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大小姐 我们一起下地狱吧!(求收藏)
“程、迦、蓝!”男人坐在轮椅上大吼,双目猩红,血丝遍及,快活狼狈不堪。“嘘!”对面,一男一女相对立于,女人身侧的男子恶趣味地出声。那女人生了副好皮囊,气质绝尘。风娇日暖,撩拨着发丝。无数墨丝缠在女人肩头,云里听得云的朦朦胧胧美,撩人却不自认,俊秀的“嘘!”对面,一男一女相对而立,女人身侧的男子恶趣味地出声。。...

“程、迦、蓝!”

男人坐在轮椅上怒吼,双目猩红,血丝遍布,好不狼狈。

“嘘!”对面,一男一女相对而立,女人身侧的男子恶趣味地出声。

那女人生了副好皮囊,气质绝尘。

风娇日暖,撩动着发丝。

万千墨丝缠绕在女人肩头,云里雾里的朦胧美,撩人却不自知,清秀的眉头微微蹙起,手指死死攥紧衣角。

“阿励,回去。”女人开口道。

声音入耳,被唤作阿励的男人神色近乎癫狂,他看着面前卓然玉立的女人,眼神宛若锋刃,像是要剐了她。

这个人是他的!

死了......

也是他的!

“大小姐,我再说一遍,过来,什么事都没有。”男人语气狠戾,这一刻,他忘记自己的身份,不再是程家小姐的保镖秦泽励,也不再是纵横帝都的北冥瞮,只是......

她程迦蓝的男人。

他忽然放缓神色,弯起唇角似是怕吓到女人。

“蓝蓝。”

“过、来。”北冥瞮声声引诱,阴鸷嘶哑的声音此刻好似魔咒,死死困住程迦蓝的心脏。

他附在自己心口前......就是这幅模样。

鸷狠狼戾,毁天灭地的强横,数度让她险些死在他掌下。

恶兽般的男人身披着君子的玉面皮囊,对外悍戾贪肆,手段偏执凶暴,但在她面前,却乖顺得似头被拔了牙齿的猛兽。

昔日保镖此刻竟与雇主站在对立面,程迦蓝那双眸子冷得彻骨。

有些事情的闸,不能开,一旦开启,后患无穷!

“现在离开,我可以保下你的命,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程迦蓝说得凉薄至极。

哪怕,男人爱她入骨,哪怕,男人情绪已在迸发边缘。

可,她不在乎。

他疯狂追求她,甚至连尊严都可弃之不顾,两人公开,北冥瞮不知有多高兴。

可怎么会就走到如今这地步?

北冥瞮忽然轻笑,这女人,永远荣辱不惊。

好极了。

“跟我走,一切就当从未发生过。”北冥瞮眸色迷离,似是陷入某种回忆中,声音缥缈,叫人心尖发颤。

他不管不顾,似是没有听到程迦蓝的警告,依然故我,浅淡的面色叫人肉跳心惊。

他要永远困住她,他要断了她的腿,这样,她便生生世世逃不出他的掌心。

连夜奔波,北冥瞮下颚处棱角分明,面具下,青色胡茬调皮地冒尖瞧着极为颓废。

气氛瞬间冻结,程迦蓝身后的男子微微眯眼。

正欲开口打破气氛,只听到一声裂响。

“咔-嚓!”

“秦泽励!你干什么?”程迦蓝惊呼,察觉到失态立刻别开眼神。

心底的钝痛反射在面容上,满面惨白,像是有一把铁锤砸在心窝,痛得她冷汗涔涔。

可架不住演技绝佳,雪肤足以掩映一切,外表仍旧云淡风轻。

对面,北冥瞮收回掌中的木棍,手腕处不自然地垂落,显然是断掉了,面具下方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没有一丝多余情绪。

就好似被废掉的手......不是他的。

“大小姐,曾经在床上你应了我的,难道都忘了么?”北冥瞮眼神露骨,语气越发轻柔。

“你明明也是渴望的,明明......也是想我的。”

“所以,告诉我,你在骗、我。”

良久。

“呵。”北冥瞮轻笑,眼底写满了讥讽。

“若你不肯,那么,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吧!”话落,男人极致的渴望与迫切在眸中翻滚,放纵至极,痴迷到疯狂的目光令人头皮发麻。

“蓝儿。”身侧男子恶劣地作声,试图打断主仆二人的对峙。

“闭嘴!”程迦蓝忽然冷下语气,直接回怼,闻言,那男子神色不虞,倒是不恼。

“听话,蓝蓝。”北冥瞮朝着她伸出未断的那只手,轻声诱哄着。

他从未将那个不知死活的男子放在眼底,明明坐在轮椅上,但气势却森然可怖。

见状,那男子狠下眼色,正欲出手,手臂却传来阵阵刺痛。

“砰!”

枪口上的青烟昭示着发生的一切,北冥瞮没有瞄准凭着感觉开枪,子弹瞬间没入男人的肌肉,鲜血如注。

他的人,旁的垃圾也配动?

“秦泽励!”男子低喝,痛感瞬间蔓延至全身,叫他冷汗涔涔。

程迦蓝看着北冥瞮苍白的面孔,心尖抽痛。

思绪在这个瞬间动摇,随即被她否定,不,她绝不能将秦泽励置于险境,至少现在不能!

“秦泽励,主子的命令你也不顾了吗?”

两人是雇佣关系,程迦蓝是主子,她开口,北冥瞮自然要听令。

“大小姐,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谁敢伸手,我就做了谁。”北冥瞮眸色寡淡,语调平缓。

令人见之色变的癫狂与凶暴,霎时间,灰飞烟灭,只剩下轻柔。

像个......

来自地狱的暗夜修罗。

夺命追魂,阴邪至极。

那双眸子死死盯着程迦蓝,好似鹰隼,不怒自威。

“队长,下面有人攻上来了!”

手下朝着北冥瞮汇报,就这么一个瞬间,程迦蓝转身逃离,向着那个男子狂奔。

北冥瞮想要起身,余光却瞥见有人暗中监视。

女人的身影越发远了,直到变成一记黑点,手指死死勾住轮椅,北冥瞮眼底的绝望逐渐攀升,水雾在眼底弥漫,艰涩堵在喉间却被他生生咽下。

大小姐,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

“砰!”

枪响声刺进耳中,唤回他的思绪,也不知过了多久,气氛静得叫人心慌。

“队长,人已被全部解决掉,大小姐她,已经逃离危险地带了。”

“知道了,你们先撤,我随后就到。”

“可是您......”

“这是命令。”北冥瞮擦拭着转轮手枪,淡声下令,态度不容反驳。

风声呼啸而过,北冥瞮摘下面具,边角处罂粟花妖冶诡异,男人那张丰神如玉的脸终于露出。

“咔咔-”

子弹上膛后,北冥瞮定定看着脚边炸药,随即点燃了引信,滋滋作响的声音极为刺耳。

火花即将爆炸开来的那刹,北冥瞮将枪口死死顶在颈间,他看着远处眼底尽是迷茫。

跌进程迦蓝亲手画下的圈,又被她放弃,他要如何自救?

“砰!”

爆裂声刺耳,在耳边炸开的那刹,血花翻涌,呈喷射状。

紧接着,爆炸声似是要穿云裂石,火光攀上天空,灼光四射,仿佛崩开天地,范围极大。

巨响击打在石壁上,反射进空中,好似有什么东西一并碎掉了。

......

暗夜降临,声色犬马的夜生活拉开帷幕。

“草,程迦蓝那个假清高惯会做戏,今晚必须给我将她弄到床上!”

“少爷,您何必同她置气?”

嘈杂声不绝于耳,扰得北冥瞮头痛欲裂,痛,太痛了,仿佛要将他的灵魂撕裂。

缓缓睁开眼,炽光瞬间射进眼底。

“先生,您怎么了?”服务生问道,语气中难掩关切之意。

闻声,北冥瞮蹙眉,先生?

从未有人如此称呼过他。

抬眸,只见周遭的一切陌生又熟悉,有些头晕,北冥瞮挥手示意暂且不需要。

这里......是他曾经在云溪城执行任务的地界。

赫尔顿酒吧,云溪城权贵聚集之地,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自然也囊括那些桃色服务。

良久,北冥瞮轻嗤,他竟然......

重生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