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深山古刹
转眼间,距离裴文德来到这个大唐盛世已经十六年了。在这十六年里,裴文德没有一刻是不想回到自己前世的世界的。因为在那个世界里,裴文德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朋友,有方便的互联网...

转眼间,距离裴文德来到这个大唐盛世已经十六年了。

在这十六年里,裴文德没有一刻是不想回到自己前世的世界的。

因为在那个世界里,裴文德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朋友,有方便的互联网,有平稳安逸的生活。

而在这个所谓的“大唐盛世”,裴文德有的只是一个垂垂老矣的师傅,一间仅能容下数个和尚居住的古刹。

出生时的记忆裴文德已经不记得了,就像他已经不记得灵祐禅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成为自己师傅的了。

对此,裴文德只能表示自己不是那些天赋异禀的穿越者,幼年时期尚未发育完全的大脑根本容不得他记下那些无关痛痒的信息。

裴文德唯一记得的是,自从自己有记忆以来,就一直跟着灵祐禅师四处流浪、化缘,直到开始记事了才在潭州的同庆寺古刹定居下来。

唐朝的潭州其实就是后世的湖南长沙地区,是一个省的省会中心。

然而和后世的繁荣景象不同,如今潭州还是一个很混乱的地区,通常只有那些被发配的官员才会被调到这里来。

当然了,单就感官而言,裴文德眼里的古代地区其实都差不太多。

在工业文明尚未崛起的现在,一旦出了城市就和前世流行的“荒野求生”节目没什么区别。

要说真正让裴文德觉得麻烦的是,从同庆寺出发到距离这里最近的城市,就算沿着朝廷修建的官道走,最快也要小半天的路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座坐落于深山的古刹脚下还是有些村落的,倒不至于让寺里的和尚真的变成“荒野求生”节目的嘉宾。

……………………………………………………………………………………………………

“老和尚,寺里的余粮只剩下不到三天的量了,必须想办法下山一趟了。”

从同庆寺的厨房出来,裴文德先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太阳的位置,大概判断了一下现在的时间,然后径直就朝着灵祐禅师的禅房走去。

在这里必须说明一下,灵祐禅师虽然已经收了裴文德为徒。

但鉴于裴文德一直不肯剃度出家,所以两人之间的称呼也并非正式的师徒称呼。

就像裴文德现在已经习惯叫灵祐禅师“老和尚”一样,灵祐禅师也是一直“孽障”、“劣徒”的叫裴文德。

或者说,其实是灵祐禅师一开始叫裴文德“孽障”、“劣徒”,裴文德只是出于报复才叫对方“老和尚”的。

起初,来自于文明社会的裴文德还有些太习惯这种诡异的师徒称呼。

但时间长了,他也发现灵祐禅师和自己印象中的和尚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最起码对方并不在意这些世俗礼仪,活像一个看破红尘的狂僧,世俗礼教在他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又想下山了?”

一下就听出了裴文德话里的意思,灵祐禅师隔着门板无奈的叹了口气。

前世出生在红旗下、成长在新中国的裴文德可是标准的二十一世纪新生代。

在见识了资讯发达的互联网之后,要让他常年待在一个地方什么都不干,那简直是在强人所难。

也是在穿越到了这个时代之后,裴文德才知道真正的古代人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那些王公贵族、乡绅土豪暂且不说。

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农民一天到晚就是为了自己的吃喝拉撒睡而行动,根本就没有别的多余的娱乐项目。

在这种情况下,裴文德哪怕单纯只是想吃点好的,都必须跑到距离这里最近的集市去才行。

也是得益于此,裴文德锻炼出了一副远超前世的体魄,寻常百十公里的山道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我就是出门逛逛而已,天黑之前就会回来的。”

习惯性的回答了一下灵祐禅师的问题,裴文德知道对方早就知道了自己跑下山偷偷开小灶的事情。

“记得早去早回,最近这山下可不太平。”

深知裴文德本性的灵祐禅师倒也没有过多的劝阻,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就再次闭上双眼,很快进入了禅定状态。

“不太平?”

闻言,正打算朝山下走去的裴文德微微一愣,随即便露出了些许的思索神色。

【哪方面的不太平?战乱?天灾?还是……那些妖魔鬼怪?】

这个时代虽然在大体上符合裴文德印象中的大唐历史,可是在某些细节上却又比历史书上的大唐要详细的多。

最起码,这个时代是真的有妖怪存在的。

姑且不说前世的裴文德本就不是什么坚定的无神论者。

单单说转世重生到这个时代之后,襁褓中的裴文德就不止一次看到老和尚与其它生物对峙、交流的画面。

只可惜随着裴文德逐渐长大,到了懂事的年龄,老和尚再也没在他面前展现出什么特异的能力了。

尽管不知道老和尚为什么要在隐瞒自己的特殊能力,裴文德却也识趣的没有过多的追问和探究。

就这方面来说,裴文德倒是很符合禅宗无修而修、顺其自然的要义。

当然了,这只是好听一点的说法。

按照灵祐禅师对裴文德平时的评价,他这分明就是不求上进、自甘堕落的表现。

“其实,我倒是希望能碰上一两个妖怪。”

走在下山的山道上,早就已经习惯了这崎岖山道的裴文德一边思索着,一边快步的朝着山下走去。

“毕竟和老和尚不同,它们也许会告诉我,我现在的这种‘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当裴文德再次抬头凝望山下的时候,一股油然而生的亲近感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迅速代替了他原本的五官感知。

这一刻,裴文德仿佛感觉自己与整个大地融为了一体,能够感知到山中发生的一切。

大到老虎扑食、小到小草摇曳……

这种并不太清晰的感知虽然看上去没有太大的用处,却能够让裴文德拥有惊人的第六感和直觉,避开可能发生的危险。

在这片深山古刹之中,裴文德能够安全的成长到现在这个年纪,这种特殊的感知能力可以说是居功至伟了。

—推荐票—/—月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