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触虫妖魔
姬明月还在去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欲望,双手都握成了拳头的模样,去努力的咀嚼吞咽着自己的口水,而已她的目光远远超过的将触虫妖魔都看的浑身直发毛了出来。幸好触虫妖魔见自己不可以力敌,居然朝着秦择吼了一声后就慌不择路的逃走了,秦择手中握着的魔剑不不满意的轻吟了一声,好在触虫妖魔见自己不可力敌,竟然朝着秦择吼了一声之后就慌不择路的逃跑了,秦择手中握着的魔剑不满意的轻吟了一声,仿佛是对出鞘才饮这么一点血不乐意。。...

姬明月还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欲望,双手都握成了拳头的模样,努力的吞咽着自己的口水,只是她的目光远远的将触虫妖魔都看的浑身发毛了起来。

好在触虫妖魔见自己不可力敌,竟然朝着秦择吼了一声之后就慌不择路的逃跑了,秦择手中握着的魔剑不满意的轻吟了一声,仿佛是对出鞘才饮这么一点血不乐意。

见那妖魔走了之后,自己终于没有那种又想吐又饿的诡异想法了之后,姬明月松了一口气,倒是对秦择少有的看顺眼了起来。

见秦择只是抱着自己站在那里,不免有些称奇,

“怎么了”

秦择这才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摇头表示没什么,不用在意。

至于樊篱他们也没有闲在那里,而是用阵法逼近那只妖魔,正是因为如此,见自己活动的区域越发的狭窄之后,那妖魔再三思索觉得没有把握拿下这群人这才退走了。

姬明月捂住自己的胸口皱眉,抬眼看了看半空,只见随着黑雾的散去,面前竟然是一颗高达百米的古树。

触虫妖魔夺取血食不成便将蜃妖掳走了当作自己的补偿。

【有的时候本备注真的见不得这种走路都可以捡到机缘的人。

按我说的做,往前三米之后右转再走六米,你就可以看到远在天涯之上凡人不可触及的梧桐神树的枝干了。

当灵气也无法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只能将齐归结于玄学】

姬明月顺着它所说的走到了那里,但是四周一望,除了十米外的那颗百年老树之外都平平无奇,只是地上有些枯枝烂叶罢了。

樊篱等人正围绕着那颗大树敲敲打打,事出反常必有妖邪,或者,宝物。

秦择看着姬明月的动作有些好奇,于是也走过去,走到姬明月的旁边的时候正好踩中了一根枯枝,

“咦”

秦择将枯枝捡起来,只觉得这样东西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姬明月:……

【本带备注家这个时候必须说一句:我什么时候可以跳槽?我看你旁边的那个男人就挺好的。

我小小的安慰你一下,这不是你的问题,分明是对方气运如虹,一般人真的没法比】

姬明月被它堵的话卡在喉咙说不出去,见秦择准备将梧桐枝收回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这是我的,我先来的”,语气间还略微的带一些委屈,杏眼瞪得滚圆得看着秦择。

秦择颇有些无语,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枯枝,挑了挑眉,嘴角扯着笑意,将手中的枯枝挥了挥,

“你想要?”

姬明月斜撇了秦择一眼,有些不想理会他,听他这语气,难道是想让自己求他吗?这样的话,这东西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只有这个时候才看的出来秦择还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见姬明月甩脸走人,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嘟囔道,“我又不是不愿意给你,只是问你想不想要而已”,话语间带些委屈。

秦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的相处就变成这样了,见面生疏的叫她姬姑娘,但是这丫头从小就看自己不起,想来也没有多介意自己的称呼吧,想着想着秦择皱眉,觉得自己真是自讨没趣,便将手中的枯枝随手扔了。

【虽然这个时候说这件事情很煞风景,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你体内的九幽之气凭借你的能力是压制不住的,目前来说就你面前这个男人可以帮助你压制它们的活跃。

当然,九幽无解,我们还是尽快的考虑变得强大起来去弑君,九幽既九重地之君。

不过你现在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先装晕,你面前的这个男人不仅境界奇高,而且气运遮天蔽日,不仅能够压制九幽之气,还能阻断对方的感知】

看到这行字的时候姬明月一个踉跄差点被脚底的枯枝绊倒,短短的几秒之内脑子中闪过了很多没有用的信息,憋的姬明月满脸通红,然后就见她轻轻的咳嗽了几声,然后扶着额头,体力不支的样子好像要倒下来一般。

樊篱看着正在表演的姬明月面色古怪,倒是齐武看到姬明月摇摇欲坠的样子眼神大亮,喊道

“姬姑娘,你没事吧,我现在就来扶你”,喊完便热情的朝着姬明月这边走过来。

见此樊篱立马转头,一副想要和齐武划清楚界限的表情,暗自嘀咕道,“下次可不能再带这人来了,本来想着是一个可造之才,没想到这么没有眼力见”。

秦择看到姬明月虚弱的背影连忙上前扶住她,凤眼里满是担心的神情,一丝发丝垂在脸颊旁边,银白色的甲胄更衬得他英武,

他担心的问到,“姬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妖魔之气又复发了?”

姬明月虚弱的点了点头,一副无力说话的样子心安理得的靠在秦择的身上,察觉到体内的九幽之气平息了大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秦择见此表情越发的严肃了起来,想着姬姑娘才刚刚接触这乱世就如此遇险,这委实是自己的不是,想要把清灵丹拿出来又想到姬姑娘如此抗拒,想了想便将姬明月横抱起来。

于是秦择公主抱姬明月走在最前面,其余人跟在后面,见他们还念念不舍,秦择淡淡的说道,“一棵普通的树罢了,不知为何长得如此高大,但是确实不是什么妖邪,也不是什么宝物。”

听到秦择这话,众人皆点头称是,只有齐武不相信这件事情。

抱着姬明月走了几步,秦择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心念一动,让清音剑将姬明月要的那枯枝一起带了上来。

【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但是谁让我是带诚实家?

我必须诚实的说一句,你刚才的演技拙劣到路过的蚂蚁看到了也要对你翻一个白眼,虽然我不是人类都被你尴尬到了,而且一个没什么用的提醒:在场的除了那个男人之外,其他人都知道你在演戏】

姬明月整张脸埋在了秦择的怀里,几次三番这样,不论是谁都会不好意思,只是那个自己脑子里的东西还孜孜不倦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看到上面的一行信息了之后,姬明月忽然觉得活着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了……

【我仔细的分析了一下,抱着你的这位天命之子好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厉害,连你这么拙劣的演技都看不穿,也许我们以后还是可以和他一较高下的】

其余人在原地等待,其中的两个女子叽叽喳喳不知道聊一些什么。

林舒则站在貔貅的旁边一直看着秦择消失的方向。

貔貅呼出了一口白气,看了看身边站着的女人有些不屑,这三年多来,站在他旁边的女人太多了,来来去去都不带重样的。

就算是自己的主人,貔貅也想说一句,这桃花运太旺盛了吧,可怜自己至今还单身,天下偌大,竟然找不到一只母貔貅,想着想着貔貅叹起了气来。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秦择抱着姬明月从黑雾里面出来,随着秦择的脚步声,那黑雾慢慢的消失,这条路竟然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这好似天神的一幕让他们眼里升起了满满的崇敬之色,其中一人带头。

“恭迎将军”,声音洪亮惊起了阵阵鸟雀。

秦择点头。

林舒本来也十分高兴,但是见到躺在秦择怀中的姬明月脸色一下子僵了下来,不过还是上前朝着秦择点头微笑。

秦择说道:“继续前进”

然后便抱着姬明月坐上了貔貅。

准备赶路之前,秦择停了一下,然后将枯枝拿给了姬明月,

“姬姑娘,你体内的妖魔之气还严重吗?”

姬明月见到梧桐枝眼前一亮,点头然后又摇头,

“没事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秦择也只好如此,只是心底的一些疑惑却没有问出来,比如说,姬明月为什么知道那只妖魔在哪里,弱点又是什么,以及,她身上深藏但是存粹的妖魔之气……

再继续往前都没有碰上什么需要格外注意的事件,一些小麻烦不需要秦择出手都被他的手下解决了,尤其是那个樊篱,虽然对大妖魔没有什么招架的力气,但是扛着两把巨型斧头,一砍下去小妖魔差不多死一片。

就这样一路前行,傍晚的时候到了一个小村庄,这个小型的村庄是附近的武林众人一起建的,也是因为里面的人确实不俗这才能在这乱世之中有一块自保之地,至于为什么没有去更远更安全的地方,是因为以往的那些道路已经完全不熟悉了。

道路上不止充斥着妖魔,甚至还可能有其他的险地。

村庄里的人都认识秦择这一行人。

秦择从貔貅上下来,望了怀中的姬明月一眼准备开口说些什么,见她只是娇弱无助的看着自己,心中默然,就准备这样直接抱着她进去。

实际上姬明月哪里是“娇弱无助”,明明是心虚的不得了,她想到若是秦择问自己是继续让他抱还是下来自己走这个问题,姬明月只觉得头皮发麻,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好在他没有问。

姬明月躲在秦择的怀中听樊篱还有赵朝和村庄之中的人寒暄,至于秦择则抱着姬明月跟着带路的人到了他们这一晚要住的地方。

貔貅嘴中呼着白气,也跟在秦择的后面。村庄中的人都害怕的看着貔貅,一点都不敢接近。

等到秦择他们走远了,村庄中的人钱五一推了推赵朝的肩膀,眼带八卦的指了指怀中,小声的问道

“你们家将军怀中的那个人是谁啊?怎么这么亲密?难道是未来的将军夫人?那珠珠可要伤心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