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 3 章 警告!
“别回来,快,往阁楼跑!”老人正费劲捞起小孩儿往缺口处挪,身后突然炸起桑诺微带沙哑的吼叫声。紧然后是扳手砸烂骨头的声音,空气中的恶臭更为呛鼻刺鼻,被冷风卷着直往胸鼻腔里呛。桑诺视线朝着两边围回来的丧尸扫了一圈,一抬手蹭了一把额间撒落下去的汗紧接着就是扳手砸碎骨头的声音,空气中的恶臭更加刺鼻难闻,被冷风卷着直往胸鼻腔里呛。。...

“别过来,快,往阁楼跑!”

老人正费力捞起小孩儿往缺口处挪,身后突然炸起桑诺略带嘶哑的吼叫声。

紧接着就是扳手砸碎骨头的声音,空气中的恶臭更加刺鼻难闻,被冷风卷着直往胸鼻腔里呛。

桑诺视线朝着两边围过来的丧尸扫了一圈,抬手蹭了一把额间散落下来的汗珠。

深秋的天气已经没有夏季特有的炎热,甚至在一场场秋雨中已经转凉,但经过刚才的那几下动作,她还是出了一身汗。

当初因为成天跟着一帮狐朋狗友混日子,被桑沅之弄到军营磨砺,她还差点把房顶掀了,万万没想到,还真有一天能将当初学到的那些拳脚功夫运用到生活当中……

走在最前面的丧尸伸直手,张着嘴扑了过来。

他的脑袋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势朝一侧歪着,面部腐烂了大半,胳膊像是脱臼一样朝后甩着,桑诺往旁边躲了一步,迅速抬手用力抡了两下扳手,才砸中太阳穴。

紫黑色的血滩在地上。

鼻息间全是难闻的气味,胃液翻腾,桑诺实在没忍住干呕了一声。

又一个冲了上来。

她立即强忍着难受站起来,腰背打的很直,握着扳手的右手紧了紧。

下一刻,她左手快速在墙上撑了一把,借力往上一跃,发狠地往丧尸已经腐烂了一半的膝盖上踹了一脚。

坚硬的鞋底和腐肉相撞,那种恶心的黏腻感似乎透过皮革缠上脚底,但此时手握唯一武器扳手的桑诺,没时间去在意这些,她动作利落的抬手,砸下去。

哐——

丧尸的半个身子撞在生着红锈的铁门上,响声震得桑诺有一瞬间地失聪。

越来越多的丧尸不断朝着这边涌过来。

她偏头朝缺口往里扫了一眼,老人和小孩已经不见了,房间里空空荡荡,通往阁楼的门紧紧关着。

安安静静,一堵墙一道门,仿佛隔出了两个世界。

桑诺收回视线,快速将沉甸甸的扳手从左手换到右手,转身一个后踢,裤脚带着狠厉。

瞬间,冲上来的丧尸被踢中胸膛朝后退了几步,带倒了另外几个。

二十分钟后,窗外的风越来越大,地上积攒的污血也越来越多。

桑诺喘着粗气,额前的碎发打着绺贴在脑门,不算厚的灰绿色迷彩服已经完全被汗浸湿,冷风一吹,她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紧实又线条感极好的手臂再次从左扫到右,又一个丧尸抽搐了两下跌倒在地上。

哐当!!!

铁门突然又发出一声巨响,回声在狭窄的走廊连成片。

不过这次不是桑诺这边的门,是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风突然变大,穿堂而过的风将没关严实的门吹得一下一下往门框上砸。

走在最后的几个蹒跚挪过来的几个丧尸,在拐角处身体转了个方向,朝响动处走去。

桑诺甩了一下早就酸痛不已的胳膊,往那边扫了几眼,扳手随手往裤腰处一别,手快速抓着缺口处的凹槽,腰腹一使劲,跳了上去。

刚才情况紧急,她只能让那一老一小先往楼上躲,此时才反应过来要是楼上也有丧尸该怎么办。

桑诺从墙头跳进房间。

整个动作相当敏捷漂亮,带着些女孩儿少有坚硬果决。

她身材比例不错,脸遗传了妈妈,身高的基因却全部来自于她爸爸桑沅之。

桑沅之身高将近一米九,她身高一米八。

虽然身形和男人相比单薄了些,脸也长得过于精致好看了一点,但这二十年以桑家大少爷的身份长大,因为身高的缘故,倒也一直没人怀疑过她的性别。

房间破旧,且很长时间没有打扫过,桑诺跳下去激起一层细灰。

没穿过来之前,“桑家大少爷”臭毛病一大堆。

什么洁癖,强迫症,一天至少洗两次澡,衣服最多只穿一天,甚至空气中粉尘浓度过高她都忍受不了,哪像现在……

体能消耗过多没站稳在地上滚了一圈,也只是站起来用不算干净的手随意拍拍土就往楼上冲。

要是被她之前那些整日混在一起玩的纨绔知道了,估计能吓疯了。

“开门,是我。”

桑诺目光往缺口处看了一眼,尽量轻的敲敲门。

但是并没有人应声。

走廊尽头的铁门依旧在一下一下发出响动,衬托得这个房间寂静得可怕。

“老人家在吗?”

桑诺又敲了一下,门口依旧没有一丝回应,她略微沙哑的声音像被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吞没,传不过这道门。

太安静了!

桑诺心头一紧,莫名其妙有些不安,刚要往后退,门突然被撞开,她来不及躲闪差点儿直接从楼梯上滚下去。

原本就酸疼的胳膊重重摔到墙上,瞬间失去了知觉。

她缓缓抬眼,就看到之前那个被老人搂在怀里的小孩儿,眼神呆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扑了到老人身上。

老人大概之前一直堵在门口,死的时候脱力才朝后倒下去撞开了门。

在察觉到她的目光时,小孩儿慢慢抬起头。

殷红的血液顺着他的灰白的下巴流到了肮脏不堪的衣服上。

桑诺深吸一口气,控制着身体往后退了一大步,才注意到他胳膊处有个发黑的硕大牙印。

哐——

楼道里的铁门又往墙上猛摔了一下,层层叠叠的声音立即在空荡荡的室内炸开,震得楼梯间站着的人背上激起一背涔涔冷汗。

桑诺肩膀很薄,蝴蝶骨也过分瘦削,直愣愣怔在原地的时候,身上的那种从小混在男孩儿堆里长大的痞气就会少几分,让人一下子回想不起来她刚刚轮扳手时的凌厉。

阁楼房间门口大敞着,里面又冒出两个腐烂干瘪的脑袋,他们分别趴在老人不同的部位,门一开,一阵森冷潮湿的气息直往外扑。

桑诺眼睁睁看着。

风似乎越来越大了。

打着卷儿往房间里钻的时候,似乎还裹挟了部分冷冰冰的水汽,打在人身上,她突然打了个冷颤,陡然惊醒。

那个小孩什么时候被咬的?

老人死了!

怎么就死了?

要是不听她的话,要是不上去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桑诺心底发寒,视线却忍不住往上飘。

新鲜的血液和腐尸身上流出来的不一样,更温热,更腥,从上往下淌的时候视觉效果也更加骇人,一滴一滴,顺着楼梯慢慢滴落。

她想往后退,想逃。

但不知道为什么,腿上的力气像是突然被抽了个干净,头也昏昏沉沉,手伸到身后连抽了三次没抽出扳手。

鲜活的气息站在不远处,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老人身上的三个丧尸站起来,跌跌撞撞扑了过来。

桑诺眼前一黑,身体一软,朝后栽了下去。

*

【警告!警告!您的游戏人物正在遭受生命威胁!】

【警告!警告!您的游戏人物生命值不足10。】

【警告!警告!您的游戏人物生命值不足5。】

【是否花费二十万金币购买自救包?】

手机屏幕上的红色警报再次闪了闪。

画面中的“少年”在楼梯处站了几秒,突然脚下一软摔了下去,头磕到地上,流下一滩血……

红色警报这次的反应比之前几次都激烈,一条条生命值减少的字幕直往外冒。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警告字幕一条条闪烁。

纪庭深半天没有动作,眸子沉沉看着地上的“少年”,好半天,他眸光深了深,指尖上移。

*

砰——!

不知道从房间哪个方向突然传出一声枪响。

刚爬到桑诺身边的丧尸还没碰到她,就直挺挺倒在一边,接着,又是两声枪响,楼梯上的另外两个丧尸也倒在了地上。

半晌后,空旷的房间又响起细微的声响,靠近楼梯处紧闭的卧室门突然打开。

接着,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桑诺,被小心地从外面的地板挪到床上,小心地盖上被子。

桑诺意识不清,眼皮沉重地抬不起来,隐隐约约间她似乎看到一双漂亮深沉的眸子,但下一瞬,她就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