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他 只喜欢听话的女人 中世纪的吸血鬼
热搜爆掉后,所有网友都在继续观望着后续。却,最后不但没能等来后续,就连瓜都被连同撤出了。“您好。”“先生,现在的只余下总统套房了。”“嗯。”北溟瞮淡声提问,身形纹丝不动未动,扛着程迦蓝好不简单轻松,见此,迎宾小姐敛去眼中羡慕嫉妒。这么个极品,要颜值有颜值,然而,最终不仅没能等来后续,就连瓜都被一并撤走了。。...

热搜爆掉后,所有网友都在观望着后续。

然而,最终不仅没能等来后续,就连瓜都被一并撤走了。

“您好。”

“先生,现在只剩下总统套房了。”

“嗯。”北冥瞮淡声回答,身形纹丝未动,扛着程迦蓝好不轻松,见此,迎宾小姐敛去眼中羡慕。

这么个极品,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关键是出手阔绰。

程迦蓝俏脸攀上桃红,今晚她偏生穿了件短裙套装,被男人如此粗暴对待,她有些不安。

大掌拂过程迦蓝裙底,随即罩住,北冥瞮能够清楚察觉到肩头的女人松下一口气。

“哒哒哒。”

皮鞋踏在光洁的地面上声音脆耳,程迦蓝俏脸清冷携着些淡漠气息,神色叫人探不到底。

“先生,到了。”

侍从转身离开,余光察觉到北冥瞮如同凶兽般的眸子,心下凛然,不敢再逗留。

“滴-”

“砰!”房门被踢开,反弹在墙壁惊得程迦蓝心跳加速。

将手中房卡随意一丢,北冥瞮随后轻扯着领带,精壮的胸膛正大大咧咧地叫嚣着,最原始的欲望瞬间点爆气氛。

身体被大力丢出,重重弹在床上。

本就玲珑有致的身段这么一弹,曲线尽显,北冥瞮眼底的赤红快速深了一个度。

他没有给程迦蓝多余眼神,而是......

直勾勾盯着女人裙边。

那是种怎样的眼神?

好似X光叫程迦蓝头皮发麻,现在的北冥瞮就是个恶徒,阴暗乖戾,藏着太多未知数,程迦蓝私心并不想靠近他。

眯着眼看向眼前男人,程迦蓝稳下心绪。

上一世,两人并非没有做过,她有什么可怕的?

缓缓起身,褪下足尖的鞋,黑丝红底高跟鞋的组合,是一大男人杀器,眼下,倒是程迦蓝更加自在些。

掂起足尖踏着毛毯,程迦蓝神态若然地将发丝盘起,白皙的天鹅颈露出引人遐想。

气氛顿时变得诡异,分明就是......程迦蓝莫名占了上风。

床边,北冥瞮额两侧的青筋鼓动着,瞳仁黝黑如同一滩浓墨,叫人望不到底。

没有柔情,唯有阴沉。

抬手摘掉耳坠,程迦蓝有些乏了,打算入睡,既然有现成的住所,她可不会为难自己。

白色收腰款衬衫勾出那令人疯狂的腰线,上辈子......北冥瞮险些死在她身上。

快步上前,北冥瞮死死扣住程迦蓝的下颚,强行扳向自己。

“你是不是咬死了我不会对你动手?”

男人的声音低沉晦涩,带着些程迦蓝听不懂的迷惘。

迷惘?

这时候,他们左不过就是对恋人未满的男女罢了,情根深种?

那不是秦泽励的风格。

两人在暗夜中进行着无声对垒,剑拔弩张叫人心窒,忽然,就在北冥瞮要动作的前夕,程迦蓝轻启红唇:

“秦先生向来大度,为难女人这种事,你不屑做。”

她说得笃定,也印证了北冥瞮的那番话:

她,的确是咬死了北冥瞮不会对她动手。

距离渐渐拉近,两股气息瞬间萦绕在一处。

互相拉扯着,程迦蓝蹙眉后退,若无其事地拉开距离,不料,一记凶残到极点的吻铺天盖地般落下。

逼得她节节败退。

狠狠推开动作强势的男人,程迦蓝怒极反笑,这一世变数还真不少!

她不知究竟发生了竟叫这个男人有如此大的变化。

指尖拂过唇角,程迦蓝回眸对上男人那双浸满火光的深窝眼。

忽然,北冥瞮开口道:“你会为这份自信付出代价,我保证。”

话毕,低沉的淡笑声在程迦蓝耳侧回荡,她被死死禁锢在男人怀中,不能动作。

“宝贝儿,我警告你别动。”

“我,只喜欢听话的女人,明白么。”北冥瞮今晚没想过要她,她的身体自己再熟悉不过。

再者,最美味的食物总要等到合适时机才好生吞入腹。

他,等得起。

“秦泽励,我何时应了你?”程迦蓝失笑道,着实不知这男人的自信究竟从哪里来?

良久。

“我认准的东西,不需要旁人同意。”北冥瞮手指伏在女人后颈,淡声应着。

语调泛着凉意,手指轻轻按摩着,似是为女人折尽温柔。

好半晌,两人谁也没有再动作,北冥瞮见程迦蓝乖巧窝在自己怀中,心头戾气缓缓消散。

再然后,程迦蓝便亲眼目睹一场美男脱衣舞秀。

嗯,还是免费的。

细汗遍布在男人脊背,看上去一片湿濡,总统套房内部的设施自然齐全,竟然......

还有不少助兴用品。

顺手拿起件酒红色浴袍,北冥瞮就见藏在最下方的粉红色包装。

呈圆弧状,像个......套儿。

两指轻轻捏起,北冥瞮转身与程迦蓝两两相对,他抬起手臂,那抹粉红色晃了程迦蓝的美目。

见状,程迦蓝冷笑。

“想用?”程迦蓝双臂撑在身后,挑着眉问道。

“你肯?”

程迦蓝:“......”

“做梦。”说罢,程迦蓝顺势倒在床上,不再看他,憋着满肚子气,心情自然不爽至极。

偌大的套房内,男声的嗤笑声反复回荡,扰乱了程迦蓝的心弦。

盯着被掩上的浴室门,程迦蓝觉得有些东西开始不受控了。

心底的火苗似乎正在发芽,这种无法克制住的情绪叫她不喜。

堪堪五分钟,男人伟岸的身躯推门而出。

开门的瞬间,一股湿热气瞬间扑面而来,熏得程迦蓝不由得眯眯美目。

余光扫过坐在床边的女人,北冥瞮呼吸为重,随后大步流星地来到床边。

发丝还滴着水,整个人泛着湿气,酒红色浴袍下的身姿正在叫嚣着。

懒散地跨着,颤颤巍巍,好似下一秒便会掉下。

北冥瞮倒了杯冰水,冰块相互碰撞发生声响,即将进入深度睡眠的程迦蓝只想按下脏话开关。

扰人清梦犯法的,知道么?

男人的喉结快速滚动着,壮硕的身姿带着水渍,在香薰灯之下好似裹了层蜜油。

诱人,甚至还带着些桃色意味。

小麦色肌肤与棱角分明的肌肉引爆男性荷尔蒙,身上的酒红色浴袍倒是衬得北冥瞮多出丝妖冶气息。

活脱脱一个中世纪男吸血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