顾,做梦……”

大丫没管他们斗嘴,心里担忧母亲先跑进房间去。

大丫毕竟只是一个八岁的女娃,并没有看清楚母亲的脸色好转,见到母亲没声没息的睡着,以为是死了,哭着摇母亲说道:“娘,你醒醒……”

李氏身边躺着带小娃娃,刚才给母亲灵泉喝令她有些累,小娃娃刚刚睡着被大丫吵醒,想要告诉姐姐母亲没有死,嘴里说出的声音:“啊啊啊”

在外面劝说他们一家人的李婆婆听到大丫的哭声,快步走进飘出血腥味的房间。

“李氏,你进去了,人死了你可要吃官司。”赖氏在厨房门口泼辣的喊叫。

李婆婆听见赖氏话,进门的身体停顿了一下。

“吼吼,怕了吧?我们的家的事你也管,管的这么宽……”赖氏的声音更是得意。

李婆婆坚定地走了进去,拉起趴着哭的大丫,观察李氏。

床上的烂布单全都是血,李氏的脸色不是青紫苍白,是正常人的红润脸色。

李婆婆以为她是回光返照,手伸到她的鼻子探了一下鼻息。

她拿出旧手帕给李氏擦掉脸上的汗,对哭着的大丫说道:“你娘没事,她是睡着了。”

“真的吗?我娘没有死?”

大丫惊喜地笑中带泪,大丫看着她娘的脸,已经消肿了,并且之前的青紫脸色变的红润,比以往的脸色更好,小心灵没有想的更多,只知道母亲没事喜悦的笑。

“嗯,李氏命不该绝,婆婆帮你娘处理一下身体。”

李婆婆心里觉得很奇怪,之前被黄蜂针的猪头脸,如此快速的消肿,还脸色红润,一点都不像刚生了孩子出了很多血青白的脸色。

她把这一功当做是李氏福大命大,拿一块让小破手帕从一盆温水里,给李氏处理身上的污渍。

并且把脏了的烂破布都捡起,重新给李氏换上干净的衣服和旧床单。

大丫把妹妹抱了起来,小娃娃的眼神一直静静的瞧着李婆婆做事,幼小的心灵在感叹,这个世间也有好人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