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男儿装
即使是再重新来过一次,裴漓之也从来不后悔当年当年手刃了林羡。林羡,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教他认字,教他法术,替他准备好本命法器,又替他准备好弱冠之年之礼。可明明又让他明白,他们之间隔着血亲之仇。这一切的一切,而如今的吧,让他如鲠在喉。裴漓之低下头无言笑了自己林羡,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教他识字,教他法术,替他准备本命法器,又替他准备弱冠之礼。。...

即便是再重来一次,裴漓之也从不后悔当初手刃了林羡。

林羡,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教他识字,教他法术,替他准备本命法器,又替他准备弱冠之礼。

可偏偏又让他知道,他们之间隔着血亲之仇。

这一切的一切,如今想来,让他如鲠在喉。

裴漓之低头无声笑了自己,那仇恨本该随着林羡之死烟消云散,但此时此刻却一切重来。

“轰隆”天空一阵雷鸣,旁边稚嫩的童声再度抱怨起来:“今日怎的打雷了,下雨的话山路可就不好洒了。”

另一道稍微清脆点的嗓音响起:“就算下雨也不能停下,夕遥宗收徒之日可不因为下雨改期。”

他们年纪虽小,可早已明白,凡人与仙人的云泥之别。

入了门派不一定能成仙成神,但只当凡人,便只有短短几十年寿元。

雨很快下了,从淅淅沥沥到倾盆大雨,又是“轰隆”一声巨响,九尊阁中一人惊醒。

沉香木床之上,檀木床头雕刻繁杂的白泽图案,屋内雅淡的香味萦绕,床上惊醒之人白衣胜雪,如瀑的墨发直垂至腰间,左眼下一颗泪痣生得恰到好处,一双动人的桃花眼,似是多情却无情。

林羡坐在床上,回想刚刚的梦境,越发觉得今日这场雷雨,乃不祥之兆。

修炼到她这份上,已极少入梦境,凡是入梦境,都预兆着非寻常之事发生。

例如这场雨,她昨夜观天象,今日理当是大晴。

可这倾盆而下的雷雨,着实是不同寻常。

回想起方才的梦境,林羡始终心有余悸,她梦见自己收了个天资卓越的徒弟,也尽心尽力地教导,像栽小白菜般将他养得白白嫩嫩,可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那如同小白菜一般正直的孩子,亲手了结了她的性命。

最后一幕,冰冷泛着银光的剑身毫不留情地捅进了她的身体,鲜血四溅,染红了她的白衣,溅到了对方脸上,然跟前少年神色冷漠,似乎不为所动,仿佛只是屠了一头牲畜般。

林羡不寒而栗。

林羡是谁?

她是修真界寥寥无几的凭实力揽下“尊主”之称的人,也是最为年轻的化神境巅峰。

外界传闻,九司尊主是这数千年来,最有飞升之望的第一人,哪怕她如今里大乘境还有一段距离。

但这般的实力,这样的地位,理应是德高望重的。

但林羡,她怕死。

正因为怕死,还是小弟子时便勤勤恳恳修炼,不敢有一日懈怠。

正因为怕死,年纪轻轻挑遍了修真界的同龄人,一劳永逸般揽下“尊主”之称。

也正因为怕死,她死死捂住了女儿身的秘密,自入门派以来,以男儿身示人,待身子开始发育时,她已修习了高阶术法,轻易便将自己暂时转成了男儿身。

可如今,梦境却暗示着她死期将近。

昨日方才答应了掌门师兄至少收一名徒弟的林羡后悔了,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她在床边坐了许久,终于敛了一下神色,准备下床去寻掌门师兄,说自己近日不适收徒。

言而无信,总比一命呜呼要来得划算。

林羡刚下床,就听外边的傀儡人来报:“尊主,掌门来了。”

林羡蓦地生出不好的预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