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当众掌掴他?原来程家小姐喜欢这种
较干燥微温的指腹缓缓地掠过女人眼角,北溟瞮慢慢的倾身,薄唇距离程迦蓝的鼻尖仅一指距离。气息一瞬间索绕在一处,程迦蓝呼吸的节奏沙哑,脸色攀上桃红。“呵。”“怕了?”男人语气轻浮,声音沙哑沙哑,强势地扳过女人的俏脸,北溟瞮直勾勾地盯着她,似是要刨根问底。心气息瞬间萦绕在一处,程迦蓝呼吸急促,脸色攀上桃红。。...

干燥温热的指腹缓缓划过女人眼角,北冥瞮慢慢倾身,薄唇距离程迦蓝的鼻尖仅有一指距离。

气息瞬间萦绕在一处,程迦蓝呼吸急促,脸色攀上桃红。

“呵。”

“怕了?”男人语气轻佻,声音低沉嘶哑,强势地扳过女人的俏脸,北冥瞮直勾勾地盯着她,似是要刨根问底。

心头始终憋着怒气,程迦蓝向来不是吃素的,被如此打压,她绝不会被动承受。

“我怕什么?人都被你搞垮了,自然要欣赏一番。”话毕,程迦蓝高高挑起眉峰,挑衅之意溢于言表。

随即,她察觉到下巴上的手指立刻收紧,刺痛感强烈,似是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欣赏可以,注意些,不要让人碰到你。”

“女人,也不行。”北冥瞮转过程迦蓝的身体,轻声告诫。

男人炽热的胸膛紧贴着女人脊背,轻薄的衣物根本无法抵挡火热的温度。

气氛,正在节节攀升。

即将失态的前夕,程迦蓝余光瞥到地面上的人,顿时无语。

这男人,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残虐!

二十分钟后,武装部到来,破门而入之际,便衣警察没等到好好市民举报的善良面孔,而是见到了一对......即将吻上的男女。

警察头头儿是个老男人,孩子都有娃了,哪里见过如此阵仗?

“不继续?”北冥瞮神色自若地移开视线,朝着对方问道,那抹红唇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他只想要反复厮磨生吞入腹。

“抱歉,我们这就离开。”程迦蓝朝向警察淡淡颔首,说得客套。

心中好笑,当众就想要搞颜色,被撞破还这般淡定?

脸皮之厚,她确实佩服。

北冥瞮:“......”

伸出手挽住北冥瞮的手臂,程迦蓝不意外地捕捉到地方眼底一闪而过的警惕。

抽了抽唇角,程迦蓝强忍住想要打爆对方狗头的冲动。

“放手。”北冥瞮警告得看着她,语气森冷。

“啪。”立刻甩开男人手臂。

程迦蓝冷笑,谁惯得臭毛病?动作格外利落,两人站在门外,气氛倒是还不如包房内。

包房外,气氛压抑冷涩。

北冥瞮余光扫过程迦蓝,眸色寡淡,双手插在裤袋中站立,脊背好似插了钢钉一般。

坚挺刚硬,宁折不弯。

程迦蓝有些恍惚,曾经无数次相遇,每一次,自己都会被这个男人惊艳。

他,真不像是正派人物。

邪肆狂戾,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孤傲,饶是她......也要甘拜下风。

“砰!”

“我举报他非法伤人!”那名被称作黄少的男子支支吾吾地说着,口腔内满是鲜血,残渣喷出看上去像是被碎掉的牙齿。

闻言,警察叔叔们抽搐着唇角,这人,可是云溪城内出了名的纨绔,玩女人更是有一套。

眼下,竟哭着喊着举报抓人?

恶徒变好好市民?

这都什么鬼?

“这位先生,麻烦你随署局走一趟。”

北冥瞮抬眸,眼角处的猩红可怖骇人,气氛凝滞,即便是受害者也要走个形式做笔录,双方都好交代。

“嗡嗡-”

手机铃声兀然响起,四下寂静的环境中分外刺耳。

对面的警察满面尴尬,挥手示意抱歉,北冥瞮淡淡颔首,也不知内容究竟是什么,片刻后,警察带着包房众人火速离开。

“劳烦,A座370结账。”北冥瞮揉着眉头朝向前台开口。

程迦蓝眯眼正欲道谢离开,就见男人的铁臂死死扣住她的腰肢,卡在关节处,力道极大。

“轻点。”程迦蓝怒嗔。

这一世,她心无旁骛只想要查清楚真相,至于情爱,那不是她该考虑的东西。

前台暗戳戳地瞧了一眼,然后......就特么亲眼目睹了程家小姐被强吻的场面。

卧槽!

云溪城内,谁人不知程家小姐程迦蓝的美名?

生来清冷矜贵,手段高干,无所不能。

虽说这程家小姐因为一张意外右耳失聪,但,偏生那双眼呐,似是沁了春水,丝丝波动就能勾得男人丢魂落魄。

极大反差最是撩人,如此尤物,谁不想摘下细细品尝?

程家如今只剩下大小姐和她舅舅,没有男丁,程氏将来落在谁口中还是个未知数。

若是娶了她,金山银山还不是唾手可得?

“咕-”

吞咽声惊得程迦蓝瞪直美目,这厮太放肆了!

“啪!”

手臂大力挥出,一记耳光落下,引来无数视线,那张俏脸倒是看不出被强吻的羞恼,反而......

面色澹然,凉薄至极。

北冥瞮的脸被打到一旁,他并不恼。

伸出舌尖勾走唇角的血丝,眼神像只刚出笼的恶兽,血腥恐怖,充斥着炽烈的占有欲。

指尖掠过唇边,将最后那抹红痕拭去,北冥瞮忽然勾唇轻笑,忽地凑近,男人靠着气喘声开口:

“爽了,嗯?”

他生了双深窝眼,睫毛浓密纤长,眼尾微微上挑,轻轻一勾风情尽显,专属于男人的风情,性感雅痞,亦或是野性,皆被他演绎到极致。

“想女人了,就去找人快活,不要招惹我。”程迦蓝声音浅淡,温柔宛扬,方才仅剩的那点羞恼已全然不见。

女人一如既往的温婉,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北冥瞮最恨的便是这幅淡薄面孔,仿佛他做得尽是无、用、功!

无用功?

今生,就算是无用功,他也做、定、了!

“把这话咽回去。”话落,北冥瞮唇边那抹弧度愈发明显,分明是在笑,但就是叫人胆寒。

从未见过北冥瞮如此一面,程迦蓝心尖猝然收紧。

彼时,两人并非雇佣关系,根据时间约摸着半月后,秦泽励便会登门做她的保镖。

程迦蓝不会再让这事发生。

“今晚多谢了,要求你尽管提。”程迦蓝适时转移话题,随后将银卡递给前台小哥。

不料,北冥瞮突然出手拦下。

“用这个。”

“是,先生。”前台小哥默默吞咽着,敢情,还有程家小姐搞不定的主儿呢?

三年前,有人找死当众调戏程家小姐,结果调戏不成,反被揍。

模样那叫一个惨!

深吸一口气,程迦蓝决定避开这个男人,太邪性,她总觉着不安。

包房被砸这里的人都心知肚明,只是那黄少嚣张已久,所以谁都没有站出来反驳北冥瞮的话。

砸坏包房的钱,该落到北冥瞮头上,至于其他,他没有义务。

前台小哥很识时务,只结算了北冥瞮那部分。

“先生,这是您的卡。”

秉承着中华传统美德,程迦蓝回之以微笑,同时打算跑路。

下一秒。

“秦泽励!放我下来!”

被男人扛在肩头,关节坚硬,顶得程迦蓝胃部反酸,小拳头猛砸在北冥瞮后心处。

位置刁钻,北冥瞮咬住牙关,额侧沁出些细汗。

“咚咚!”

身后的前台小哥看得牙酸,这路子也太野了!

直接扛着就走?

原来程家小姐喜欢这种类型。

程迦蓝:“......”

赫尔顿酒吧外。

“头儿,是直接回警署还是去......我靠!”

此刻,门外蹲守着少批量记者,黄家人被警署带走可是大新闻,只是不等他们蹲守到正主儿,又一个爆点新闻即刻降临。

“卧槽快看啊,那是不是程家小姐?”

“是,快快快,拍照啊!”

小警察们大眼瞪小眼,有些无措,都是刚毕业的实习警察,纯情得很,恋爱经验那就更没有了。

“秦泽励,有话好好说不行么?”程迦蓝开口声音不稳,这男人软硬不吃,将她逼得没了脾气。

“嘭!”颅顶猛地磕在车边,痛得程迦蓝惊呼。

见状,北冥瞮下意识回身就要抱起她,但动作中途停下。

他强迫自己收回手臂,神情冷涩,眼神略显僵硬不自然。

“乖一些,你就不会受伤。”北冥瞮轻扯着唇角,眼底的戏谑叫程迦蓝很不适应。

程家祖宅。

“老爷,不好了,大小姐出事了!”

“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说吧,谁又招惹迦蓝了?”程望熙问得有些无奈。

{据悉警署在抓捕黄某期间,偶然撞见程家小姐,与身侧男人行为暧昧,疑似好事将近?}

云溪城本台的娱乐播报正播着,程望熙回眸。

堪堪十分钟,网上吵翻了天。

{我就说豪门大小姐也是有需求的,看这男人身高绝对超出190了,肯定很猛!}

{就是就是,这眼见就是去开房啊!}

“将所有消息撤掉,程家人可不是大众的饭后谈资。”

“是。”佣人收回手机,恭敬地应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