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男主,你的卖身契已到账
何离骚与寂吾在栀子亭外,途遇四人截杀。危机面前,何离骚不顾生死护寂吾。眼瞅着就得殒命于剑下,寂吾猛然再发力震飞三人,左手揽住何离骚,借势一后转身。趁势右手砍出一刀。何离骚睁开眼睛眼睛,看见地上有血。血,也不是她的,是寂吾的。寂吾的动作了迅速,可对方的剑也眼看就要命丧于剑下,寂吾猛地发力震飞三人,左手揽住何九歌,借力一转身。顺势右手砍出一刀。。...

何九歌与寂吾在栀子亭外,路遇四人截杀。危机面前,何九歌舍命护寂吾。

眼看就要命丧于剑下,寂吾猛地发力震飞三人,左手揽住何九歌,借力一转身。顺势右手砍出一刀。

何九歌睁开眼睛,看到地上有血。

血,不是她的,是寂吾的。

寂吾的动作已经很快,可对方的剑也不慢,这才因救何九歌伤了右臂。

刺伤他的人也不好受,胸口挨一刀,晕死过去。

“两个地级。好大的手笔!”

寂吾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飞身而起,伤势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动作。

一道无形的刀罡,三个黑衣人被无情震飞,摔在了很远的地方。

何九歌看着寂吾翩然落地,简直如谪仙一般。她完全被他刚刚那一刀震慑住,如果她也会这样的功夫,苟到大结局会不会容易些?

“走吧。”

寂吾看也不看他们,转身就走。

见他的衣袖已被血染湿,何九歌快步跑到他前面,拦住他:“前辈,还是先包扎伤口吧。你流了好多血。”

“小伤,不必。”

寂吾绕过她继续走,左边的衣袖却被扯住,回头正对上何九歌执拗的眼神。半晌,寂吾有些无奈,只好走到栀子亭中坐下,任她摆弄。

何九歌偷偷舒了口气,若寂吾再不答应,她可真不知怎么办了。那银面具似乎有魔力,看久了竟心生惧怕。

寂吾不知她心思,利落得脱下一只袖子,露出伤口。

她记得以前楼下就是篮球场,一到夏天,打球的男生总喜欢脱掉背心,可以说看的多就麻木了。

此时寂吾露出的胳膊,白皙光滑。而且应是常年运动,肌肉微微隆起,很有型,却不突兀。看着看着,她的脸就红了。

她拿出随身水囊,故作镇定地洗干净伤口。伤口不算深,却也一直流血。何九歌发起愁来,没有绷带……

谁知寂吾直接扯一条衣摆,递给她。何九歌赶紧摆手:“这也太不卫生了。”

幸好,她带了手帕。细心折叠,小心翼翼地包住,打结。忽地想起什么,问:“他们死了?”

“没有。”

“不杀他们?”

寂吾抬头看她:“你希望我杀了他们?”

“怎么可能!”何九歌一惊。见寂吾一直盯着她,只好解释,“他们伤了你,我以为你会……”

“我是这样睚眦必报的人。”

何九歌品着这句话:不是反问句,是陈述句。可如果他也这样自我评价,那又为何……

见寂吾已走远,她赶紧追上去。

良久的沉默让气氛有些尴尬。

“以后,不许为别人挡刀。”

寂吾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飘进何九歌的耳朵里,就变成:不要自不量力。

“前辈对不起,害你受伤了。”

马车一直在不远处候着,此时正好坐马车回去。何九歌来时困得晕乎乎,回去的路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经历刺杀后,何九歌一直有些恍惚,毕竟杀手是来杀她的,这次有寂吾在,那下次呢?原书是捣乱订婚宴,现实是当众拒婚。顾遥肯定恨死她。

马车忽然停下,原来已经到了相府门口。

何九歌下车,跟寂吾道别。只见寂吾随意挥手,马车更是一骑绝尘。这才发觉,刚刚寂吾似乎不曾多言,害他受伤,该不是把人得罪了?可寂吾那样的身份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进门没多久,就“偶遇”何晓蝶何晓梦。

“哟,好大的面子,还要小王爷在门口等你。”

何九歌本不想理她们,一听就愣住:“顾遥?”

以为她是在炫耀,何晓梦怒气冲冲:“昨天拒婚,今日就这般痴缠,真是不要脸。——喂,我还没说完,你给我回来!——晓蝶,你看她狂的!”

何九歌哪里是狂,分明是慌。难道顾遥是来确认她死没死?顾遥有什么弱点来着?绞尽脑汁地回忆顾遥,若是能抓住他的弱点,用来换自己的小命也好。

这一想,直想到天黑也没个思绪。霜降见她一直发呆,不敢打扰,悄悄关了门退出去。

何九歌在屋子焦虑地走来走去,满脑子都是怎么办怎么办。能苟到大结局,谁想当炮灰呢。

当!当!当——咚——

忽然,门外传来打斗的声音。

何九歌谨慎地趴门边一看,不见打斗,倒有个黑衣男子半坐在院内。

她在屋里巡了一圈,原想寻个防身的物件儿。可这地方遍地都是刀客剑侠,不会武功的她能防住谁?作罢。

再一看,那男子似乎受了伤,几经挣扎也没能起身。她犹豫一下,还是推门出去,走到他面前。

果然伤了,黑衣不显血迹,胸口衣服被划破,湿淋淋一片。再看他脸色苍白,眼睛微闭,眉头蹙着。

伤得不轻。

“我先扶你进去包扎一下。”不敢惊动霜降,何九歌悄悄扶他进房里,准备好清水和布条。

忽地,一把剑横在何九歌面前。

“你是来杀我的?”何九歌有些后怕,暗怪自己太冲动。

他轻摇头:“在外面碰见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打了一架。”

何九歌觑他,一身黑衣,鬼鬼祟祟,好像在说他自己。面上却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小哥哥好好休息,明日请大夫来看看。”

“小……小哥哥?”

许是错觉,他的脸似乎有些泛红。何九歌有些尴尬:“嗯……就是——公子的意思。”

他犹疑着点头,沉默一瞬,说:“姑娘这里太不安全,怎么不寻个暗卫护周全?”

“暗卫?”何九歌一听来了精神,“就是暗中保护的那种?”

“……舍命护你也行。”

她赶紧摇头:“大可不必。力所能及地护我一下就好。”

黑衣男子张了张嘴,不知想说什么,终究只是叹息:“今日若不是那厮使诈,我怎会受伤?”

何九歌问:“你武功很高?”

他抬起头,眼睛里闪着光:“行走天下,罕逢敌手。”

“……低调。”

他不情愿地嘟囔:“反正做你暗卫绰绰有余。”

“做我暗卫?”何九歌惊呼。

“随口一说。”他别过头,神色不自然。

何九歌释然:“也是,侠客最重自由,我怎么能为难公子呢。对了,还不知公子姓名。”

他垂下头,声音也沉闷了许多:“朗清。”

“朗清?”何九歌猛上前一步,急切地看他。

朗清,这不是男主谷青茫的化名吗?对了,按剧情,这会儿应是刚被女主甩了吧,难怪他这么颓丧。男女主的情感线哪能一帆风顺啊。既然你要演,那我只好奉陪咯。

好消息是,现在,女主没死,男主没黑化。抱紧男主这条大腿,何九歌真是想死都难。

一念及此,何九歌立刻背过身,带着哭腔:

“九歌自幼丧母,任由家中姐姐欺凌,身世实惨。今日又不知得罪了谁,竟派杀手取我性命。天下之大,也不知谁能保护我……”

朗清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忍着笑意接话:“正缺一个会武功的暗卫是不是?”

何九歌故作惊喜:“朗清公子竟要做我的暗卫保护我?这是真的吗?太好了……”她就是要让他骑虎难下。果然——

朗清忍住扶额的冲动:“我……一年为期,任你驱使。”

一听这话,何九歌忽地拎起一块白布条,邀功一样:“这白布看似普通,实是罕见的天蚕丝。这水,是秋日的无根水,疗伤颇有奇效。这……这药,可是大内御医秘方,从不外传。”

朗清从善如流:“想不到姑娘为我费心至此,这可让在下如何报答?”

何九歌一拍他的肩,笑道:“要不——五年吧,怎么样?”

“江湖人义字当头,五年就五年。”朗清爽快答应。

何九歌转头就走,片刻便回,左手捏一张纸,右手握一只笔:“包吃包住没工钱,来,签个卖身契先。”

朗清目光灼灼地看她:“卖身?”

何九歌一僵:“怎么,反悔啦?要不……”

“江湖儿女,一言九鼎。”朗清打断她,“若你喜欢,那便签吧。”

何九歌暗暗撇嘴。说到底,朗清就是个假名字,你当然不怕签字。不过五年,应该够我活到大结局。这卖身契可得留好,万一男主黑化了,也好有个保命符。

男主纡尊降贵做暗卫,她以为是天大的保障。却不知,反而掉进更大的圈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