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少年英侠三师兄

陛下万万岁! 第四章 少年英侠三师兄

作者:妆上花舟 小说:陛下万万岁! 更新时间:2022-09-21 12:41:55
“那个说要以国士之礼收徒的小师弟呢?人在哪儿呢?出让我瞅瞅。”早晨,门外廊上传来木屐低沉的哒哒声音,似有人在穿插跑动。萧玖还没从睡梦中完全保持清醒回来,便听到房间外面少年轻脆的笑声。在他睁眼之后,萧澜先干净利落的爬起来一下床走了回去,“您是……?”“我是清晨,门外廊上传来木屐急促的哒哒声音,似有人在跑动。。...

“那个说要以国士之礼拜师的小师弟呢?人在哪儿呢?出来让我瞧瞧。”

清晨,门外廊上传来木屐急促的哒哒声音,似有人在跑动。

萧玖还没从睡梦中完全清醒过来,便听见房间外面少年清脆的笑声。

在他睁眼之前,萧澜先利落的翻身下床走了出去,“您是……?”

“我是小师弟他三师兄啊,昨日他拜师有事没在书院,现在赶来看看。”

“哦……九弟还没醒,我去唤他。”

正说完,萧玖已经穿戴整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见站在门外的少年,穿着松松垮垮的文士长衫,像是连夜归来衣裳下摆处还沾着清晨的露水,眉眼英气,目似点星,腰间挂着一把长刀。

转过头来的第一眼,便叫萧玖觉得他是一个侠士,而非学者。

来人一见他,那精神奕奕的眸子更是亮了三分。

“你就是我小师弟?”

萧玖走上前,“见过三师兄。”

从对方的反应来看,应该对他挺好奇和感兴趣的,但万没想,见面就这么热情。

萧玖被他三师兄亲昵的夹住脖子,对方笑道:“一听大师兄说你的事就来了,没想到就是这么个小娃娃啊?”

“哈,小师弟,你看你人小嘴也小的,怎么就能说出如此大话了?哈哈哈哈……”

被人又拍脑袋又转来转去的上下看,萧玖:……

三师兄真是个热情开朗的人呢,萧玖心想。

他积极扮演着一个被这些举动弄的有些不自在又腼腆的小孩儿,“三师兄,你就放过小弟吧,别……别揉我脸……”

“哈哈……好好好,不捏,不捏。”

三师兄笑着拍他头,直起腰来才发现萧玖才到他腰那么高,小小的一团很是惹人喜欢。

他不禁叮嘱道,“记住了啊,你三师兄我叫项和,有人敢欺负你尽管报我名,别客气。学院里还没人是我对手。”

昨天与学院诸学子初初接触的萧玖,一听这亲切直白的大白话竟恍然产生了一种后世交朋友时的感觉。

他三师兄似乎还挺喜欢自己?

萧玖仰着小脑袋看着少年,乖乖应道:“好的三师兄。”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幅姿态看着有多可爱,乖巧懂事又在长相上加了分的萧玖,惹得项和又忍不住摸了把他的小脸蛋儿。

萧玖:……

算了吧,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不要表现的太抗拒,免得人家误会他不满就不好了。

但说实话,萧玖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他的思想还停留在自己是个大人的阶段,但却忽视了在他人眼中的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孩儿,还是个长的可爱又乖巧的小孩子。

小孩儿对大人亲昵的揉揉抱抱的行为表现抗拒不是正常的吗?

那只会表现出他另一种可爱来。

短短几天,萧玖在师兄弟之间乖巧可爱还自认为自己是个成熟的大人形象高高竖起,连着往后好几年时间里萧玖想扭转自己的形象都转不过来。

“小师弟,老师今天教的字都会写了吗?”

“小师弟,功课上有困难记得来找师兄啊……”

“小师弟……”

青溪先生一走,课室里上课的师兄一二三四五全向着萧玖表现出来自师兄的关爱,没办法,谁叫整个书院都再找不出比萧玖年岁更小的孩子,当然,他妹妹萧瑛除外。

“好的,师兄……”

“谢谢师兄……”

“有困难我一定来找您……”

出了课室大门,萧玖很是松了口气,这可真是……沉重的师兄爱呢。

出门见着萧澜正在学院路上扫地,萧玖一顿,上前把孩子带回房间了,“阿兄,你觉得在学院的生活怎么样?”

萧澜:“很好啊。我们都不用再挨饿,还有衣穿,这样的日子太好了。”

是的,跟过去那四处流亡的日子比起来,无异于人间天堂,可萧玖希望他能看到更远大的未来。

他拉着兄长的小手,认真又温和的对他说道:“阿兄,这样的生活是很好,但你应该看到在学院生活中更宝贵的东西。”

“学院里的那些学子平时上课、读书,还有会拳脚功夫的师傅教他们练武,这些,你也可以学。”

萧澜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推拒起来,“不不不,这些我怎么能学呢!那……那都是……”

萧玖握紧他的手,不给他任何逃跑的机会,坚定的道:“不,这些你可以学。没有先生和师傅愿意教你,你就偷偷的在一旁自己学,我学会了也能回来教你。”

“阿兄,学文或是有一门武艺傍身,这在将来给你带来的好处是不可估量的。”

萧澜毕竟还年幼,虽被这世道逼的早熟了些,但经验阅历摆在那儿,萧玖只好将道理讲得更浅显的给他听。

“我们能有现在这样的日子,是院长给我们的,但不是我们自己创造的。说句危言耸听的话,他能给我们,就能收回去,到时候,我们依然还是一无所有,还要过回以前的日子。但三哥你还想过以前那些的日子吗?”

萧玖叫三哥二字更表亲近,萧澜的眼眸一下子睁大了,下意识拒绝,“不!我不想!”

是的,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谁会想回到过去的黑暗里去。

萧玖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抚,“我们不会再回到以前的日子里去,你放心。小弟之所以这样说,是想告诉阿兄,只有凭自己的本事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你想想,你要是识字,你就可以去酒肆茶馆商铺当个账房、活计,每个月都有钱币拿,也就有了生计。”

“你要是会武,今后遇到危险、打架,安全就有了一分保障,也能保护自己。现在学院里就有现成的先生和武学师傅,你偷偷跟着学,总能学到一二的。”

萧澜被说动了,迟疑道:“那院长那边……”

他顿了顿,后开口道:“你是院长的弟子,他愿意养着你。可我和瑛儿……”

萧玖一眼就看出来他在担心什么,安慰他道:“没事儿,院长既然答应了会抚养我们长大就断不会食言。你也不用心里感到不安,这份大恩,来日我自会还上。”

萧澜虽未学过半句礼仪廉耻的话,但性子老实、忠厚,闻言心里觉得有些不妥,想了想,补上一句,“阿兄会报恩的,小九不用担心。”

……

看着半大的小孩认真严肃的看着自己,萧玖笑了,“好,弟弟不操心。”

半路出家的兄弟,却能感情胜似亲兄弟,萧玖觉得这是自己的运气。

从他穿到这个乱世开始,他最大的好运就是两件事,一件是遇到他三哥和小妹,有了亲人;另一件便是遇到院长,给了他安身立命之所。

系统决口不提那天的事,萧玖也默契像是忘了一般,白日里跟着学院里的先生上课,晚上进学习空间随意的翻翻书、看看影像,权当睡前娱乐了,日子过的很充实。

清晨,后山的空地上,三三两两的壮汉各自打着拳,挥汗如雨,那是负责守卫学院安全的侍从、守卫。

旁边的树下,两个小身影也在蹲马步。

“王师傅,你看那小娃娃,那就是院长新收的小弟子。”一个黑脸儿壮汉看萧玖二人的方向,说道。

被叫王师傅壮汉缺了只眼,一身都是腱子肉,身高七尺,看着很是严肃,闻言也只往那边望了一眼过去,继续打桩,“有两个,你说的哪个?”

黑脸壮汉道:“小的那个就是,旁边那个是他兄长。听兄弟们说啊,这俩兄弟最近天天晨起练武,都有半个多月了。”

“小娃娃不简单啊……我家的那个可没这耐心,蹲马步蹲了没两天就跑出去疯玩了,唉……”

王师傅脸上没太大反应,像是没听到,认真的打着木桩。

他平时不光负责学院的安全工作,还负责教学院里的一些学子武学,对小娃娃可不关心。

日子久了,在后山训练的一些人也习惯了萧玖兄弟俩的出现,还能和他们聊上两句。

萧玖的师兄们也知道萧玖的基本日常,大叹其心性甚强。

“你的箭术不错,荒废了止不可惜?这个给你。”

一日上完晚课,萧玖到青溪先生房中,对方拿出一幅小弓箭在案上,对他道。

萧玖一喜,这正是适合他现阶段习箭用啊!

“谢谢老师!”

青溪先生笑而不语,“你真不记得自己来历?”

“不记得了。”

他看着面前的小弟子,不再多问,只告诫道,“练箭是好事,但不是人人都能专注于箭术本身的,若以它为害,它同样也是害人的利器。”

嗯?

萧玖一顿,脑子转了两圈,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了,“是,不止是箭,其它任何东西都是这样。物害人否?不然,乃是人害人也。”

青溪先生说的便是救下萧玖那日孟三公子的事,告诫萧玖要善用箭术。

萧玖听懂了,回对方一个害人的不是物件等东西,而是害人者的心的答案。

青溪先生听后哈哈一笑,接着问道:“你献射箭之法于他人玩乐以求脱身,若今后有不少人死于对方这两种玩法之上,岂非因你之故?”

这话便是在逗萧玖了。

“此言差矣。”

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之套在萧玖这里可行不通,他回答道:“仁者见仁,杀者见杀。害人者无所不为,他总能找到一千种害人之法,害人的是他,而非弟子。”

“那依你之见,要想杜绝更多人被残害,唯除其害人之人即可?”

本来想回答个肯定的答案,但不知为何又犹豫了下来,最后只缓缓吐出一句话,“那是最快也是最简单的办法。”

哦?

青溪迟疑,觉出小弟子心中还有话未说出口,但看样子对方也不欲说,遂说道:“你退下吧。”

“弟子告退。”

倒退着躬身走出内室,却听老人的声音又响起,叹道:“老夫现在是你的老师,日后若有事发生,不必弄得伤害自身的地步。你还小,万事自有老夫护佑你长大。”

萧玖后退的脚步一顿,抬头看了一眼青溪先生,垂下眼睑,“是。弟子相信老师。”

直到那方小身影消失不见,青溪先生才收回视线,心中不免感叹,他这小弟子当真是聪慧过人也……

回去的萧玖开始反思起自己这些日的行为。

诚然,他无法模仿的和一个真正的五岁小孩一模一样,早慧可以,但不能真的表现的和一个成年男子一样成熟。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青溪先生眼里是个怎样的形象,但……从对方关心自己的话里,萧玖更倾向于对方认为他极度渴望成长、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一味的压迫自身变得强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