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你就是蓝琳
幽暗的房间内,窗外冷冽的月光洒下,她扭过头,望着身旁五官精致优雅的男人。这是她不喜欢了那么长时间的人,却以这种方式会出现在身边。她双眸暗淡的望着他,里面是那么心伤的伤心,良久她眼角那晶莹剔透的泪光渐渐跌落。她叹喟一声,“你怎么能这么伤我的心呢?”她这是她喜欢了那么长时间的人,却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身边。。...

黑暗的房间内,窗外清冷的月光洒下,她转过头,看着身旁五官精致的男人。

这是她喜欢了那么长时间的人,却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身边。

她双眸黯淡的看着他,里面是那么心碎的难过,良久她眼角那晶莹剔透的泪光逐渐滑落。

她喟叹一声,“你怎么能这么伤我的心呢?”

她只是,太喜欢他了,然而现在都不敢那么喜欢他,他怎么还这么欺负她呢?

浑身上下都酸痛感很快让她陷入昏睡。

翌日,清晨的日光还没洒下,男人看到身侧熟睡的女人,心下骇然,猛的把她推到地上。

白嫩的身躯裹着白色的床单直接在地上滚了一圈。

身上传来的疼痛感让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那男人眼中不加掩饰的厌恶与嫌弃。

他嫌弃她?轰的一声,她脑海一片空白。

“蓝若曦,你耍的一手好手段!”男人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紧跟着男人鄙夷的眼神冲她扫了一眼。

蓝若曦愣了愣,昨天晚上明明是他抓着自己不放,怎么就成了她耍手段?

“为了勾引我,你还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你还真让人恶心。”

所有的话汇聚在蓝若曦的耳朵里都是最尖锐的话。

“不是这样,昨天晚上我过来你直接抓住我……”

“我会主动碰你?你别恶心我。”男人冷眸撇了她一眼,眼中的嫌弃之意毫不掩饰。

他怎么可能会去碰害死蓝琳的人。

蓝若曦有多不要脸,都没有底线他又不是没见识过,信口拈来就是一堆假话。

蓝若曦脸色苍白,双手抓着白色的床单。

他就这么不相信自己……

她早该知道的。

蓝若曦低垂着脑袋,眼中的微末光芒逐渐灰暗。

“也对,解释根本就没有必要,是我太蠢了。”

蓝若曦一直都知道自己来的目的,她起身将白床单裹在身上。

“季云舒,你说的我都已经照着做了,为什么你还要派人扣下我母亲的药?”

她起身,眼眸里的灰暗却突兀的刺痛了男人的心。

他心里念着蓝琳的名字,逼迫自己忽略那一晃而过的感受。

“为什么?我讨厌你还用理由吗?一再做戏,我真是恶心透了你!”

男人迈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气势犹如神邸凝视人间的小杂碎。

蓝若曦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回答会是这个,整个人失神的愣怔住。

季云舒忽然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打量着这一张脸。

于他而言,蓝若曦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她这一张神似蓝琳的脸,他如是告诉自己。

男人冷漠开口,“这张脸倒是还有存在的价值。”

想起跟姐姐七八成相似的脸,蓝若曦明白了他的话,她低头,欣长的睫毛盖住眼中痛苦的神情。

从来没想过,长相也会成为一种原罪,让她忍不住厌恶,忍不住痛苦。

“季云舒,你放过我吧。”她开口,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哀求。

她好像突然有些,不想那么喜欢他了,太痛苦了,她想放过自己,也……放过他。

季舒云看着这样的蓝若曦,突然像是被戳到痛脚一样,脸色阴沉暴戾。

“放过你?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不能放过她,他想了半晌,给自己想出一个理由,甚至仓促间掩埋掉了心里突如其来的一抹慌张。

“以后在这里,你就是蓝琳,你乖乖听话,我可以帮你付你母亲的医药费。”

男人松开手,散漫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看起来他是那么高高在上。

语落,蓝若曦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他要自己假扮姐姐?

家道中落后,她尝遍了这世间的苦。

但是现在,她连做单独的“人”都做不成了吗?

她能因为可笑的自尊心放弃可以救治母亲的机会吗?

蓝若曦突然心里嘲讽不已,也冰冷至极。

“我答应你,你也要做到自己答应的事。”

人格抹杀,她想他真是恨毒了她,也爱惨了蓝琳。

“看我心情。”他低垂眸子,像是不敢看什么一样。

蓝若曦知道自己没有任何选择,她只能答应。

答应他,亲手杀死蓝若曦。

“很好,以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知道的。”季云舒想到蓝琳,眼中的戾气消散许多。

蓝若曦在季家浑身都不舒服,她还是想去医院看看妈怎么样了。

她有点不放心季云舒,更加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药还给妈。

季云舒在家里没待多久就出去了,趁着这段时间,蓝若曦叫了车去了一趟医院。

刚进病房就看见母亲半躺在病床上,身上脸上的仪器撤了一半,只是那张脸苍白而又虚弱。

“妈。”

她走近,低声喊她,小心翼翼的。

病床上的女人虚弱的拍了拍床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蓝若曦上前坐下,亲昵的依靠在母亲的身边。

“妈,你感觉怎么样了?”她双手抓着被子,往上扯了扯。

“我没事,就是苦了你。”

她拍了拍蓝若曦的手,缓缓说道,蓝家破败了,她知道蓝若曦借到这些钱一定很不容易。

蓝若曦摇摇头,连日来的痛苦难捱都散了许多。

等到蓝母熟睡过去,她托护士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给她打电话。

嘱托好了一切,她这才从医院离开。

蓝若曦回到季家的时候才傍晚,季云舒去了公司还没有回来。

蓝若曦走到厨房看了一眼,冰箱里面多的是新鲜的食材。

她原本想自己一个人随便下一碗面,但后来想到季舒云,她还是精心的做了一下。

她其实也没再贪慕他的感情了,只想着他高兴了,或许能对她母亲多一点善意。

刚一做完,季云舒便开了门进来。

满屋子饭菜都味道让他先愣了一下,阿姨今天没来,不应该有这些味道。

他走到厨房,看着蓝若曦来回奔走在厨房和餐桌前时,漆黑的瞳眸越发幽深。

蓝若曦拿好了碗筷,小心翼翼的看他。

“我看冰箱里面还有很多新鲜蔬菜,所以……”

“谁让你做这些?”男人冷气开口,寂静的空间这道声音格外凌厉。

她吓得一抖,双手下意识的捏着围裙,似乎只有这样才缓解了那股压迫感。

她真是怕极了他的冷漠与厌恶,太伤人了。

“你别忘记你的身份,你现在是蓝琳,而她不会做这种事情!”

季云舒漆黑的瞳眸幽深的如同一潭死水,看上一眼便被吸进去。

“我……”

她这才一张口,男人忽然掀翻了她做了很久的饭菜。

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她失神的落在那一片狼藉上,忍不住喃喃自语。

“我做了很久的,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

她假装自己是蓝琳,可是就是,她不是。

这些话,她没办法说,惹怒了季云舒,只会让她更加难堪,甚至还会拖累母亲。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她已经明白了,她再也不会痴心妄想的讨好他了,因为不管她怎么做,都不会被他接受的。

男人冷淡睨了一眼:“记住你的身份,你是蓝琳。”

“蓝琳有的,蓝若曦,不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