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归来的小姐

第一侯 第一章 归来的小姐

作者:希行 小说:第一侯 更新时间:2021-09-15
成元三年六月末,江陵府迎来了久违的大雨。六月二十九早晨晴空万里,到了中午黑云滚滚遮天蔽日,大雨如黄豆般洒下来,眨眼天地一片混沌。街上来不及跑的人被浇透,但没有人抱怨反而扬...

第一侯

推荐指数:10分

《第一侯》在线阅读

成元三年六月末,江陵府迎来了久违的大雨。

六月二十九早晨晴空万里,到了中午黑云滚滚遮天蔽日,大雨如黄豆般洒下来,眨眼天地一片混沌。

街上来不及跑的人被浇透,但没有人抱怨反而扬起一片笑声,雨水缓解了旱情,也冲刷驱散了人们因为天狗吞日带来积攒的恐惧。

雨一直下到了七月初一的清晨,雨收云散满院凝萃,疾奔在庭院里的李二老爷李奉常没有觉得耳目清爽,也无心欣赏雨后美景,他因为疾奔不时的大口喘气,面色发白。

“二老爷,您慢点。”身边的随从一溜小跑的跟着。

有一群人迎来,看到李奉常如此模样,几个妇人吓了一跳。

“快搀扶老爷。”

“老爷慢点。”

壮仆妇一涌而上将李奉常左右架住胳膊搀住。

李奉常依旧向前冲了几步,喊:“别拦我,仙儿怎么样了?”

迎来的人们将他围住。

“二哥不要急。”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妇人道,“大小姐由二嫂陪着。”

李奉常没有丝毫缓解焦虑,用力的喘了几口气,推开仆妇们。

“回来几个人?”他再次疾步向内奔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仙儿可有受伤?”

妇人们忙都跟上,人多涌涌阻碍了李奉常奔跑的速度。

“只有方二跟着回来了。”先前的妇人答道。

李奉常都不知道方二是谁。

“给大小姐赶车的。”妇人补充道,“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大小姐说什么事都没有。”

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

在半路上消失,找到了被山石砸碎的车和砸死的马匹,就算四周没有找到尸体,大家也都猜测人死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半个月后,人回到了家中。

这如果叫什么事都没有,那真是见鬼了。

一定有事!还是不便言于人前的要事,李奉常脸绷紧,脚步加快进了一座院落。

院子里很多人,仆妇丫头们年轻女子媳妇们,或者安静坐立,或者三三两两低语,看到李奉常响起一片问候声,安静的院落里变得热闹,李奉常摆手一概不理会迈进屋内。

屋子里有妇人迎来,穿着素雅,已过四十岁,但身姿利落,脸上带着一丝焦虑,这是李奉常的妻子左氏。

“我接到消息,连夜赶回来了。”李奉常没有寒暄,问,“仙儿怎样?”

他的视线已经扫了室内,除了左氏以及两个仆妇并不见别人,内房门紧闭。

左氏亦是没有多言,神情肃重:“老爷,仙儿应该是伤了。”

砸死的车马,消失不见的人,就知道必然有事,李奉常深吸一口气:“大夫怎么说?”

左氏道:“还不曾见大夫。”

从归家到现在已经一天一夜了,李奉常眉头倒竖,左氏抬手指向自己的脸。

“伤的是脸。”她道。

......

......

“肯定是脸出事了。”

“只有这种伤才不用叫大夫。”

“进门的时候丫头仆妇们都看到了,大小姐头脸都裹了起来。”

“祖母来也不让看。”

“说话动作都很利索,虽然不见人但一顿饭也没少。”

院子里坐在紫藤花架下的几个女孩子也正在说话,话题围绕昨日归来的李明楼,小名仙儿的长房大小姐。

能吃能喝有时候是一个人状态的反应。

想到适才送进去的一桌子饭菜,一个女孩子按了按肚子:“我们一晚上担心的睡不着,天不亮就过来了,根本顾不上也没心情吃饭。”

“伤的应该不重。”另一个女孩子赞同。

伤重的话怎么吃得下去饭。

“但伤在脸上的是不能论轻重的。”有女孩子摇头,“那可是脸。”

对于女孩子来说,脸上哪怕留下一个被蚊虫叮的疤都是天大的事,要包住头脸不让人看的地步会是怎么样的伤。

“怪不得回来了。”一个女孩子喃喃道,“这样子是不能嫁给项家少爷了。”

毁了容的女孩子是没办法嫁人的,没有人愿意娶一个不能直视面容的妻子。

这是需要嫁人的女孩子们对于这件事的第一个念头,但对于李奉常来说并不在意这个。

听完左氏讲述李明楼回来的形容举止,他也确定李明楼身体上没有受伤,除了脸。

应该是山石砸伤的,他已经亲自看过出事的现场,车马都被砸烂,能从中逃出来已经是不可思议,留下伤是很正常的。

不管怎么样,性命无忧就是天大的喜事。

李奉常松口气,对左氏点点头,走到内房门前抬手轻轻的敲了敲:“仙儿,让大夫看一看总是好的,脸上的伤也不是不能治。”

李奉常进门到跟左氏说话,内房门始终安静无声,房间再大,外间说话里间不可能听不到。

此时李奉常敲门,内里没有再沉默。

“多谢叔父。”女声传来,“已经找大夫看过了,不用再找了。”

不用再找的意思是看不好了吧。

李奉常默然。

“天下神医多的是。”他又坚定道,“总要试一试。”

“叔父费心了。”女声道,“只是暂时不用了。”

李奉常要说什么,左氏拉了拉他的衣袖,对他摇摇头。

李奉常虽然不解,但相信妻子便收住再劝的话,房内的女声声音平和冷静,可见情绪稳定,不是失了心智犯糊涂。

左氏再次对他使个眼色。

“好。”他点点头,“平安回家来就好,别的事都无关紧要,你先好好歇息。”

“我知道,叔父放心。”内里的女声道。

“那你歇息,我和你婶娘先回去,有什么事你让人来叫我们。”李奉常干脆利索道。

内里女声道谢,左氏已经先一步出去,让院子里的人们都退去,一阵嘈杂混乱之后安静下来,李奉常再叮嘱了几句从内里走出来。

“就这样不管她行吗?”他皱眉低声道。

“并不是不管,伤在脸上,一遍又一遍让大夫们来看,对她来说是重复伤害。”左氏道,“别逼得她崩溃。”

女子们....李奉常深吸一口气:“伤总是越早治越好。”

左氏应声是点头:“老爷放心,已经让人遍寻名医,仙儿跋涉半个月才回来,让她先缓缓。”

李奉常点点头:“这半个月不知道受了多大得罪。”

就让她先缓缓,有些事过两天再问。

脚步轻响远去,院落里外除了屏气而立的丫头仆妇再无他人。

站在内房窗边的女子收回视线,看向窗边妆台上的镜子。

镜子里的人头脸依旧裹着黑布,缝隙里透出的幽深目光。

她李明楼回来了。

不过不是跋涉了半个月,而是跋涉了十年。

十年了。

.....

.....

(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刚开慢慢来,大家先收着放着存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