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土地庙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第1章 土地庙

作者:秋味 小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更新时间:2021-09-15 02:39:41
太阳灼烤着大地,热浪翻腾,远处的光影都在高温下被扭曲变型。一个字热啊!被换了芯儿的名叫陶七妮的十七岁小姑娘,自从晚上前醒回来后,望着眼前一片荒芜,头晕乎乎的。此时的陶七妮斜靠着身后的土墙席地而坐在干草上,先弄很清楚现在的的情况,在图以后。从原主陶一个字热啊!。...

太阳炙烤着大地,热浪翻滚,远处的光影都在高温下扭曲变形。

一个字热啊!

被换了芯儿的名叫陶七妮的十四岁小姑娘,自从一天前醒过来后,望着眼前一片荒凉,头晕乎乎的。

此时的陶七妮斜靠着身后的土墙席地而坐在干草上,先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在图以后。

从原主陶七妮的脑中的那为数不多苍白的记忆得知,现在所处的时代是名叫大燕的王朝,其他的就啥也不知道了。

老陶家这一家子太穷了,给地主当佃户,男的给地主种地,女的给地主当粗使的丫头婆子。

这些年全靠着吃草根、树皮度日,五谷是见过,没吃过。

而大旱之年连草根树皮都没了,他们一家四口现在在逃荒的路上。

陶七妮目光呆呆地看着这座破烂不堪的土地庙,一间房,大约十来平方,供奉着土地爷,朴素泥胎,已经斑驳不堪,能看见头戴乌帽已经没有了帽顶、手中的拐杖断了一半儿,身着的长袍裂纹明显,仿佛轻轻一碰这泥胎就碎了。

房顶破了个大洞,毒辣的阳光直射下来,这风吹日晒的,土地爷爷风化的现在依稀只能看出慈眉善目、躬背弯腰,是一个慈善和蔼的老头。

陶七妮看着如孩童般腰粗的支撑房子的立柱上,木刻着上联:多少有点神气,下联:大小是个官儿

陶七妮在心里笑了笑,土地爷爷传说中负责掌管一方土地的鬼仙,住在地下,靠着香火供奉,吸收能量,是神仙中级别最低的,俗话说:别拿土地爷不当爷。

还真是如横批所说:独霸一方。

房间不大,在陶七妮对面靠着墙歪着两人,父子俩,是陶家的邻居姓付。

一个村里十来户人家一起逃荒,旱灾波及的可不止一村一县,这些人渐渐地汇合在一起,也就是官道上。

拖家带口,连拉带拽的,带上全部家当,浩浩荡荡的艰难地朝京城方向涌去。

而就在半个月前,在连草根、树皮、柴火都找不到了,更找不到水源的情况下,饿疯了的人们,将视线转向了彼此。

月黑风高之夜在狼嚎中,冒着绿光的人们互相嘶杀了起来,没错是嘶咬,为了活下去,如丧尸一般逮着人就咬……

陶父被饿醒了,见情形不对,叫醒身边的人拼了命的逃出来。

老天眷顾,陶家四口与付家三口使出吃奶的力气,拼了命连滚带爬的都逃了出来,现如今只剩下他们两家路上结伴而行。

本该一家五口付家,两个女儿早已经在路上被他们给卖了换了两碗粟,经过那地狱般的黑夜,估计也凶多吉少了。

女人总是被先牺牲的,且美其名曰还是自愿的。

如今剩下付家的女主人刘氏出去挖草根了。

此时的老付和小付蓬头垢面,骨瘦如柴,脱了相,跟骷髅似的,衣衫褴褛,补丁摞补丁,穿着看不见布色的短褐。

看人家呢!自己身上的衣服也不多承让。

手干瘦如枯树枝似的,皮肤黝黑粗糙,指甲里尽是泥垢,惨兮兮的原身陶七妮真不会再看第二眼。

天气炎热,对面两人甚至光着膀子,却依然挡不住汗如雨下,身上被冲成了一条条更家的污糟。

还好这土地庙破败,四处透风,不然这味道真是令人难以忍受。

陶七妮看着他们两人,死气沉沉的眼神,时不时地看向,瘸了腿的供桌下面盘膝而坐在破草席上,闭着眼睛的少年。

老付轻舔了下干裂爆皮无色的嘴唇,麻木的双眸闪过一丝狠辣与贪婪如看着上好的美味似的。

少年脸上虽然灰扑扑的,可比他们可干净多了,白白嫩嫩的,一袭青衫,头上的发髻裹着同色的方巾,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读书人。

这诡异的气氛弥漫在这小小的土地庙里。

陶七妮可没心情关心别人的生死,她现在关心的是要怎么活着走出去。

视线转向这原身的父母,老实巴交的佃农,家乡遭了灾,连城里的地主都逃荒了,就别说他们这些家徒四壁的人了。

只好带上所有的家当推着唯一的独轮车,一起跟着村里人出来活命。

可这饿殍遍野,赤地千里,想活下来哪有那么容易。

尤其那一夜更是如噩梦一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可赤果果的生存摆在眼前,这惊吓就微不足道了。

陶七妮看着原身父母二人,此时母亲沈氏在将榆树皮放在巴掌大的青石臼里捣碎了。

而父亲陶十五,将捣碎的榆树皮放在成人腰粗那么大的石磨上,手摇着将榆树皮彻底的碾成粉,然后熬成粥。

没错现在他们就吃这些,比起吃观音土,好歹是树皮,是植物。

说起树皮,要感谢供桌下的少年,陶家人逃出来如果不是遇上了他,在他的带领下找到水源与树皮,他们最终的结局也是个死。

老实巴交的农民,连北都找不到,在这情况下,怎么活的下去。

读书人就是见多识广,这是陶父说的,现在更是将少年奉若神明了。

她的哥哥陶六一,捡着枯草拿着打火石打的噼里啪啦声音,在门外生火,打算将三块石头临时搭的简易灶上放着的瓦罐里的水给烧开了。

双扇门的破庙门,其中一块儿门板已经没了,剩下的半扇门是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就倒下了。

沈氏一抬眼迎向陶七妮漆黑的古井无波的双眸,质朴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妮儿,等一会儿饭就做好了。”声音中气不足,很明显饿的。

陶七妮机械地点点头,头靠在土墙上,呆呆地望着湛蓝的天空。

对于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实在不习惯这种脉脉温情。

沈氏看着默不作声的陶七妮,担心地靠近陶十五,小声地叫道,“他爹,他爹。”

“嗯?”陶十五鼻音轻轻哼了一声,如枯树皮粗糙的大手,推着手中的石磨。

“俺咋觉得妮儿醒来不一样了。”沈氏偷偷瞄了陶七妮一眼,声音低低地说道。

“有啥不一样?”陶十五粗嘎的声音回复着她道。

“这一直嚷嚷着饿的,突然间不吭声了,让人担心。”沈氏黑白分明的双眸满是担心地说道。

“知道叫也没用了,还是省点儿力气的好!”陶十五低垂着头闷声道。

“是不是给吓着了。”沈氏担心的又说道。

“吓着了又如何?只要还喘气,就好好的活着。”陶十五头也不抬地催促道,“快点儿,加树皮。”

“哦!哦!”沈氏闻言赶紧将捣碎的榆树皮放在石磨眼中。

沈氏歪着脑袋手中捣着榆树皮,可怎么也想不出缘由,索性不想了,专心的手中的活儿,甭管如何,先解决这一顿

陶七妮这身子饿的坐会儿就撑不住了,干脆躺下来,闭上眼睛,知女莫若母,心中不得不佩服沈氏敏锐的感觉。

&*&

说是杀人机器,不太准确,确切的说,她杀的是丧尸。

作为帝国最优秀的基因改造人,强大的身体力量,优秀的学习能力,剔除了情感基因,杀人不眨眼冷心冷情,绝对是最好的利器。

在围剿丧尸时,由于信息的错误,撤退时由她殿后拖住丧尸,为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争取时间,结果被丧尸给啃噬殆尽了。

信息错误?陶七妮眼神微冷,有着强大科技的帝国怎么可能信息错误呢!

不过又是利益的牺牲品而已,虽然人类共同的敌人是丧尸,可勾心斗角这传统技能从未停止过。

只希望兄弟们能安全的退回基地。

再醒来时,没想到来到了这里,虽然在逃荒路上,比起灰扑扑不见太阳的天空,这里有着青山绿水,香甜令人迷醉的空气。未来还有古书记载中那美味食物,可以让她大快朵颐,更没有令人作呕的尸臭。

现在挨饿似乎也没有那么难捱了,前提是活着走出去。

等等!这是什么?储物胶囊也跟着来了,这算什么?来了也用不了啊!

里面各类高科技产品都有,就是没有她现在急需的食物,也就是碳水化合物。

科技发展到不需要五谷来补充营养了,也是末日时代,自然条件也无法耕种!

人们开发出各种各样营养液,可这些现在并不能食用,没有强有力的身体支撑,这些营养液喝下去,只会立马爆体而亡。

真是白高兴一场!

视线刚要离开自己的体内,却发现自己的储物胶囊中出现了自己没见过的东西。

水!有水就好,干旱之地,找不到水源,死亡随时降临在他们头上。

陶七妮自嘲的腹诽道:找不到树皮,也能灌水饱,好歹也能支撑些日子。

胶囊中央塌陷出一个直径为一米浅坑,汩汩的冒着水,却不会溢出来。

真是奇怪,只要不淹了自己的储物胶囊,现在也没时间管它。

现在最主要的是填饱肚子,就是打猎手里也得有件趁手的冷兵器吧!

好在储物胶囊里有近身搏杀的冷兵器,不至于让她抓瞎,可是要怎么拿出来才合情合理呢!

现在的朝廷为了统治利益,不许农民持有铁器,甚至连菜刀都不允许拥有。

陶七妮心思微转,微微睁开眼睛,目光转向了土地爷爷,看来得借您老人家的金身一用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