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前来进贡的人类
哒!哒!哒!哒!三名士兵手握枪械不断地的向坦之开炮。坦之眼前会出现一片红点,那是【提前预判系统】校稿的子弹攻击轨迹。迅速挥动的触手将子弹挡掉大半,虽然但是被被击中了几颗,幸亏都也不是在更可怕的位置,当然触手是优先抵御最关键部位的,这可是被直接秒杀十几次所获的快速挥舞的触手将子弹挡掉大半,但是还是被击中了几颗,幸好都不是在要命的位置,毕竟触手是优先抵挡关键部位的,这可是被秒杀十几次所获得的宝贵经验。。...

哒!哒!哒!哒!

三名士兵手握枪械不断的向坦之开火。坦之眼前出现一片红点,那是【预判系统】校对的子弹攻击轨迹。

快速挥舞的触手将子弹挡掉大半,但是还是被击中了几颗,幸好都不是在要命的位置,毕竟触手是优先抵挡关键部位的,这可是被秒杀十几次所获得的宝贵经验。

纳米着装快速的将伤口包裹,然后把子弹吐出并堵住了流血的伤口。虽然很痛,但是已经没有大碍。

刚踏出拐角便遭遇了这样的袭击,坦之立刻退了回去。

毫不犹豫的将触手插入墙壁,像电影中的章鱼博士一样向上攀爬。

虽然只有两只触手但是移动速度并不缓慢。

在他爬到几米高的地方之后,拐角处三名士兵警戒地走过来,但是他们却没有发现头上的死神。

只见坦之一跃而下,在半空中大叫一声“天降正义!”,两只触手精确的穿过两名士兵的心脏。

触手还没来得及拔出,最后一名士兵握着枪托向坦之脑后砸来。

但是坦之早就看透了这样的招数,因为,“同样的招数无法对圣斗士使用三次!”,坦之大喊一声,说着身体反应更快,轻松的闪过了攻击然后触手突然从背后刺出,击穿了最后一名士兵的心脏。

拔出触手动作太慢,直接重启触手,然后从尾部刺出,是他用几次死亡换来的宝贵经验。

解决掉敌人之后,坦之没有试图去捡武器,因为他试过了,捡不起来。

╮(╯_╰)╭

“得赶快离开这里,否则会引来更多的敌人。”这么想着,坦之马不停蹄地向不远处的能源节点奔去。

毕竟,这次的训练目标是抵达能源节点,而不是无双潜入。

轻松的越过5米高的网墙,借助障碍物快速的接近目标位置。EAT的纳米着装可以提供力量和灵敏,让坦之跳得更高,力气变得更大。【预判系统】能够为他提供战斗解决方案甚至是子弹命中的预判轨迹。触手的快速挥动刚好能够挡住部分子弹,只要不暴露在人群中,被扫射,枪械基本对坦之没有威胁。

绕过前方的巡逻的士兵,快速进入了目标建筑。在大门口的地方,坦之突然向后跳起,闪过了一道灰色的残影。只见一个带着面具的叫龙人从暗处走出来,三条手臂粗的蓝纹黑尾在半空中摇晃。

没有试图套话或者说些什么,坦之仿佛利剑一般向前扑去,叫龙人也冲了上来,试图将坦之拦住。而坦之快速闪避抽过来的触手,只有在无法躲避的时候才用触手抵挡一下。

敌人有三条条触手,而且是下士级的EAT,比他高一级!那力量不是他现在能够承受的,挡不了几下触手就会破损,后果不堪设想。

幸好他的任务不是与叫龙人战斗,而是进入前方30米处的蓝色光圈!

利用周围的货箱,坦之躲过了几次攻击后突然回头射出触手,但是被叫龙人侧身躲过,然后一个横扫将坦之击飞出去。

可是叫龙人没发现,坦之的触手在被他躲过之后形成了倒钩状。倒钩触手在坦之的带动下直接从背后刺穿了叫龙人的身体。

躺在地上的坦之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前四后八直面装上似的,全身都散架了。解除了触手之后,艰难的爬起来,身体都在打摆。

但是此时坦之的心情是极其愉悦的,就好比被黑魂3第一关虐了三天,终于要过关的愉悦心态。此时坦之就在想,哈哈,终于过了,原来老子也是很强的嘛!

正当坦之得意时,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反向的紫点警告。

砰!一声枪响,坦之停下了脚步,慢慢的到了下去,只见身后本来应该已经死了的叫龙人拿着一把手枪,手枪上还冒着青烟。而坦之脑袋上的弹孔昭示着他的失败。

此时坦之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杀怪不补刀,菊花等被掏。

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渐渐黑下来,疲惫感涌上心头,感知渐渐消失。

“E级训练,挑战失败!”

一个女人的电子音在坦之脑海中想起,周围的一切如冰雪消融一般退去。

“喝~”

坦之大吸一口凉气恢复了知觉,爬起来坐在地上。摸了摸任然刺痛的脑袋,心中还是一阵后怕。

感觉太真实,还以为自己真的死掉了一样。环视周围的圆形金属墙面,实在是无法理解如此宽阔的虚拟场景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自己来来回回至少绕了几公里,但是却还是再这个房间内。没办法,只能感叹叫龙科技,振奋龙心。

眼前的时间显示已经11点30分,到中午了,洗个澡,休息一下。

然而一想起那鸡蛋臭尿味道的营养剂,坦之心中就恶心。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在询问威利只有得知,叫龙公主并不需要进食,基地中需要吃东西的只有他,而且基地也只能生产营养剂这种军用食物。

不行,今天一定要给叫龙公主提意见,不能再吃营养剂了。至少,得换个口味!也不能天天吃葱油味的呀!

拖着疲惫的身体前往三楼的澡堂,几十米平方的日式澡堂,弥漫着浓浓的热雾。四周墙壁光洁亮丽,完全不像几十年没有使用过的样子。

这都要归功于有四只手的坦之,以及千年,不,千万年不坏的叫龙工业。不得不承认,叫龙文明在“保鲜”这条路上走得比埃及木乃伊还要远。

拿起浴巾,泡在温热的浴池中,几个小时训练所造成的疲惫得到迅速缓解,脖子上用绳子挂着的银白色项链,闪着柔和的光芒。

昨天坦之试图将脖子上的戒子取下来,但当他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内心就涌出一阵恐慌,这让坦之不知所措。

心想着难道是前任没死透,对脖子上的东西幸存怨念,于是发誓不会动戒子,这才好受许多。

其实,不去管它的话,除了洗澡的时候会想起这东西意外,其他时间基本没感觉到戒子的存在。

说不定戒子里有一个老爷爷,或者是我未开启的外挂?坦之有时会这样想着,人总是要有点梦想,不然和勇者有什么区别!

如果这时候,能来点洗发露或者沐浴露就更好了。

是的,大裂口没有日常用品,连牙刷和牙膏都没有!因为在这里,除了坦之以外,没人会使用哪种东西。所以,叫龙公主已经几千万年没洗澡了?不对,这不是重点!

在把自己泡晕之前,坦之已经将自己刷得通红,仿佛一只刚出炉的九节虾。

快速离开了澡堂,就在他准备前往配给室制作今天中午的营养剂的时候,叫龙公主傲慢的声音在他的脑海想起。

“有人类前来进贡,你立刻到承运殿来。”

人类?

进贡?

什么情况?

APE还要给叫龙公主上贡?

他们不是敌对关系吗?

难道他们和叫龙打了200多年的仗,是贯彻了比赛第一,友谊去死的友谊赛吗?

或者说,我穿的是一个假的DITF?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