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力挽狂澜
“我到底是否可以胡说八道,我相信陛下再次听后自有判断,七皇子无须如此心急将我判罪。”宋思凝轻抬眼皮,如死水一般豪无波澜的瞳眸让萧木霖没由来的心里一慌。他面色胀红,时下便想驳斥,“你想脱罪也须找个好点的借口!这门房本是因为心存内疚,因为这才投湖而近,宋思凝轻抬眼皮,如死水一般毫无波澜的瞳眸让萧木霖没由来的心里一慌。。...

“我究竟是否胡说,相信陛下继续听后自有判断,七皇子不必如此着急将我定罪。”

宋思凝轻抬眼皮,如死水一般毫无波澜的瞳眸让萧木霖没由来的心里一慌。

他面色胀红,当下便想反驳,“你想脱罪也须找个好点的借口!这门房本就是因为心存愧疚,所以这才投湖而近,你如今却说是被淹死之后投进湖里的,岂不是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宋思凝嗤笑一声,双指并拢弯曲,在死者身上按动,触手的肌肤极为柔软,但是这种柔软却并非生人般温暖,反而是因为肿胀引起的软度。

宋思韵眼瞧着宋思凝神情认真,似乎当真瞧出了些门道,心底一跳,只觉一股不好的预感侵袭心头。

她想说些什么,但是下一秒宋思凝却是收回了手,径直面向了皇上,双手紧握成拳,身子微微弯曲,道,

“皇上,溺水而亡与窒息而亡,是两种不同概念。刚才我之所以在门房身上按动,并非是因为想要急于脱罪,而是因为,人在被按在水里之时,是窒息而亡,皇上请看——”

宋思凝说着便侧开身形,将门房的尸体显露在皇上眼前。

“大胆!”

萧木霖怒目圆瞪,伸指呵斥,“父皇乃九五之尊,你如今为了脱罪,居然想要让父皇看这般肮脏的东西!”

这话一出,皇后面上的怒气也不由越发强盛,她盯着宋思凝,对着门外的侍卫吼道,“你们都站在门外做什么?还不快将这女子压下!”

“等等。”

皇后话音刚落,一言不发的皇上忽然微台宽袖,平淡的面容忽然出现了些许兴趣。

“让她继续说下去。”

“皇上!”

“父皇?”

萧木霖与皇后同时开口,声音里满含震惊。

宋思韵站在一边惴惴不安,抓着萧木霖的宽袖,心里一阵慌乱。

她说服自己,宋思凝绝不会发现任何端倪,但慌乱感几乎快要将她吞没。

皇上的回答在宋思凝的意料之中。

她并不搭理满心震惊的萧木霖与皇后,真正能够掌握她生死的人,是皇上。

宋思凝不紧不慢的垂下瞳眸,继续着刚才未说完的话。

“皇上,门房尸体全身发白,并且略微肿胀,唇舌之间,也略有青紫,但是奇怪的事情是,在门房尸体口中却并未有任何硅藻或是其他湖中的东西,

您想一想,若是一个人在溺亡的过程之中,必定会因为求生本能全力挣扎,大幅度呼吸必然会将壶中的脏东西一同吸入嘴中与肺部,可是门房唇齿之中却极为干净,您再瞧一瞧——”

宋思凝一边说着,一边将死者的一只手抬了起来。

浑身肿胀泛白的皮肤让人看了极为不适,就连萧木霖都不由得转过头去。

但是皇上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门房的尸体,似乎并未被吓到。

“您请看,门房食指与中指的指甲已经断裂,若是在湖中溺亡只会在湖水之中挣扎,柔软的水并不会对指甲造成如此大的伤害,而这般伤害只有在挣扎之时抓住某些东西才会留下,您说是与不是?”

宋思凝放下死者的手,不卑不亢的看向皇帝。

“你这就是在胡搅蛮缠!”

萧木霖猛然转头,但是此时语气却比方才虚了不少,“若是这门房真的是被人淹死之后才丢入湖中,那么这丫鬟的尸体还有遗书又如何解释?”

心中着急慌乱的宋思韵也连忙附和,“姐姐,我知道你内心想嫁给七皇子,但是,你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就连累整个相府啊!”

“你们急什么?”宋思凝斜睨两人一眼,如死水一般的瞳眸此时绽放出点点冷意,“我死了就能让你们俩双宿双飞,我死了就能让想陷害我的人逍遥法外,是么?”

宋思韵面色大变,慌乱之间不自觉的退后一步。

而她并未注意到,皇上眼中的暴怒与冷意已然大去,余下的,唯有欣赏与揣度之意。

“皇上,绿荷并非是真正悬梁而亡,而是被人用绳子活生生勒死,然后才掉在房梁之上的。”

宋思韵的慌乱,抑或是萧木霖的暴怒都未曾被宋思凝放在眼里。

她走到绿荷的身旁,将那碍眼的麻绳扔到一边。

“啊!”

那麻绳顺势跌入宋思韵的脚下。

她惊得叫喊一声,害怕的搂住了萧木霖的手臂。

萧木霖连忙安抚的拍了,拍宋思韵的后背,随后怒瞪宋思凝,“韵儿别怕。宋思凝,你是故意的吧!”

宋思凝并未搭理男配的怒气,只是伸出一只手指在绿河的喉咙之间滑动,好一会儿后,忽然勾起唇角,收回手指,又伸出手将绿荷的身子抬起,一会儿后才放了下去。

“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皇上矜贵的声音复又响起。

心里已然有了结论,宋思凝站起身子,将所得结果一一曝出。

“皇上,臣女之所以会说,绿河乃是被人勒死后挂上房顶,也是有所依据的,方才成女在绿荷的尸体上探查一番,发现绿荷原本应该整齐的喉咙,已经完全断裂,

如果是悬梁而死照理来说,应当是在下巴之处的第一个骨骼被勒断,可是绿荷断裂的地方乃是在喉结之下的骨头上,并且,绿荷的身子极为紧绷,这便说明了当时死亡之池绿荷是在挣扎,但是,悬梁之人最多只能四肢摆动,根本无法用到身子。”

萧木霖紧拧眉头,对宋思凝的话已然半信半疑。

但是手臂还在被慌乱的宋思韵紧紧抓着,萧木霖心中的疑惑也不由得被完全压下。

他冷哼一声,道,“人都已经死了,你怎么说自然都是你的片面之词,我们又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否是真的!”

宋思凝淡漠一笑,半弯身子,眼神却始终坚定不移,她冷漠道,“皇上若是不信臣女的话,尽可找来经验老道的仵作,仵作经历的尸体最多,必定能评判出臣女所言是真是假。”

“父皇,此女嘴上谎话连篇,绝技不可轻易信任啊!”萧木霖紧咬牙根,言语之中满是激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