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7章 对视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第7章 对视

作者:秋味 小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更新时间:2021-09-15
想他姚长生十二岁就进士于第,所以家族的缘故,被扔到了翰林院五年。可谁都明白皇帝久不早朝,终日里纸醉金迷,沉迷于酒色。这翰林院是个空架子,也没一点儿实权。恼火且无可奈何的他只得出去见世面。这仔细一看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怨声载道,贪官污吏敲诈勒索可谁都知道皇帝久不上朝,整日里纸醉金迷,沉迷酒色。这翰林院就是个空架子,没有一点儿实权。郁闷且无奈的他只好出来见见世面。。...

想他姚长生十三岁就进士及第,因为家族的缘故,被扔到了翰林院三年。

可谁都知道皇帝久不上朝,整日里纸醉金迷,沉迷酒色。这翰林院就是个空架子,没有一点儿实权。郁闷且无奈的他只好出来见见世面。

这一看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怨声载道,贪官污吏敲诈勒索横行,豪门贵族巧取豪夺。

有些地方是连年灾荒,千里无鸡鸣,到处是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之人,山河是满目疮痍,还听到不少官逼民反的事情。

以前只是史书上寥寥几笔,读过之后令人唏嘘而已,没想到亲眼所见这令人窒息的气息真是如山一般压了过来,让人喘不上气来。

根本就不是燕京城里所谓太平盛世,这一次次打破了他以往所有的认知,让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为了活着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他能说付家人错了吗?

没错!

这世道变的人不人,鬼不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不过自己是先下手为强而已。

只不过上辈子没有遇见陶家的人,而是自己一个人一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结果等待的他却是被满门抄斩的噩耗!一夕之间家破人亡。

报仇,就他手无缚鸡之力,连京城都走不到,随即加入了反大燕的农民义军。

凭借着聪明的头脑在义军中展露头角,很快得到了重用,辅佐主上一路披荆斩棘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不但推翻了大燕朝廷,国仇家恨一下子全报了。也剿灭了十八路反王,一统江山!

真应了那句老话,共患难容易,大家都是兄弟,共富贵难!你是主,我就是臣!就得跪着山呼万岁!

飞鸟尽、良弓藏,当了皇帝的主上,步步紧逼,逼得他造反,胜者为王、败者寇,主上果然是他教出来的,心够狠。

呵呵……接下来这路该怎么走,他得好好的想想。

思绪回来此时姚长生双眸有着与不符合年龄的沉静,漆黑如墨的眼眸里折射着火光,犹如琉璃般溢出光彩。

看着被迷晕的陶家四口,真是没见过这么单纯、质朴的一家人。

前世见多了菜人,牺牲的全是女人和孩子,被绑起来拉到市场上卖,屠户像宰杀牛羊一样宰杀了她们卖肉赚钱。

这样的人家真是少见,也许人还未到绝境吧!

乱世人命如草芥,还傻乎乎的想改换门庭,真是傻瓜!

想走出去谈何容易,这是旱灾,要什么没什么的?

想走出去必须抛弃一切,让自己如野兽一般,想起前世的自己,姚长生忍不住反胃,趴在地上干呕起来。

今生宁可饿死在灾荒里,也绝不在重复来一遍。

那地狱般的经历,到死都让他有时候被噩梦惊醒!

走一步算一步吧!只靠着双腿和这饿的有气无力的身体,前路困难重重,感觉比上青天还难!

还有一点令姚长生头疼,越是单纯的人,越固执,这点在陶家人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本来想直接南下,参加义军的。

结果都怪自己来的晚半刻钟,这小子说自己京城人士,以前的自己还真是天真,将家底和盘托出。

陶家人无论如何都要将自己送到京城,好领‘赏’!

姚长生将柴火扔进了火堆里,让篝火更加的旺盛,靠着立柱缓缓合上了眼睛,希望陶家不要让自己失望,远处传来一声野狼的嚎叫,微微勾起了唇角。

危险解除放任自己陷入黑暗中!

&*&

篝火已经燃尽,还冒着余烟,太阳升的老高。

陶十五才幽幽的转醒,坐起来晃晃脑袋,看看外面的太阳,“都日上三竿了。”自言自语地又道,“怎么会睡的这么死!”伸手推推儿子,“起来,起来,看看什么时辰了。”目光转向篝火旁,“真是的,还说要接替孩儿他娘呢!一睡着啥都忘了。”

陶六一睁开眼,揉揉眼睛,又挠挠头,还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看着陶十五,含糊的叫了声,“爹!”

陶十五走过来将沈氏叫醒了,“别睡了!”

沈氏坐起来看着门外影子道,“这么晚了。”回头又看向陶七妮,身上的衣服有些皱巴巴的,胸口几乎看不见起伏。

吓得沈氏爬过去,推着陶七妮道,“妮儿,醒醒,醒醒!”

陶七妮猛地睁开眼睛,黝黑犀利的眸子宛若刚开刃的利剑般锋利看向了沈氏。

沈氏被这眉目下锋芒给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陶七妮长睫轻颤,清澈见底的双眸看着惊恐的沈氏道。

沈氏眨眨眼看着她干净清透的眼睛,仿佛刚才是错觉一般,“没什么?没什么?”

“快起来。”陶七妮靠着墙坐起来,伸手拉着她,看着房顶直射下来的阳光,“这么晚了,难怪肚子饿了。”

“饿了,娘马上给你们做饭。”沈氏闻言立马站起来,朝庙门口走去。

陶七妮看向供桌下,她可没忘了昨晚那迷烟与令人作呕的事情。

姚长生紧闭着双眸斜靠在立柱上,稚气脸上紧皱着眉头,睡的并不安稳。

‘哟!换了衣服了。’陶七妮眨了眨黑的发亮的双眸将他上下打量了个遍,忽然眼睛定格在他脚上。

黑色的薄底儿的靴子,灰扑扑的倒是看不出什么?只是破了洞的靴子露着大脚趾上一抹干涸的红褐色清晰可辨。

这是?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是血迹。

本就睡的不踏实的姚长生,猛然睁开眼睛,漆黑如墨的双眸闪着寒芒,迎向陶七妮纯真的目光,杀意四散。

随即眨眨眼,双眸又深邃如海,在难看出任何情绪。

他的反应让陶七妮尽收眼底,心底升起一丝疑虑,这反应与年龄不符,随即想想刚才的自己,倒也可以解释。

“你看我做什么?”姚长生若无其事看着她说道。

陶七妮光明正大的看着姚长生眸光真挚地说道,“衣服好看!”

姚长生闻言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他多想了吗?总觉得这话里有话。

目光扫视了一下自己,视线定格在自己的脚上,垂下的双眸一凛,若无其事的扯了扯长衫的下摆拍了拍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正巧盖住了自己的脚。

姚长生再抬眼看向陶七妮,她的眼神依旧是干净清透明亮,透着稚嫩的孩子气、该有的好奇心。

不对!姚长生纤长的眼睫眨了眨,露出底下深遂的黑瞳,她根本不敢与自己对视,都是偷偷看自己,被他抓住时,如受惊的小兔子似的,慌乱的四处躲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