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宠妃妹妹5
青悠不明白青思要干什么。虽然,他得再次提醒青思一句。“姐姐,这里是中国古代,也没工业母机,也没机械化,更也没光脑,姐姐在这里会束手就缚束脚,就算再很聪明也好用出,再再加对方有帝王编队护航,有那么多非常优秀很厉害的男人守护着,姐姐一个人怎么斗得过她?”“你真我以为在但是,他得提醒青思一句。。...

青悠不知道青思要干什么。

但是,他得提醒青思一句。

“姐姐,这里是古代,没有工业母机,没有机械化,更没有光脑,姐姐在这里会束手束脚,就算是再聪明也不好施展,再加上对方有帝王护航,有那么多优秀厉害的男人守护,姐姐一个人怎么斗得过她?”

“你真以为在古代我就做不了什么?”

青思挑眉看着青悠:“青悠,你太小瞧我了,我告诉你一句话,当一个人足够聪明,不管到什么时代,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都足以应付。”

她坐下来,白皙悠长的手托着尖尖的下巴,眼睑微微下垂,红唇轻启:“帝王、异国王爷、武林盟主、头号杀手、魔头……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姐姐要怎么做?”

青悠现在还真挺好奇的。

他就想知道青思拖着一副病体怎么去和那些有武力有权势的人争斗。

青思抬起眼睑,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斗志:“我记得书中说先帝早年间曾册封过一位太子,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废了,正因为废了太子,建平帝才有机会上位。”

青悠点头。

青思笑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位废太子在什么地方。”

青悠:“这谁知道啊,如果现在有光脑……不,哪怕是中古世纪有网络我也能查到。”

青思摇了摇手指:“明天问我爹就是了。”

呃?

青悠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过了一会儿他问青思:“你打算扶植废太子?”

青思笑道:“见了人再说。”

她又道:“要是能拿到建平帝的血液就好了。”

在青思和青悠说话的时候,左相夫人也在和左相说宫中的事情。

她把青柠宫中各处都有毒物的事情和左相一说,左相当场就变了脸。

“没想到啊,真没想到,他心思竟然如此歹毒,我为他稳定朝政,为他奔波与太后周旋,结果他竟然想要我的命。”

左相是恨的,他恨极了建平帝。

如果建平帝只是利用他,利用完了丢到一旁他也不会怎么样。

但建平帝千不该万不该把青柠牵扯进来。

他利用青柠的感情,让左相对他放心,又利用青柠,让左相为他劳心劳力,等到把价值榨干,青柠和左相一家主仆几十口只怕都得见阎王。

想到青柠一腔情谊寄托在建平帝身上,却落得个被毒害的下场,左相眼睛都气红了,一双眼睛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好,好一个狼子野心。”

“老爷,如今咱们该如何是好?”

左相夫人小声询问。

她又慌张又害怕又气恨。

左相握住她的手:“莫慌,老夫为官几十载,怎么着也得留条后路,咱们先想办法把青柠择出来,我再辞官,咱们一家回老家……”

左相夫人还是不放心:“老爷,咱们……陛下能放过咱们吗?”

“听天由命吧。”左相是文官,没有手握兵权,他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青柠从宫中偷出来,然后一家人回乡下过活。

但是,建平帝如果想要赶尽杀绝,他也是无可奈何的。

这一天晚上,左相和夫人都没有睡着觉,两个人翻来覆去的,左思右想越想越是无奈,越是气愤。

第二天一早青思就起来了。

她吃过早饭就去寻左相。

左相今天休沐,没有去衙门,而是在书房和青锋商量事情。

青思到了书房门口,左相就听到声音:“青思来了,进来吧。”

青思端着一盘果子进门,把果子放到桌上,她坐下就问左相:“爹,废太子如今可还活着?”

左相愣住。

“你问这个干什么?”

青思就这么看着左相。

过了一会儿左相才叹了一声:“还活着呢,在京郊的庄子是……日子过的很不如意。”

青锋看向青思:“妹妹有什么打算?”

青思笑着问左相:“咱家在那边有庄子吗?我也想过去住几日。”

左相一惊。

他似乎明白了青思的想法。

“这……”

青思又道:“爹有办法给青柠送信吗?你让青柠想办法给我弄点陛下的血,不多,一两滴就行。”

左相更加心惊胆战。

青思起身:“爹爹让人在废太子附近给我把庄子准备好,另外再寻几个签过死契的工匠,过几日我就住过去。”

说完,青思也不解释,直接就往外走。

她走后,青锋担心道:“妹妹胆子太大了,竟然敢……”

左相敲了敲桌子:“说不得这也是个法子,你妹妹这是想置之死地而后生。”

“可是废太子真的行吗?”

青锋还是不放心:“指不定他现在都成废人了。”

左相一笑:“你年纪小不知道,我是见过废太子的,他比当今陛下更适合那个位子,当年,他可是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只是生不逢时。”

过了一会儿,左相就吩咐青锋:“你妹妹愿意试试,就让她去瞧瞧,你把咱们家在那处的庄子收拾出来,准备好了让你妹妹过去。”

青锋起身应是。

“左不过是个死,咱们还怕什么,你妹妹要是真成了,咱们还能寻得一线生机。”左相长叹一声,起身看着窗外长的茂盛的树木:“把外头的钱都收拢了,咱家的盐场也转出去吧,收回来的钱是要做大事的。”

宫中

贵妃病了。

左相夫人进宫看望她,隔了一日早起贵妃就起不来床。

建平帝担忧不已,吃过早饭就去看她。

贵妃躺在床上,平时明艳的一张脸显的惨白,那样张扬的人如今可怜兮兮的拽着建平帝的衣袖:“陛下,臣妾只怕是好不了了。”

建平帝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瞎说什么,爱妃必然能好,朕让太医轮流诊脉,不管他们用什么法子,一定得把爱妃治好。”

“陛下何苦来呢。”贵妃咳了好几声:“臣妾身子向来康健,一年到头也生不了一两回病,就是病了,也没有这样难受的,这回臣妾只觉得不好,怕是什么治不了的病,臣妾往后再……”

她一边说一边流泪,哀哀泣泣的,看的人心里发酸。

建平帝心里直犯嘀咕。

他心说不会是下头的人把药量加重了吧,按理说贵妃现在不该病的啊?

“别胡思乱想,好生养着,想吃什么想用什么只管吩咐,朕御库里的东西随你取用。”

贵妃哭了一会儿才道:“臣妾这副样子,宫务是管不了了,臣妾管着的那一摊子让贤妃和淑妃一同掌管如何?”

建平帝点头:“依你。”

贵妃紧紧抓着建平帝的手,一副不舍的样子。

建平帝拍了拍她。

贵妃用力想要起身,她手扯着建平帝的手掌,长长的指甲划过去,建平帝只觉得手心一疼。

贵妃惊呼:“陛下,臣妾……”

建平帝低头去看,他的掌心流出几滴血来。

贵妃赶紧拿帕子给他捂住:“云秀,快些拿药膏来。”

“无妨。”建平帝把帕子拿开,掌心的血已经止住了:“只是一个小伤口,不用兴师动众的。”

贵妃咳了几声:“臣妾这副样子……陛下这几天还是莫再过来了,省的过了病气。”

建平帝也不想在这里看贵妃的病容。

他起身:“朕得空再来看你。”

等他走后,贵妃把那个帕子拿起来折好,装在一个瓷瓶中交给云秀:“让人送到相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