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果真是非不分之人
“因为,我昨日来,是为了押这淫娃荡妇到父皇面前,请父皇下旨退婚!”萧木霖一震袍袖,道:“至于这淫娃荡妇,就送进静安寺尼姑庵,好好的修修清神!”“殿下!”宋安川电机急声道:“这件事虽然是小女不对,但臣了罚过她了,倘若殿下对这婚事不不满意,臣也可以请奏陛下退寒风刺骨中,他头上却不自觉的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所以,我今日来,就是为了押这荡妇到父皇面前,请父皇下旨退婚!”萧木霖一震袍袖,道:“至于这荡妇,就送入静安寺尼姑庵,好好修修清心!”

“殿下!”宋安川急声道:“这件事虽说是小女不对,但臣已经罚过她了,若是殿下对这婚事不满意,臣可以请奏陛下退婚,但尼姑庵却是万万不可……”

若是真把宋思凝送进尼姑庵,别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就算是出来了,也再难找到夫家了!

他让宋思凝在雪地罚跪,本想就此把这件事揭过,请奏退婚的时候便也可以说罚过了,这样,就算是没了和七皇子的婚事,凭借着丞相府的势力,也不愁找不到愿意入赘的。

寒风刺骨中,他头上却不自觉的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萧木霖本来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把这婚约按死,若不是碍于宋相的身份,他甚至恨不得把宋思凝直接浸了猪笼,永绝后患!

宋思韵瞥见宋安川的脸色,她心思一转,娇怯道:“七皇子殿下,我姐姐她虽然做错了事,但想必也是我姐姐一时间情迷心窍,但我相信,我姐姐心中还是有殿下的……”

“情迷心窍?!”

看似求情实则挑拨的几句话果不其然让萧木霖勃然大怒,“你是说,堂堂丞相府的嫡女,和那个卑贱的门房才是情投意合,还是本王强行插足了?”

“不,不是的……”

宋思韵一双水眸中登时含了泪,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萧木霖深吸一口气,放柔了声音:“韵儿,本王知道,你是担心本王因此事牵连相府,你放心,本王不是不分是非之人,你……”

不等萧木霖说完,就被一声清冷嗤笑打断了。

宋思凝眉梢眼角还带着未散尽的笑意,竟为那张本就绝美的脸,增添了一抹极致的艳色。

“七皇子殿下,你也好意思自称是不分是非之人呢。”

“宋思凝!”萧木霖厉喝出声:“你是在讽刺本王么!”

一旁,宋安川的官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他压低声音斥道:“思凝!你在说什么胡话,立刻给殿下道歉!”

“光一个道歉就能了事吗!这件事必须有一个交代!”

然而,萧木霖在盛怒之下俨然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他一挥手,立刻有几个如狼似虎的小厮冲了上来。

“把这个贱人给我绑起来,送到父皇面前发落!”

宋安川急忙想上前阻拦:“殿下!”

萧木霖冷笑:“宋相,你可知,单凭她刚刚一句话,我就可以治她大不敬之罪!若你再拦,我可不敢保证相府安然无恙!”

说来说去,就是让宋安川识相一点,不要为了一个宋思凝,把整个相府都搭上。

宋安川还欲说些什么,却见宋思凝已经走了过去。

“父亲,这件事我自己可以解决。”宋思凝镇定道:“不过是入宫面圣而已,我可从来都不成承认自己偷晴,七皇子要解除婚约可以,但这盆脏水,我是不接的。”

“都被抓奸在床了,你还想抵赖不成?!”

萧木霖也不想直接在相府动手,毕竟就算再厌恶这个贱人,但宋安川毕竟是当朝丞相,极受陛下看重,若是强行撕破了脸也不是什么好事。

但现在既然宋思凝主动提出来,萧木霖自然不会罢休。

宋安川眉头紧蹙,宋思韵见状,立刻上前娇柔道:“父亲,不如由我陪姐姐一起去吧,您刚下朝回来应当是很累了,您先回去休息吧,”

这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宋安川对自己这个女儿还是很欣赏的,闻言深思片刻后才应了下来。

宋思凝根本没理会宋思韵和宋相说了些什么,她出了相府,正欲上马车,就被宋思韵叫住了。

“姐姐,等下到了宫内,可不能像刚刚那样了,宫内规矩森严,稍有不慎就会牵连宗门……”

宋思凝没等宋思韵苦口婆心的说完,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她盯着宋思韵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忽然问:“给我下药,陷害我通奸的,是你吧?”

话音刚落,宋思韵的表情当即就僵在了脸上,好半天才强行挤出一个笑:“姐姐,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下药,我听不懂呀。”

“听不懂没关系,我会让你懂的。”

宋思凝气定神闲的掀开马车的帘子上了车,随意的一眼,却让宋思韵不自觉的心里发慌。

马车晃晃悠悠,很快就到了皇宫。

绵延的宫殿辉煌威严,马车小厮出示了相府的令牌,宫门侍卫没有阻拦,宋思凝却听到了侍卫的低声交谈。

“是相府那个大小姐……听说昨天晚上被发现跟人通奸,啧啧,真是够放荡的。”

不过短短一天,这件事竟已被传得人尽皆知,若说这里面没有有心人的推波助澜,宋思凝是不信的。

马车在殿前停下,宫里老太监的声音传来:“宋大小姐,宋二小姐,陛下和皇后在偏殿,已经等候多时了。”

宋思韵从另一辆马车上下来,柔声道:“烦请公公带路。”

偏殿内炭火烧得正旺,而宋思凝还穿着雪地里那一套被染得脏污不堪的衣服,站在华贵的殿中,多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榻上,皇上一身龙袍,看模样竟然还非常年轻,而在他身侧的皇后仪容华贵,和萧木霖起码有五分相似。

萧木霖狠狠瞪了她一眼,从她身边越了过去,俯身一拜:“儿臣见过父皇,见过母后。”

宋思凝有样学样的跟着拜了:“臣女拜见陛下,拜见皇后娘娘。”

话音未落,头顶就响起一个冰冷女声:“你穿成这幅样子来面圣,是心有不服,还是不把我和陛下放在眼里?”

宋思凝垂眸,答道:“回皇后娘娘,臣女的确心有不服,但臣女此番衣着,是急于洗脱臣女身上的污名,进宫面见陛下,因此来不及更换衣服。”

宋思韵见状连忙道:“皇后娘娘,父亲昨夜已经罚姐姐跪过了,衣服也是在那个时候弄脏的,姐姐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念在姐姐她也是诚信悔改,请皇后娘娘再给我姐姐一个机会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