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凑钱(求收藏~求推荐)
又是这样,偏偏是二房的活,偏偏都闲着,把事情干好了是二房的功,干错成了三房的也不是。白芷最非常讨厌水绣,总是会心安理得的告壮、挑拔是非,惹着奶奶打自己,她在一旁偷乐。奶奶总说我不忠不孝,水绣堂妹从来不把我娘当她婶婶,更会当自己是长姐。昨天大伯犯这么大错,敢去白芷最讨厌水绣,总是心安理得的告壮、挑拨是非,惹着奶奶打自己,她在一旁偷笑。。...

又是这样,明明是大房的活,明明都闲着,干好了是大房的功,干错成了三房的不是。

白芷最讨厌水绣,总是心安理得的告壮、挑拨是非,惹着奶奶打自己,她在一旁偷笑。

奶奶总说我不孝,水绣堂妹从不把我娘当她婶婶,更不会当自己是长姐。

今天大伯犯这么大错,敢去赌场欠一百五十两银子!

水绣还欺负自己,白芷内心一丝丝愤怒油然而生,回瞪水绣。

刚巧,李婆子走出堂屋,眼尖的冷眼看过来,白芷本能的一抖,神情怯怯的,很瑟缩。

到底不敢与水绣争执,每回争执,奶奶必打骂自己。

跺了跺脚,还是走进了厨房,不忍心娘亲一个人忙进忙去。

灌着一肚子气,帮着沈氏一起摘菜、洗菜、生火,要烧一大家子饭菜,可得忙活好一阵。

饭后。

李婆子环顾众人,老二这是一惯的蔫了吧唧,老三只顾着逗赵氏怀里的小孙子。

老大脸上青紫相交,面色浮肿,多瞧两眼都心痛的不得了,恨不得这伤长在老三,不,老二脸上。

老头子在一旁眼神阴郁,这次着实生气了,老大桶的搂子太大了。

老头子不言语,还得自己先起个话头,清了清嗓子,抽泣两声说道:

“这事,你们也知,不怪你们大哥,人家势大力大,盯着你大哥设局,逃也逃不脱。

我细细盘算了下,全部家当凑一块,也才不到五十两。你们都说说看,如何凑齐一百五十两银子?”

崔山子气鼓鼓反驳道:

“怎么才五十两银子?怎么算家里有八九十两?还有三四十两银子呢?”

李婆子闪过一丝不自然,强撑道:

“一大家不用花钱啊,你个大男人懂什么,我这一个铜板都记着账呢。”

赵氏内心嗤笑,就二哥和自己家相公是个傻子,还用说,肯定是被大房花消掉了。

都是婆婆给惯的,肩不能挑,手不劳作,一天到晚拿着本书也没读出个名堂,估着还比不上他自己儿子,花消的银子那来的?

还不是婆婆偷摸着给的。

无所事事,可不就是整日里与好赌之人待一块,不盯你盯谁,还自栩读书?!

我呸!

陈氏见着婆婆开口,这定是婆婆与公公商议过了,这一家人筹钱,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半。

三弟说起银子的事,也不能在深究下去,她心理有盘明白账,都是自己家相公花掉了。

陈氏忙叉开话题,卖乖的表态说:

“娘,你放心,明天一大早我去娘家借,不管如何,我一定多借些银两回来,把我们崔家这难关给抗过去。”

陈氏是个懂事的,李婆子满意的点点头。

又看向众人,只见其它人均不作声,娘家有钱的就数老三媳妇。此时老三媳妇赵氏在一旁事不关已抱着小孙子坐一边继续逗笑。

无奈,只得看着崔老汉,赵氏那里还得崔老汉发话。

李婆子双手来回的措,眼神一个劲的朝崔老汉示意。

这厢,崔大强焦急的那张猪脸似要长在崔老汉身上,眼巴巴的看着崔老汉。

崔老汉斜眼冷看了几眼,瞧这没出息的样,遇点事没一丁点读书人的风骨,怎么立起崔家重担。

思及,崔老汉又一阵胸闷,双眼如寒潭般盯着崔大强。

崔大强眼神“嗖”的一下往里缩,立马正襟危坐,端的是一个读书人仪态。

不得不说崔大强深谙崔老汉。

崔老汉暗自点头,这才像点读书人的风骨,还算有救,闷了一口气,吐出,长叹道:

“大事临头,我们一家人要想办法把这难关给趟过去,兄弟间得守望相助,才是长盛之家。

老二、老三,你们两说说,凑多少?”

崔田柱不明所以:“啊啊,爹,我……我的银钱都给娘了,我……我没银钱。”

李氏看着一幅没出息的样:

“你没银钱,沈氏没有呀,沈氏不是还有一个银手镯、一根银钗子。”

就知道婆婆一直眼馋余下的这点子念想,沈氏一脸悲苦道:

“那是我娘留给我的嫁妆,我是要传给我们白芷嫁人用的。”

李氏“啪”的把鞋底子打在桌上,骂道:

“要死了,说一句顶一句,不尊重婆母的东西。那丫头嫁出去是人家的,那里值得用这些个手饰。”

沈氏急白的趟出泪水:

“姑子嫁人,娘不也给备了许多嫁妆。何况,这是我娘家给的。”

李氏怒骂道:“那死丫头能跟我家梅花比吗?梅花嫁的是什么人家?那死丫头有人看得上吗?”

崔老汉看着越说越偏,重重的“咳”一声,转头看向老三。

崔山子可跟赵氏商量过,最多借三两银子,多了没有。

谁家的银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况刚刚才知,公中少了三四十两银子,蒙谁呢,准是大哥花掉了。

“日常赚的银子可都交给娘放在公中了,我可是一个铜板都没有。

别说兄弟不帮忙,我这是厚着脸皮跟我媳妇拿了三两嫁妆银子,帮大哥凑个数,尽份心意。”

赵氏手里可是握着五十多两现银子,崔老汉因着赵家得势,对这个媳妇多有宽厚,老头子都发话了,赵氏就出个零头?!

李婆子脸红筋暴,对着崔老三就是暴喝:

“才三两银子,打发谁呢?兄弟有难这会子不帮,留着那几十两银子干什么,长霉呀。没点良心的东西。”

赵氏哼的一声,我可不是二嫂,当软柿子捏,冷笑道:

“我们有二儿一女的,念书穿衣,将来嫁娶,那样不要银钱?

他们可都是老崔家的子孙,将来念书要是出息了,可是给崔家带来荣光。

“在说了,那户婆家天天眼红着媳妇手里的嫁妆,还有没有说理的地。”

李婆子到底不敢像骂沈氏一样骂赵氏,赵氏娘家有钱有势,而且是个不让人的,骂一句回三句的主,这事还得指着赵氏。

气弱的呐呐说:

“你大哥这会儿是真的遭罪了,就先借用着,过个几年在还。

孩子们还小,我们一点一点凑,都是崔家的子孙,都是一样照应,老三,你说呢?”

崔山子自己还指望着媳妇过好日子,本来大哥读书都花了家里不少银子,这会儿还得帮他擦屁股,可不干。

一幅死猪不怕热水烫的说道:

“我有银子肯定借呀,我的银子不都给娘,你都收到公中了。

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能干活,能赚吃用的,那好意思动用媳妇的嫁妆。”

李婆子气的七窍生烟,自己平日里有点子好的东西,除了老大,可都给了老三,这会儿出了事,让他表个态,都撇了个干净。

暗自骂道,都是赵氏这个祸精,有点银子,天天显摆着,哄着山子连娘都不认。

听着相公的话,赵氏满意的点点头:

“借用我的银子,何时还,谁打借条?。

爹、娘打了借条,不是有我们三房一份?左右掏右手,竟哄骗我的银子?

我们崔家可是个讲究人家,是耕读世家!”

众人不欢而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