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梧桐宗幸存者
“师妹,噤声。”非梧才完全恢复意识,一只温暖的的大手就捂着了她的口鼻,头也被压在那个人的肩窝里。听见那道动作轻柔却极为严肃认真的声音,非梧下意识给正想争扎的身体按下了暂停后键。她还在发懵,自己也不是在异能协会的会客室里吗?一双灵气十足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非梧才恢复意识,一只温暖的大手就捂住了她的口鼻,头也被压在那个人的肩窝里。。...

“师妹,噤声。”

非梧才恢复意识,一只温暖的大手就捂住了她的口鼻,头也被压在那个人的肩窝里。

听到那道轻柔却颇为严肃的声音,非梧下意识给正想挣扎的身体按下了暂停键。

她还在发蒙,自己不是在异能协会的会客室里吗?

一双灵气十足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将周围的画面尽收眼底。

她和这个捂住她口鼻的男人身处一片陌生的密林中,倚仗着一株两人合抱的大树遮掩身形,这是哪里?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非梧大脑飞速运转,她分明记得不久前她接到了异能协会的学术研讨邀约,她如约前往位于异能协会顶楼的会客室,本该座无虚席的会客室却空无一人,刚察觉出不对劲,会客室的大门陡然紧闭,奢华堂皇的会客室刹那间变成一片火海。

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是死了的。

穿越?非梧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略带魔幻色彩的字眼。

她的注意力拉回现实,视线落到与自己几乎紧贴着的男人身上。

由于她现在动弹不得,只能在男人的穿着上寻找着能表明身份的蛛丝马迹。

男人一身月白色绸缎上衣,她目光可及之处有一枚梧桐叶样式的丹青绣暗纹。

这年头,绸缎布料+丹青刺绣的款式可不多见。

一缕令人心旷神怡的檀木香味从男人的身上钻进非梧的鼻腔之中,与之一起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非梧黛眉微蹙,他受伤了?

静谧的林中突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

“快!他们往那边跑了,追!”

为首的那人指了指林子里的某个方向,沙哑着嗓子大吼,大手一挥,率领着十来个手下疾步追去。

非梧清晰的感受到,那些人从他们背靠的大树后路过时,身前的这个男人屏气凝神,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两分。

看来这些人是来追杀他们的。

作为蓝星万年一遇的异能天才,非梧自小就生活在腥风血雨中,追杀别人和被别人追杀的次数已经数都数不清了。

虽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可她此时还是忍不住优越起来,这氛围,她熟。

眼看着追兵不知道追着谁越跑越远,非梧正暗自嘲笑着这些人真不专业,追人还能追丢。

一大口深秋微凉的空气灌进她的口鼻之中,呛得她一个激灵,连忙稳了稳呼吸。

男人突然移开了那只“手动噤声”的大掌。

非梧一边调整气息,一边抬眼打量这个叫她“师妹”的男人。

只一眼,她的目光就定格了。

眼前的男人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着,脸部的线条宛如上天最得意的画作。

他的皮肤比大多数女人的还要光滑,因受伤的缘故白皙的脸更显苍白,几点斑驳的血迹洒在他的脸上,如同雪中的零落红梅,狭长的凤眼因虚弱而半阖着,平添了几分妖冶之美。

活像是初入凡尘的谪仙。

他的身形颀长俊逸,剪裁得体的月白色刺绣长衫更显气宇不凡。

非梧也算是阅美男无数,可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惊艳于一个男人的容貌。

这样完美无瑕的男人,肩头却有一道骇目的剑伤,殷红的血液濡湿了周遭的衣物。

感受到她打量的目光,凤非池嘴角艰难的牵出一抹苦笑,语气颇为沉重道,“师妹,你醒了。”

嗯呐,她不仅醒了,她还穿越了。

虽然非梧现在还不清楚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什么身份,眼前这个美到令人惊叹的男人又跟她是什么关系,可既然对方主动跟她说话了,她也没有晾着人家的道理。

“师兄,你没事吧……”

非梧的声音软软糯糯,眼中也尽是关心。

凤非池微愣,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小师妹自小就痴痴傻傻,对人情世故更是一窍不通,怎的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竟是关心自己的伤势。

难道是亲眼看到宗门被灭的惨剧,受到刺激,所以恢复了神智?

“师妹,你……你好了?”

非梧一脸懵逼,我好了?我以前不好了吗?

难道之前的那个小姑娘是个哑巴,而自己刚才说了话,所以这位帅哥才会说自己好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非梧故作洒脱的笑笑,“不瞒师兄说,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之后就感觉自己身体已经无碍了。”

本以为师兄会露出欣慰的表情,没想到他却落寞的垂眸轻叹一口气。

“没想到宗门被灭会刺激你恢复正常,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若宗主师父泉下有知,定会感到欣慰。”

什么?!

宗门被灭?!

非梧瞪大了眼,好家伙,她这才穿越过来,就给她下这么一盘硬菜。

在脑中理了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美男师兄带着自己逃亡,是因为他们的宗门不久前被灭门了,而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应该是有什么身体缺陷,自己穿越过来之后就好了。

她震惊的模样让凤非池脸上的落寞更甚,看来她对宗门被灭的事情已经没有印象了。

以师妹的天赋,什么都不记得,反而是一件好事,若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梧桐宗宗主不久前为了掩护他们离开而殒命,不知道恢复了神智的她会不会冲动的去找仇家复仇。

凤非池捂住自己还在渗血的伤口,无力的靠在树干上,薄唇吃力的吐出几句话,“师妹,放心,只要你我还在,梧桐宗便在,师兄一定会为宗门的师兄弟还有师父,报仇。”

报仇二字咬得极重,不难想到他当时见到昔日相处融洽的师兄弟和师父一个个在自己的面前倒下时,心中是怎样的仇恨与痛苦。

被师兄的情绪感染,非梧的心中也蒙上了一层阴霾,既然自己借用了这具身体,帮她手刃仇敌自然是分内之事。

非梧默念一种初级的切割术心法,远处,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轰然倒塌。

很好,看来她的异能也随着灵魂穿越过来了,这就更好办了。

作为蓝星31世纪万年一遇的异能天才,非梧年仅二十岁,异能等阶就达到了惊人的八阶五品,在全盛状态下,她能在几分钟内将一座中型城市夷为平地。

有这样的通天本领,不过区区几个仇家,捏死他们就像捏死几只蚂蚁。

树倒下的动静让凤非池眉头一皱,强撑着牵起非梧的手腕,小声说道,“这里不安全,我们走!”

师兄手上的温度隔着衣袖的布料熨在非梧的手腕上,她抬头看着那张俊美的脸,他恐怕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了吧。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