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13章 过六礼
“不需要。”陆青竹表示拒绝道:“我爹有工钱,会给我买的。”有太大的碗,吃太大的饭。也不是自己的,吃多了保不准要出事。“嗯。”少年并不不必强求,看了陆青竹一会,问着:“你叫什么名字?”“陆青竹。”陆孙氏按季节给儿子取名,到了孙辈,忆起更年轻时听读书学习人说什么有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

“不用。”陆青竹拒绝道:“我爹有工钱,会给我买的。”

有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

不是自己的,吃多了保不齐要出事。

“嗯。”少年并不强求,看了陆青竹一会,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青竹。”

陆孙氏按季节给儿子起名,到了孙辈,想起年轻时听读书人说什么“四君子”“岁寒三友”之类的,便用松柏杨柳,梅兰竹菊这些草木给孙辈起名。

中间取“青”字,是常青的意思,寓意草木常青。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少年浅笑,“倒也是个好名字。”

陆青竹:就算这诗句里有她的名字,那也不是起名的初衷。

很快,少年又道:“顾星沉。”

他看着陆青竹,“不是日月星辰,而是月落星沉。”

陆青竹以为他又要念诗,幸好不是。

但,他为什么解释,她如今还是个文盲呢。

明明懂了,但装作不懂的陆青竹点了点头,表示:“好名字。”

虽陆青竹说得认真,顾星沉听到耳中却觉得敷衍,轻哼一声,抬手伸向推轮椅的青衣小厮。

青衣小厮微微楞了下,不知又想到什么,恍然大悟,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轻轻放到顾星沉手中。

“过来。”鹿眼清澈,却染上不悦。

陆青竹不知他为何突然翻脸,回头看了眼杂货铺内,陆孙氏在看铁锅,陆青松盯着伙计打酱油。她努了努嘴,回来慢吞吞下了台阶,走到轮椅前。

顾星沉将油纸包塞进陆青竹怀里,“刚买的蜜饯,拿去甜甜嘴儿。”

陆青竹有心想还回去,但一看顾星沉没什么表情的小脸,一时竟不敢开口。

怀里的蜜饯烫手,到嘴边的话烫口,还真是进退两难。

“走了。”

顾星沉垂眸看着手中的白玉扳指,任由小厮推着轮椅离开。

陆青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远,抱着烫手的蜜饯叹气,男人啊,翻脸比翻书还快。

“妹妹!”门口突然没了陆青竹的身影,陆青松吓得一激灵,神色慌张从杂货铺跑了出来。

“你怎么跑出来了,小心人贩子!”陆青松放下心口大石,语气颇为严厉,急忙下来牵着她的手。

陆孙氏跟着出来,皱眉问道:“怎么了?”

“没事,奶奶。”陆青竹捏着油纸包,道:“刚刚遇到小哥哥了,他给了我一包蜜饯。”

杂货铺光线暗,街上声音嘈杂,他们在铺子里只看得到陆青竹正对着街面,却不知她在和台阶之下的人说话。

“给你饴糖的那个小公子?”陆孙氏的眉头皱地更紧了,这小公子怎么三番两头给大孙女吃食?

陆青竹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只低头装无辜。

“算了,先回家吧。”

陆孙氏付了账,装好酱油醋,和陆青松一起牵着陆青竹的手往城外走去。

**

回去的车不仅挤,还散发着各种难闻的味道。

陆青竹时不时憋气,觉得自己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

好在车是敞篷车,只要有风吹过来,勉强忍一忍,还能活。

好不容易回家,陆青竹揪着陆青柏的手让他闻,“二哥你闻闻我是不是臭了?”

傻憨憨哥哥真的凑上去猛嗅,然后——“呕!”

“妹妹你是抱着猪崽回来的吗?”陆青松退后几步狂吸新鲜空气。

猪圈那味儿,真的闻一次就忘不了了。

陆青竹:……

并不是!

“我去换衣服!”

陆青竹哼了一声,扭头往屋里跑去。

**

换了衣服,洗了好几次脸和手,陆青竹终于觉得身上没那股子臭味后,才去堂屋吃饭。

孩子们认真吃饭,陆三嫂吃了没几口,按捺不住开口:“刚在村口遇到了张媒婆,学文的亲事这几日就定下了。”

提起这事,陆三嫂百思不得其解,“张媒婆说镇上有两家商户愿意和学文结亲,一家是东街翠玉轩东家的二女儿,一家是布庄掌柜的女儿。”

翠玉轩是卖首饰的,东家在县城也有两间铺子,算是镇上的富户。

而布庄掌柜,只是小商户,只卖些棉麻粗布,没有绫罗绸缎。

“就这么奇怪,学文定下的,居然是布庄掌柜的女儿。我听说翠玉轩东家的二女儿虽然是小妾生的,可十分貌美,识文断字的,嫁妆也多,给一个铺子呢!”

布庄掌柜就一个铺子,还有儿子儿媳,肯定不会给女儿当陪嫁,嫁妆更不会比那庶女多。

有这么一个铺子诱惑着,陆大伯家居然忍住了,实在令人好奇和不解。

“难得要脸了一次。”陆大嫂评价道。

陆青竹心想,那可不一定,有陆三丫在,只怕是那个庶女有什么不妥,或者布庄掌柜的女儿更有利可图,总不会是真的良心发现了。

“牛美丽一辈子就没要过脸,没道理这次突然放着馅饼不要,只怕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事情。”陆孙氏不好奇陆大娘的决定,只希望他们别出事牵连自家。

“说是过几日就提亲去,照这速度,婚期应该也不远了。”说到这,陆三嫂又开始好奇陆大伯家能给出什么样的聘礼,“再怎么准备都会显得十分寒酸吧!”

陆二嫂却突然出声,“大伯娘会不会来借银子给学文准备聘礼?”

不怪她会这么说,陆大娘曾经多次以陆学文的束脩不够来借银子,第一次借完没还又来借,让陆孙氏拿着扫帚打出去了。

“这……”陆三嫂傻眼了,想想竟还真有可能,又气得不行,“那不行,前些年借的银子一直没还,再借那还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陆大嫂看了眼面无表情吃饭的婆婆,开口说道:“咱家哪来的银子,青松哥几个都是半大的小子,天天跟吃不饱似的,银子都买粮食填他们的肚子了。”

男孩子们觉得挺冤枉,他们也就一般能吃,哪里就吃光家里的银子了?

陆二嫂也煞有介事地点头,“是啊,一个比一个能吃。”

松柏杨柳榆:“……”

飞来横锅!

陆孙氏沉默着吃饭,陆大嫂也就明白婆婆的意思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