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我真的知错了
丫环被苏珩的眼神吓得一个伶俐,登时爬出来跪好。“说!”苏珩居高临下。那小丫环登时一抖,哆浑身哆嗦嗦道:“少爷这不关婢子的事情,这些信都是小姐盼咐我收好的。”继而她扭头望着顾北柠:“大小姐,我也不是故意的,您饶了我吧!”顾北柠目光落在这丫环的身上。“说!”。...

丫鬟被苏珩的眼神吓得一个机灵,顿时爬起来跪好。

“说!”

苏珩居高临下。

那小丫鬟顿时一抖,哆哆嗦嗦道:“少爷这不关奴婢的事情,这些信都是小姐吩咐我收好的。”

而后她转头看着顾北柠:“大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您饶了我吧!”

顾北柠目光落在这丫鬟的身上。

她叫——冬枝,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小丫鬟口才这么好呢。

她还没有开口,她三两句就给她扣了一个与别人私信往来的帽子!

这就算了,求她饶了她?

天知道为了让她给自己送信,顾北柠对她有多好,原来这丫头早就有了异心了。

“砰”一声,顾北柠拍案而起。

“放肆!”

顾北柠眼神也跟着冷了几分:“我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若传出私相授受这种事,还怎么活?你为何这般恶毒地要逼死我?是谁指使你的?逼死我于你于你背后之人又有什么好处?”

顾北柠挤出来两滴眼泪,看着苏珩。

委屈巴巴道:“珩哥哥,这丫鬟她污蔑我!”

冬枝看着自家小姐,她什么时候与公子关系这般好了?

难怪有人要她挑拨一下二人的关系。

想着冬枝又哭了几分,“奴婢没有,奴婢不敢的。”

“哦?是吗?”

顾北柠面色一转,指着她的手,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道:“三等丫鬟月钱二两。你腕上那分量不轻的金镯,发间那成色不错的玉簪,是怎么来的?该不会是偷的吧?”

反正害主是个死!

偷东西也是个死!

冬枝整个人一哆嗦,死也不肯招认。

顾北柠哭的更厉害了,“珩哥哥这丫鬟看来是生了外心了,也不能留了此事涉及我的名声,不如……”

“不如直接拉出去埋了吧!”

顾北柠抽抽搭搭的,最温柔的面孔说着最残酷的惩罚。

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这倒是让苏珩意外。

哪料她又红了红眼眶,委屈道:“珩哥哥,你不会觉得我残忍吧?我平时其实待她不差的,她……她却这么待我,我实在太伤心啦!”

苏珩目光落在丫鬟的身上,朝门外喊了喊:“长荣。”

“大人,您叫我?”他的贴身长随应声而入。

“地上的埋了。另外再查查,还有什么人知道递信的事,一并处理了。侯府的清誉不容有失!”

他只会比顾北柠更加雷厉风行,且做地更彻底!

——

顾北柠整个人抖了抖,还好还好自己现在还没有得罪这尊大神!

冬枝被拖走了。

哭着喊着,顾北柠却始终没有心软!

苏珩目光如炬的落在她的脸上,声音也是不寒而栗:“现在来说说这些信的事情吧。”

“是!”

顾北柠将头低的低低的,恨不得将自己埋起来!

活像一只鹌鹑!

看的苏珩不由得想笑,顾北柠从一旁的书桌拿出来戒尺,扑通一声再苏珩面前跪下,将戒尺递给了他。

“我知错了,请哥哥责罚!”

顾北柠看着他:“我真的知错了!”

苏珩透过烛光想要将她神色看的清楚俯身往她面前凑了几分,接过戒尺:“顾北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顾北柠不敢抬头,跪着过去将那些信从地捡了起来,一封一封伸进灯笼里烧掉,再把最后那点余烬丢进那莲叶样的笔洗中,化了个干净。

顾北柠抬头看苏珩。

“我记得你教过我人心是什么样子,做事就是什么样子,这些天我想了想,如果他真的爱我,便会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地娶我,更会顾及我的名声。”

“况且你我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情同兄妹,他却说我们男女授受不亲,他那么说,不止辱我,也辱了我们这份清白的情谊,更辱了珩哥哥的端方人品!”

苏珩握着戒尺的动作稍微一顿,但很快他就恢复如常。

只是那种春风化雨般的温柔气质,忽然从他身上消失了。

兄妹?

清白?

端方人品?

她似乎对他误会的有点深。

苏珩抿了抿唇:“那你为何要去女儿节?”

顾北柠:“我有我要做一定要去做的事情!”

苏珩看着她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她既如此费心的演了一场,他便遂了她的心愿吧。

起身,将戒尺放在了书桌上。

走了几步又回身道:“可以去,我会派人跟着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