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程家小姐堕落了?敢肖想他的东西?
晨光刺目,程迦蓝睁开眼睛双目。瞧着外面天色好像不早了,站起身便要离开了。套房内,一片沉寂,静得连片落叶声都能清晰捕抓。身后,有道细细地细细碎碎的声音响了,北溟瞮了换好衣服,日常打理着袖口,铁黑色西装轻轻帖身,挺拨刚强。见此,程迦蓝倒也也没多馀情绪。目下,瞧着外面天色似乎不早了,起身便要离开。。...

晨光刺眼,程迦蓝睁开双目。

瞧着外面天色似乎不早了,起身便要离开。

套房内,一片沉寂,静得连片落叶声都能够清晰捕捉。

身后,有道细细碎碎的声音响起,北冥瞮已经换好衣服,打理着袖口,铁黑色西装微微贴身,挺拔刚硬。

见状,程迦蓝倒也没有多余情绪。

现下,两人并未发生实质性关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没有任何毛病。

“先生,慢走。”

迎宾小姐眸光携着些恋恋不舍,北冥瞮的身影愈来愈小,直到完全消失,依旧在套房中的程迦蓝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敛去眼底复杂。

“程小姐。”

“昨夜之事,该如何处理,你明白。”程迦蓝依旧一身套装,朝着经理开口,笑容浅淡,态度和煦。

“是,程小姐,必定会让您满意。”经理立刻垂头回答。

定睛看了许久,程迦蓝淡淡颔首,终于离开。

身后,经理有些惊诧,都说这程家小姐性子最是温婉,但如今一看,传闻......着实不可信!

高跟鞋踏在地面,扭动着蜂腰,程迦蓝打算回趟程宅。

“五分钟内,到雨宁街口38号接我。”说罢,程迦蓝双臂环胸,迎风而立,墨发翻飞,自成一派风韵。

“大小姐。”司机恭敬地问候着。

打开车门,程迦蓝上车,与此同时,身后的车辆紧随而动,一路跟随北冥瞮亲眼看着程迦蓝入程宅后,才调转车头离开。

时间临近正午,程宅依旧冷清。

“回来了?”程望熙声音轻快,瞧见精神状态尚可的程迦蓝,神色温柔。

“舅舅。”程迦蓝接过佣人手中的手帕,擦拭着指缝。

午餐时间,正巧早上没有用餐,程迦蓝从不会屈着自己,菜色清淡却不失精致。

佣人正在为舅甥两人布菜,这程家祖上是皇宫里出来的,规矩自是多了些。

食不言寝不语,乃是死规定。

餐桌上仅剩下咀嚼声,程迦蓝垂头品着碗中羹汤,暖暖热流入口,暂时抚平心底的浮躁。

午餐过后,程望熙笑着拉过程迦蓝唠唠家常。

“这次准备住多久?”

“你不在,舅舅这里可是冷清得很。”程望熙轻叹,语气中难掩落寞,闻言,程迦蓝淡笑。

“您整日修花剪草,倒是比我忙得多。”

“还不是没有人陪我?”程望熙怒嗔着,但眼底却不见任何怒意。

正欲开口,管家忽然打断两人对话。

“老爷,小姐,黄家人正在扰乱舆论,现在外面吵翻了天。”

“怎么回事?”程望熙蹙眉问道。

“老爷,之前网上流言的传播黄家在背后出了不少力,现在黄少被抓捕,他们自然坐不住。”

“而且,黄家人咬死当晚事件起因是小姐,要程家给出个说法。”

“刘叔,此事我来处理。”程迦蓝说着,为程望熙斟着茶。

刘叔看着程望熙,得到对方一记肯定的眼神,才肯放心离去。

“需要舅舅开口便是,黄家小儿向来嚣张,我这个老家伙也看他不爽许久了。”程望熙语气不耐,倒是赶了个时髦。

连不爽这种词都能脱出口了。

与此同时,网上各路营销号纷纷开始蹭热度,标题党首当其冲。

{震惊,原来清纯的豪门女私下竟堕落至此!夜半寻男子开房,究竟还能装到几时?}

{程家大小姐人设崩塌,程家与黄家正式开撕!}

仅仅十分钟,评论风向开始倾斜,程迦蓝清冷,单从外表判断,她便属于孤傲那一挂。

所以,从出生伊始,云溪城内看她不顺眼的人不在少数。

男女皆有。

久而久之,程迦蓝的招恨体质便成为云溪城内的一大话题。

下午一点左右,事件热度再次发酵,黄家人好似条恶犬,遇人就攀咬,极其恶劣难缠。

只是,正当黄家人叫嚣到厉害处时,程家大小姐本尊却站了出来。

程迦蓝V:每一个蓄意诬陷的人我已记下,黄少聚众组织桃色活动,官家自会处理。至于我开房这件事,哪一条法律规定成年人不能有私人生活?若有,站出来指给我看。

随后,一条录音被公之于众。

“黄少,今晚一水儿可都是没有被尝过的嫩货,就等您来验了。”

“行,干得不错,你家的新项目黄氏包了。”

这条录音中的新项目乃是政府公开招标,不容许买卖双方私下运作,此行为显然踩中了底线。

与录音一同被曝出的,还有鉴定科的报告。

报告白纸黑字表明:经过鉴定,录音为真。

先前叫嚣厉害的网友顿时无言,敢情,这是贼喊捉贼呗?

无人敢怀疑那份报告的真假,鉴定科的名号可不是白白打出来的,敢质疑,就要敢承受后果。

不等黄家人出面力挽狂澜,另一则重磅新闻直接将众网友砸晕。

云溪城署局V:据调查,黄某某从今年2月份起从各方买手购入K粉,本人吸毒史已有十月,署局绝不会姑息!

随后,微博热搜崩掉,网页始终处于修复环节。

程迦蓝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心中微疑,还有人出手了,而且,这时间点卡得正好。

与此同时,署局内。

“秦队,事情都处理好了。”董鹤鸣无奈,揉着眉开口道。

此地是一处密室,北冥瞮褪去西装,换上一身黑色装束,董鹤鸣见状心中哀嚎。

跟了这么一个主儿,小心脏若是不强大,丢命那可是分分钟的事。

半晌,细碎的摩擦声终于停止。

“盯死那个黄家,敢冒头直接压死。”北冥瞮声音冷得彻骨。

“秦队,如此......”

“天塌了,我顶着,怕什么?”北冥瞮回眸,语气狠戾,眼角微动压迫感瞬间将董鹤鸣吞噬。

那个黄家,手脚脏得很,敢肖想他的东西?

活、腻、了!

“还有,刻意造谣生事的人......”

“这个我明白,秦队。”董鹤鸣快速接过话,垂头不敢抬眸与北冥瞮对视。

网上那段音频北冥瞮听到了,还是她的风格,一击必杀,录音与报告一并曝光,直接将所有质疑声压死。

不论处境再危险,逆风翻盘这种事,对她而言似乎都不难。

就如同,上辈子弃了他那般......

轻易。

“咔!”

死死嵌入墙壁的金属栏杆,边角被北冥瞮生生掰下,呼吸有些不稳,有些事不能想,否则,他克制不住心底的暴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