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圣意

春满宫闱 第六章 圣意

作者:柳银 小说:春满宫闱 更新时间:2022-11-17
盛夏初临,城中稍见闷热潮湿,皇帝玄寅早地让内务府备上消热用的绿豆汤饮分到各宫,自己多在清神殿处理方式公务,鲜少去后宫。大都新宫嫔都不知道,玄寅极不喜热,特别五月暑天就更心绪躁热,通常宁可泡在清神殿用冰,也不想多行几步路泛出汗来。太后是知他这个脾性大多新宫嫔都不知,玄寅极不喜热,尤其六月盛暑就更心绪燥热,往往宁愿泡在清心殿用冰,也不想多行几步路泛出汗来。。...

春满宫闱

推荐指数:10分

《春满宫闱》在线阅读

仲夏初临,城中稍见闷热,皇帝玄寅早早地让内务府备上消热用的绿豆汤饮分给各宫,自己多在清心殿处理公务,鲜少去后宫。

大多新宫嫔都不知,玄寅极不喜热,尤其六月盛暑就更心绪燥热,往往宁愿泡在清心殿用冰,也不想多行几步路泛出汗来。

太后也是知他这个脾性,从不多说什么,而后宫妃子只能自己多留些心。

这日正午,一抹倩影绕到清心殿漆红的柱前,守门太监刚要阻止,便被一拎沉甸甸的金包晃花了眼。

两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新进宫不久的“常贵人”,只见她一袭冰绸疏锦粉荷裙,落在日光里显得各外鲜艳明媚,步履间尽显优雅:“劳烦公公行个方便,皇上怪罪有我担着。”

守门的两太监鬼迷心窍般点了点头,让人进去。

这时一个太监才晚晚地想到皇上若真怪罪下来,自然一同罚起,怎么会轮到她免了自己的罪。

可想再阻止也已晚了,那名“常贵人”已快到皇上跟前了。

玄寅此时正在批阅奏折,忽听得外间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抬头望去,竟是常绣茹走了进来。

他眉头皱了皱,不过并未说什么,继续低下头批阅手中的奏折。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常绣茹一身粉衣跪倒在玄寅面前,恭敬地磕头行礼。

“平身。“玄寅淡淡地道了句。

“谢皇上!“常贵人站起身来,小心地看着玄寅俊朗的侧脸道:“皇上这几日似乎心情不好?“

玄寅用鼻轻嗤一声,轻停下笔来,淡淡地看了常贵人一眼道:“常贵人怎么突然问起朕的心情来了。“

“臣妾近日总是梦到一条金龙…那条金龙圆鳞赤目在火中翻滚,可是臣妾却不怕,心中反而为那条金龙十分担心,所以臣妾想,或许是与皇上梦中相见了。“常贵人柔柔地道,声音婉转动人。

玄寅不免觉得有些幼稚可笑,冷冷道:“朕的脾气暴躁与你何干,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他最近确实心情烦闷,而这个“常贵人“不知为何罔顾宫规,对他来说更是挑衅,心火不免又添了几分。

常贵人一愣,忙解释道:“臣妾最近得了一张消去暑热的方子,担心皇上圣体,所以便没有让人通传,不想却惹恼皇上,臣妾有罪。“

“哦?“玄寅有些惊奇,“说来听听。“

常贵人抿嘴一笑道:“这是用薄荷、香叶与冰糖做成的药茶,为了好入口些,臣妾还专门请教太医放了乌梅、山楂和杏皮,这些东西可以消除炎热,对圣体也有好处,臣妾特意准备了这份礼,希望皇上可以宽心解郁。“

她说着就从身旁侍婢手中接过了一个瓷罐递给了玄寅,玄寅低头嗅了嗅,丝丝凉气钻入体内,确实有些清凉。

玄寅冷哼了一声,复回到椅上正身,他本以为会有什么惊喜,却也只是这些俗物,心情更闷。

“皇上。“常贵人唤了一声,她的语调中透着几丝幽怨之色,她又继续说道:“臣妾私进清心殿知错,还望皇上责罚。“

“嗯,起来吧,既然你有功,自然该赏赐,但你未得旨意擅入清心殿,已是功过相抵,退下吧。”玄寅只念在她一片心意,又不好当场发作,极力耐着性子说话。

常贵人见玄寅领受了自己好意,眼神闪过一丝狡黠之色,慢慢向前几步,试探般道:“臣妾还新学了一样按摩技巧,可以舒筋活骨,不如…。“

玄寅本已给了常贵人台阶,谁料她还这般愚钝,得寸进尺了起来,只觉胸膛之内怒火难忍,一股无名火正不停地往上窜。

他压低声音,从喉咙里抛出几个字:“滚出去。”

常贵人脸色一白,不由自主地退到一边,眼神中流露着惊恐与委屈,她不知自己何处惹怒玄寅,只得战战兢兢地欠身行礼,怯弱道:“是,臣妾告退…”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便听到太监的尖细嗓音传来:“敏妃娘娘驾到。“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常贵人紧咬着自己的唇瓣,攥紧衣袖复下跪行礼,低不可闻地说了:“参见敏妃娘娘。”

她早知敏妃要来,本想赶在前面讨好玄寅,谁知会这般窘迫。

而玄寅本却面容平静地坐在原处,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他依旧端坐在桌旁,等敏妃走到近处,才道了句:“来了?”

敏妃满眼含笑,声音娇柔地应了一声,行礼道:“现下日头还不算太毒,但也易添心火,臣妾为着皇上圣体,特意备了这些白玉器具和绿豆百合羹,玉能平心火,这绿豆羹可解体热,皇上用了定会精神大好。”

玄寅目光稍柔,朝她招手道:“有心了,过来与朕说话。”

敏妃一怔,随即惊喜地走到玄寅身边,又吩咐身边的宫女放好玉器和绿豆羹来,眼角忽掠到还躲在一旁的常贵人。

今日皇上只召了她一人陪伴,这常贵人又是怎么回事?

她见常贵人一副落魄模样,心中明了,不免加重几分声音,嘲讽似道:“呦,本宫进来时怎么没瞧见常贵人也在此处?妹妹快起吧。”

玄寅一听,有些不耐烦地朝常贵人道:“还不退下。”

“是。”,常贵人心中暗恨,脸色难堪,却又只得起身离去,临走之时,还狠狠地瞪了一眼敏妃。

敏妃轻笑一声,眼中闪过得意的神色,故意道:“皇上,后宫新来的妹妹们您也差不多都见过了,本来臣妾还疑惑,这些妹妹里难道竟没有一个让皇上中意的,如今看来…呵呵,不过听说还有一位慕妹妹和林妹妹因抱病还未见过皇上呢,若日后病体康愈,说不定就成了皇上心尖上的人呢。“

敏妃言中尽是嘲讽,常贵人此时刚走到殿门口,将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她费尽心思赶在敏妃前对皇上示好,还是不能让皇上留心自己,心中不免愤恨,手指用力绞着帕子,快步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