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你就这么求人?
大雨飘泊的夜,初冬冷风刺骨。蓝若曦身上仅有一件瘦弱的奶白色的连衣裙。家里突然宣布破产,她父亲不知道所踪,母亲重病在医院。缴费处的好看小姐讽刺的看她几眼,“没钱?没钱就等死吧!”她指指门口的牌子“我们这里是医院,也不是慈善公益救助处!”“你究竟交不缴费?蓝若曦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奶白色的连衣裙。。...

大雨漂泊的夜,深秋冷风刺骨。

蓝若曦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奶白色的连衣裙。

家里突然破产,她父亲不知所踪,母亲重病在医院。

缴费处的漂亮小姐嘲讽的看她一眼,“没钱?没钱就等死吧!”

她指着门口的牌子“我们这里是医院,不是慈善救助处!”

“你到底交不交费?没钱就别站着位置!”

一个胖女人从身后推了蓝若曦一把,肆无忌惮的目光恶意在她身上逡巡。

最后道了一句,“小赤佬!”

蓝若曦被她一把推到地上,她嘴唇动了动,寒风掠过她的身躯。

最终,她只是在一地泥泞的水迹中爬起来。

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港城第一名媛了,现在,她只是个背负巨债的落魄女。

能借钱的亲戚她都借了一遍,最终只能拨打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一阵手机铃声过后,那边传来嘈杂的音乐声,与一个男人清冷低沉的嗓音。

“谁。”

冷风吹的她一个哆嗦,“舒云,你……能借我点钱吗?”

季舒云冷笑一声,“你也有今天吗?蓝若曦,这是报应,你害死蓝琳的报应!”

蓝若曦一手抱着自己的一侧手臂,在冷风中瑟缩。

“我没有,姐姐她……是自杀的。”

她努力为自己辩驳,但是那边的男人根本不相信她。

“我亲耳听她说的怎么会有假!你不要再狡辩了!!”

一声打火机的轻响,他似乎是点了一支烟,片刻后冷静的吐出最后一句。

“约瑟酒吧402,想借钱,半个小时内过来,蓝若曦,过期不候。”

苍白柔弱的女人失神的望着挂断的电话,他之前不是这样的。

来不及回去拿外套,她仓促的顶着大雨跑出去,卡在最后一分钟推开402的门扉。

里面灯光摇晃,酒色醉人。

一群西装革履的衣冠禽兽谈笑风生,季舒云坐在中间的位置上。

恍如君王,垂听人间。

他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身边的人都不敢挨他太近。

在看到蓝若曦的一瞬间,男人脸上的懒散笑意退散的一干二净。

转而浮上的是她熟悉已久的厌恶与疏离。

“呦!看看,这是谁啊?”

几个公子哥看见她进来,都开始调侃起来。

毕竟港城谁不知道季舒云恨透了她蓝若曦呢?

整个港城都传遍了,是她蓝若曦恬不知耻的一再纠缠季舒云。

是她为了得到季舒云,而在寒冬把亲生姐姐蓝琳亲手推进湖水里害死。

是她灾星降世,克倒了蓝家现在又快把亲妈克死。

连她父亲都对她避之唯恐不及而离开。

她如今已经孤家寡人,一无所有。

“你这是来干什么?克你们一家还不够,还想来克我们吗?”

“快把她撵出去,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过来的!”

“亲妈都快死了,还有闲心纠缠我们季少呢?真是个白眼狼!”

不绝于耳的恶意传入她的耳中,但是为了母亲的医药费,她必须得忍。

她一步步顶着他们不加掩饰的恶意走到季舒云面前。

“你可以,借我一点钱吗?我会还的。”

她怕他不借给自己,毕竟他那么讨厌自己,所以说的话都小声的,那么没有底气。

季舒云靠坐在沙发里,整个人在灯光的渲染下更加的璀璨夺目。

他矜贵的修长指节里闲散的夹着一支香烟,闻言,充满了嘲讽的轻笑一声。

他抬起狭长的眼眸看她,“你就这么求人吗?”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