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狠辣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第6章 狠辣

作者:秋味 小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更新时间:2021-09-15 02:40:01
姚长生望着陶七妮昏了过去的,也没心思理睬她,看一看不在烟雾袅绕的篝火,烧成灰的干草,被人嫌弃的将捂着半张脸湿漉漉的汗巾给拽了下去。是的这迷烟是他让陶家人烧的,回到这里后,他就仔细观察过周围的地形,看一看有什么能为自己所用。而他不受很大影响的原因,很简单的只要你没错这迷烟是他让陶家人烧的,来到这里之后,他就观察过周围的地形,看看有什么能为自己所用。。...

姚长生看着陶七妮昏了过去,也没心思搭理她,看看不在烟雾缭绕的篝火,烧成灰的干草,嫌弃的将捂着半张脸湿漉漉的汗巾给拽了下来。

没错这迷烟是他让陶家人烧的,来到这里之后,他就观察过周围的地形,看看有什么能为自己所用。

而他不受影响的原因,很简单只要用湿帕子捂着鼻子就好。

他这汗巾上是汗,被汗给踏湿了,天气这么热,庙内又燃着篝火,这身上的衣服如水里捞出来似的,就别提贴身的汗巾了。

姚长生将被自己打晕的小付,拖到了付家人身边,去门外抱着瓦罐进来,用瓦罐里的水将付家的人一人淋点水给弄醒了。

姚长生将篝火烧的旺旺的,手里拿着棍子,笑容可掬地看着付家的人都缓缓的睁开眼睛,“醒了!”

老付摇摇昏沉沉的脑袋,看清了眼前的一切,有些惊慌地看着姚长生说道,“姚公子你干什么?”

“你说呢?”姚长生拎着手里的棍子轻轻地点着地,云淡风轻地看着他说道,“现在给本公子爬出去。”

“为什么?”老付浑身无力地看着姚长生说道。

“你还不够资格问。”姚长生举起棍子带着呼啸地劲风朝他挥过去。

老付吓得赶紧闭上眼睛,大喊道,“不要。”声音却如蚊虫哼哼一般。

有些懵懵的刘氏与小付一下子给彻底吓醒了,惊慌失措地看着棍子停在老付脑袋前面。

“现在赶紧爬,不然本公子下一棍就是你的脑袋了。”姚长生右手中的棍子轻轻非常有节奏的敲击着。

听在付家人的耳朵中,感觉头皮发麻!

“爬!”姚长生陡然拔高声音厉声道。

“爬,爬,爬。”老付催促着婆娘跟自己的孩子,双眸缺贼溜溜地看向陶家人,整出点儿动静来,希望他们能醒来阻止姓姚的。

“呵呵……”姚长生手中的棍子压着他的后背,“别想了,他们都被我给迷晕了,没人救你,你扯破喉咙都没用。”

真是单纯的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连猜都不用猜。

老付闻言心凉了一半儿,抬起头目光恶狠狠地看着姚长生。

“你那是什么眼神?”姚长生手中的棍子移到了他的手背上,一使劲儿碾着,“要怪就怪你,打我的主意。”

“啊……痛……”老付吃痛地喊道,这次声音够大,却也证实了他的话。

陶家人没有任何动静,跟死了似的,一动不动。

“啧啧……”篝火下,姚长生猩红的双眸看着他说道,“都这时候了还不放弃。”微微勾起唇角笑眯眯地说道,“你们爬出去,也许我会好心放了你们。”

老付本来黯淡的目光,迸发出生的希望,“爬,爬,赶紧爬。”

“哎!这才对吗?”姚长生将棍子扛在肩上,看着他一副孺子可教非常欣慰的样子。

由于饿的加上迷烟的缘故付家三口爬的很慢。

出了庙门,姚长生对于他们的速度非常的不满意,抬头看看天上的圆月,他有的是时间!

土地庙里的那四位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

那就慢慢爬喽!

&*&

荒野上,深邃的夜空中,挂着一轮圆月,周围有几丝白云在漂移,月儿发出淡淡的白光。

朦胧的月色投下神秘的挥舞棍子的影子,只闻的砰的一声闷响,血沫飞溅。

“你说过放了俺的!”老付痛苦的闷声说道,“俺现在就爬,爬的远远的。”

“放了你?”姚长生轻松惬意的微笑在皎洁的月色下显得格外阴森鬼魅,“想吃本相的时候,怎么不说放了我呢!”

姚长生犹如死神般站在原地,冰冷的眸子不掺杂任何情绪,褪去了脸上的稚嫩无害的样子,周身毫不遮掩的杀气散发到极致。

一棍子挥下去!毫不犹豫,没有一丝迟疑。

“你说话不算话。”小付梗着脖子怒瞪着他道。

“忘了告诉你们,我说话从来不算话,千万别信我!”姚长生依旧清澈的双眸看着他们微微勾起唇角道。

“杀人了,杀人了。”刘氏扯开嗓门喊了起来,可这微弱的声音在风中被吹散了。

“多少年了,能让本相亲自动手,你们也算死得其所了。”姚长生一棍子又下去,将人打的脑浆四溅才收回了手,看向刘氏与小付两人。

他们俩看了看没声息的老付,再看看手持木棍的姚长生,只觉一股寒意迅速由脚底爬入头皮,明明是夏天,却冻得他们瑟瑟发抖,如坠冰窟,想跑根本浑身无力。

嘴上只能不断的求饶,“别杀俺,别杀俺!”

“公子、公子,是俺爹的主意,不是俺们的,饶命啊!”

姚长生微微摇头,举起了手中的棍子,噗呲呲……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场倾盆血雨,夹杂着求饶的尖叫声,渐渐没了声息。

姚长生呼哧带喘的扔掉手中血淋淋的棍子,浓郁的血腥味,夹杂着骚臭味儿,恶心的他将肚里为数不多东西全吐了出来。

月色下的姚长生,扶膝的双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幸好天黑,他看不见,看不清……

姚长生杵着棍子,拖着疲惫的身体,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了土地庙,滑坐在地上,斜靠在立柱上。

将浸染的通红的木棍,惊恐的扔进了篝火中。

“抱歉,土地爷爷,弄脏了您的地儿。”姚长生抓起地上的干草将被溅到手上的血污给使劲儿擦了擦,扔进了火堆里。

然后又脱掉染血的箭袖长衫,扔进了火堆里,从包袱里拿出一件藏蓝色的箭袖长衫穿了上去。

娘的这叫什么事?姚长生在心里爆粗口。

被凌迟处死的他,半个月前醒来重生到家庭遭遇巨变的这一年。

他依稀记得年少郁闷的他本来带着护卫出来游历散心,遇到灾荒出来逃荒的人,因为一时心善,将自己的干粮分给了灾民。

呵呵……想不到他会沦落至此。

那些骨瘦如柴的身体、麻木不仁饿到极点的灾民,真是多大的恶都做的出来,几次三番差点儿成了他们的口中食!

护卫为了救他被那些人给生吞活剥了。

别看姚长生是陶家眼中的贵公子,而在皇帝的心中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