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 跳月湖(求收藏~求推荐)
人间忽晚,山河已秋,夜比夏天的慢长了一些。那天夜里影溜出天空,曙光持续上升时,白冷汗直冒地闪耀,村子处于大山脚下,早晨能感觉到丝丝凉意,勤劳朴实的村民们了就田间劳作。习惯性起床的白芷,安安静静的穿好好衣赏,走出来房门,看了眼正喂鸭喂猪的娘亲,神色略动,心灰意冷当夜影溜出天空,曙光上升时,白涔涔地闪亮,村子处在大山脚下,清晨能感觉到丝丝凉意,勤劳的村民们已经开始劳作。。...

人间忽晚,山河已秋,夜比夏天慢长了一些。

当夜影溜出天空,曙光上升时,白涔涔地闪亮,村子处在大山脚下,清晨能感觉到丝丝凉意,勤劳的村民们已经开始劳作。

习惯性早起的白芷,安安静静的穿戴好衣赏,走出房门,看了眼正喂鸡喂猪的娘亲,神色略动,心灰意冷的,又恢复冷漠,走出院门。

李婆子走出正院,就瞧见白芷这副死样子,直接开骂:“死丫头,跑那里玩去,没看见一堆的活?说你呢,死丫头,这作死的丫头,没教养!”

死丫头,还学会赌气不理人!

哼!算了,指着你嫁给冯地主家换银子,且放过你一回。

沈氏听见婆婆叫骂自己家白芷,又是心痛,白芷一晚上翻来覆去,天微亮才闭上眼,都是自己没用,看大嫂语里话里,公公也做主自己家白芷嫁冯地主家。

哎……昨晚都没用多少饭食,大清早的饿着肚子出门可怎么行,喊道:“白芷,还没用早饭,用过早饭在出门。”

见沈氏搭腔,李婆子气蒌子瞄准沈氏:“吃,吃什么吃,那来这么多粮食遭贱,还不快去做早饭!”

白芷未曾理会身后的叫骂,死也要干干净净的死,那傻子的前一个媳妇,新伤加旧伤,身上没有一块好肉,村子里传,那最早的旧伤有半年多之久。

是活活被打死,痛死的!

死!不可怕,可自己不要被打死,不要痛死!

要死也要干干净净的死!

一路上,白芷冷着脸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径直的跑到月湖边,眼神冰冷,毫无生气的盯着湖面看了好一会儿,绝望的跳下去。

下游洗衣裳的妇人们看到一道身影跳下月湖,扯开嗓子立马大喊:“有人跳湖!”

这一嗓子,那些刚从家里出来,还扛着锄头、挑着担子的村人,也不去地里了,径直奔月湖而来;水边洗衣裳的媳妇婆子迅速丢下棒槌,蜂拥而至,湖边顿时人喊狗叫。

识水性的妇人,立马跳下湖,到也没费多大功夫,有两个妇人已经找到白芷,拖着抱出水面。

扒开湿漉漉的头发,定晴一瞧。

“是崔家二房的白芷!”

“白芷醒醒,白芷!”

“小姑娘家家的,怎么跳湖寻死呀!”

靠湖生活的乡下人,都识得几招搭救落水的法子。

因是未嫁的闺女,男人们不便上前,指挥着妇人把白芷抱起来,手忙脚乱的挤压肚子,拍打后背,忙活好一阵,双眼紧闭的白芷无意识的吐出好大几口湖水。

崔家众人闻讯赶来。

沈氏看着一脸惨白的白芷躺在地方,心如绞痛,撕心裂肺的哭嚎:

“我的芷儿,我的儿呀,你别吓娘,我们不嫁傻子,娘一定给你找一户好人家。我的芷儿,你可不能死呀!”

崔家二房两个男娃娃,蹲着一块大哭。

只有后面的崔田柱一脸不知所措,随性蹲在一旁,接受众人指责、沈氏叫骂,抱头脑袋像个乌龟。

闻言,众人炸开了锅。

“沈氏,你别弊着白芷,白芷呛着水,晕过去了。人没死。”

“崔家要把老二家白芷嫁给傻子?谁家的傻子?”

“难怪老老实实的闺女都跳湖寻死,这是没活路呀。”

“老崔家,就老二一家勤勤垦垦,是一窝子老实人。真的被逼到没活路,才寻死呀。”

“是呀,但凡有条活路,谁去死。”

“冯地主家?天哪,前一个媳妇就是活生生打死的。伺侯的丫环都打死了三个,现在放身边的都是孔武有力的小厮们。”

崔老汉听着众人议论,脸色黑如锅,解说道:

“孩子没听清,就自己跑出来,是给她找了一户不愁吃穿的好人家。”

李婆子瞧着崔老汉死盯着自己,这是怨自己没办好事,只得咬牙切齿对着崔田柱道: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把人抱回去。”

众人的指责让崔田柱,老实巴交的汉子,甚是难堪;李婆子的安排,让他在迷糊中有了一个支点,立马将白芷抱起,往崔家院子跑去。

陈氏脸色阴沉的跟在人群后头,这死丫头竟敢跳湖寻死,平日里看着是个怯弱的,敢有这个主意,敢用寻死来逃僻婚事。

公爹素来是个好名声的,只怕这婚事有变故……不行,要找相公好好商议,一百五十两银子,老三家不愿帮忙,怎么凑也凑不出来,在凑不出来,就得卖田地了……

卖田地?

公爹可一直说卖田地是破家之象。因着相公赌钱一事卖田地,这不让人说嘴一辈子,如何抬得起头!

况且,卖掉田地,以后还如何供宏才在县学念书。

拿白芷的婚事去换银子,最合适不过,没有比这更妥贴的办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