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醒来
富丽堂皇的房间内,淡淡的檀木香熏满了整个空间。地上铺着柔软细腻的地毯,周围的装饰品雍容华贵非凡,看上来就让人不敢轻意的碰触。姬明月艰苦的抬手,用劲的揉按了自己的太阳穴,让脑袋不那么疼。之后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喊,而已头疼欲裂,想睁开眼睛眼睛却睁不开,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周围的装饰品华贵非凡,看上去就让人不敢轻易的碰触。。...

富丽堂皇的房间内,淡淡的檀木香熏满了整个空间。

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周围的装饰品华贵非凡,看上去就让人不敢轻易的碰触。

姬明月艰难的抬起手,用力的揉按了自己的太阳穴,让脑袋不那么疼。

之前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叫,只是头痛欲裂,想要睁开眼睛却睁不开,只能沉沉的睡了过去。

只是她在梦里,经历了光怪陆离的一世,那是一个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姬明月醒来回忆起梦中怅然若失,想要回忆也发现只有模模糊糊的影子。

闭上眼睛稍微放空了思绪后,感受到身体逐渐的恢复,姬明月睁开了眼睛。

“嗯,这是什么?”,姬明月不解的看着前面。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姬明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再次睁开发现眼前还是那样。

【虽然你揉了揉眼睛,但是发现眼前的一切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见到面前这排奇怪的字,姬明月缓缓起身,赤着脚踩在脚下柔软的地毯上,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姬明月推开门,看见守在门前的两个神色一顿,尤其是看到面前的那行字之后。

【被入侵的庄园和守在你门前的两个半魔人,标准的死亡开局】

“?”,姬明月一时有些不清楚自己眼前的这行字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在说些什么,自己在自己家里的别苑,又怎么会是什么死亡开局的呢?

想到这里,姬明月盯着赵似和王伍看了两眼,又抬起手朝着自己的眼前晃了晃。

【很好,你终于发现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事实】

赵似看到打开的房门略微有些奇怪,小姐已经昏迷半个月了,这半个月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若说天下倾颓这倒也不完全,只能说这个世界真的变了,想着想着赵似的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本来充斥着眼间的赤红消失了一点,但是现在又变回了原样。

赵似和王伍朝姬明月行礼,一句话也不说,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见到此,姬明月后退了两步,眉头微蹙,刚刚醒过来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和之前不一样了,她抽动鼻子嗅了嗅,闻到了血腥的味道,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了一些。

姬明月呆怔了一会,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传来,

“大人,这些东西就放在这里吗?”

姬明月闻声看去,只见一位身穿长衫的中年男子擦着汗指挥着两个男人搬着两座石像停在姬明月的门口。

姬明月眼神一凝,目光停留在了两座石像的上面。

【当你在思考他们是什么的时候,必须要记住的一件事情就是他们都是活的】

看到眼前这个叽叽喳喳的备注姬明月猛的一后退,“活的?“,姬明月怀疑自己的眼神出现问题了,自己只是睡了一觉,难道这世界天翻地覆了不成?

跟着石像后面的是,是?姬明月这才发现自己的记忆里面竟然完全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又听到他们喊他大人,这?

【不要觉得奇怪,你已经昏迷了半个月了,醒来发现自己的家已经变成了妖魔窟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你的运气很差,但是对方的运气比你的更差】

站在姬明月面前的这个人,也就是九幽看到姬明月的时候眼前一亮,开口正准备说些什么,一把凌厉的剑光忽然飞过来,然后毫不迟疑的向着九幽斩了下去。

一剑过后,九幽的头颅咕噜噜的滚在地上。

一道让人忍不住捂住眼睛的白光顺着人群划过,在场的人纷纷倒在地上,长剑则嗖的一声归鞘了。

姬明月咽了咽口水,忍不住伸出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便是扶墙干呕。

只听到“嗒嗒嗒”的脚步声。

姬明月稍微的平息了自己的恶心之情,一抬眼便见到一位身穿银白盔甲的男人,漫不经心的将悬在空中的霜明剑抽出来,然后拿出一块白布,擦血。

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头形似虎豹的貔貅,懒洋洋的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旁边。

这一人一貔貅一出现之后,整个楼里的阴气都散了许多,

妖气,也散了许多,甚至几不可闻。

就在这个时候,备注上的字体忽然放大而且变成了醒目的红色,晃的姬明月眼睛疼,

【这离谱的气运值,这醒目的等级,这可以亮瞎本备注的光环,我只有一个建议,请选一个比较优美的抱大腿方式】

姬明月捂住嘴巴,还在忍受自己一涌而上的恶心感,就见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备注忽然间激动了起来,

【犹豫就会败北,当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应该选择马上装晕倒在那个男人的怀里】

姬明月看到备注暂时没心情继续吐槽,只是心里的震惊还是无法压下去,

“他,他是秦择,他怎么这么厉害了?”,姬明月偏过头不想再看到那具无头尸体,只是抬眼疑惑的看了秦择一眼,现下的一切都没还弄明白,她对这一切不免都有些警惕。

秦择看着面前什么事都无知无觉还在发呆的骄纵大小姐嗤笑了一声,然后将擦了剑身的手帕随手扔掉,手一搭,让霜明剑回鞘。

而秦择的那些下属则默不作声的跟在秦择的身后。

走上前去,看到姬明月面前那么一副狼狈的场面,秦择有些不满意,示意了一下,一个人出来将其打扫干净。

而秦择则走到姬明月的面前,低头看到姬明月光裸着的玉足皱起了眉头,很是不满。

姬明月忽然觉得天色暗了起来,这才回过神抬头便看见秦择。

姬明月不是很矮,但是现在抬起头还是够不到秦择的肩膀,只刚好在胸前。

“秦择?“

秦择颔首,“姬姑娘好。”,声音淡淡的但是眼神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意味。

“请姬姑娘换好衣服,随我们走吧。”

姬明月蹙眉,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她开口道,

“秦择,你想干嘛?”,语气还有些责问的意味。

听到姬明月的问话,还没等秦择说些什么,他身后的人一时之间倒是对姬明月怒目而视。

秦择感知到身后的动静,也没说什么,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姬明月。

他垂下眼睑,看了一眼玉雪冰肌一样的双足,又抬起头,就这样看着姬明月不说话。

随着秦择的动作,气氛逐渐严肃了起来。

【当无法通过武力值征服对方的时候,可以通过美色,对于你在这一方面的资质,我深感欣慰。

虽然对方目前来看是一个不近女色的冷漠少年,但是谁让你们认识呢,先别管对不对,先做了再说】

看到最后的备注,姬明月一脸的无语“做什么?”,因此也没什么心思继续对峙下去了,转过身,往房间里面走去。

“秦择,你进来,我有话问你。”,高高在上久了,语气都带着些颐指气使的意思。

秦择闻言挑了挑眉,看着姬明月单薄的背影觉得这大小姐有点可怜,伸出脚准备踩到柔软的地毯上。

姬明月仿佛感应到什么一样,马上转过来,果不其然看到了自己想到的画面,

“等等,秦择,脱鞋子,脱衣服”

说完转过去又再次转过来补充了一句,指着秦择说

“尤其是你身上的那个脏兮兮的盔甲”

秦择低头看着满身血污的银白盔甲,喃喃低语,“这个时候了还这么……”,他摇了摇头,只是张开手。

两位属下马上上前帮秦择脱掉盔甲,边脱还边小声抱怨,

“这人怎么这样,大人要不是为了她,怎么会让明光染上血污”

另一位属下也嘟囔道,“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邪地方,养了一屋子的妖魔,要不是大人回来报恩,也不知道是什么光景,就这还对大人这么不客气。”

听到属下的交流,秦择没有理会,脸色淡然,脱好盔甲之后,里面着了一身白色的常服,他抬脚,让人把自己的靴子脱下,然后穿着白色袜子一脚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走了两步好像才回想起什么,对着外面招了招手,

“貔貅,守在门口”

貔貅听到这话,站起来抖了抖身体,然后懒洋洋的横着趴在房间的门口,半眯着眼睛打量着前面的这些人。

房间很大,这是整个别苑最大最豪华的房间。

姬明月的卧室还在里面,对面还放着一个大浴桶,都用垂帘遮着。

秦择第一次进来姬明月的房间,四处看了两眼,就索然无味了,只是在心里感叹,不愧是姬明月。

姬明月坐在凳子上,看着一身白色的秦择走过来,他的瞳色带点深蓝色,墨色的长发用玉绡束了起来,垂至腰间,眉骨凌厉,眼含杀气,在环境的衬托下显的很是俊美。

姬明月这才想起面前这人现在已经不是任由自己折腾的小可怜了,见这只剩两个人的房间,不免有些担心。

就在这时候,那个讨厌的备注又出来了,

【看来我只是第一层,而你在大气层,很好的独处机会,相信自己】

姬明月见到备注备注之后银牙轻咬,但是也不准备说些什么。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