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1942大饥荒
“咦?魔气怎么散啦?难不成,我遇到的魔虫但是个有良心的好魔虫?”,小家伙纳闷儿,随后又非常果断的摇摇头完全否定,“不可能会!”,魔虫魔虫,魔哪里除了好的?自己可没据说过。可那为什么魔气会散去?自己也没死?20-300小家伙深入研究出个因为然来,小耳朵里听见的,是愈发可那为什么魔气会散去?自己也没死?。...

“咦?魔气怎么散啦?难不成,我碰到的魔虫还是个有良心的好魔虫?”,小家伙纳闷,随即又果断的摇头否定,“不可能!”,魔虫魔虫,魔哪里还有好的?自己可没听说过。

可那为什么魔气会散去?自己也没死?

不等小家伙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小耳朵里听到的,是越发热闹的人声鼎沸。

“咳咳咳咳……他娘的,等老子有了钱,老子以后发誓再也不坐这低等坐,老子也要去坐后头的贵宾座儿去!”。

“哈哈哈,马三儿,想做后头的座儿不用等到你发财,我跟你说,等到了冬天的时候你再来坐火车,那时候我保管你坐的就是后头的坐。”。

这位大言不惭喊要发财的马三儿身边,一个男人打趣的调侃着,却立刻换来马三儿的不满。

“去去去,你欺我老子瞎呢?当我马三儿第一次坐洋火车不知道?

哼!我可是听人说过的,这该死的洋火车专门欺负穷人。

车里也没个扇子,大夏天的天热,车窗户自然没法关,不然热的就受不了,可这洋火车是吃煤的,呜呜一叫就要吐黑气!

偏生咱这低等坐呢,夏天热的时候就得排在火车头屁股后头吃灰,瞧瞧,咱们一个个的,都成了掏煤窝子的黑鬼啦!咳咳咳……”。

话到激动处,马三儿不由的咳嗽起来,打断了嘴里的不忿。

边上有那好事的,可能也是头一回坐车的就问了,“那这位兄弟说的冬日就能坐后头是咋个回事?”。

一听这个,马三儿那颗愤世妒俗的心更憋气,压下喉间的痒意,手掌一拍大腿愤愤然。

“哼!不然怎么说着洋火车欺负穷人呢!到了冬日里,车窗户就关着拉,前头车头烧着煤热乎啊,人家的位就跟咱掉了个啦,你说说,这哪里讲道理去?”。

“哦,哦……原来是这样!”……

听了这位叫马三儿的科普,车厢内也是闲的蛋疼,准备听热闹打发时间的人纷纷点头,有点人甚至还跟着马三儿起哄,一起愤世妒俗起来。

“原来让咱们灰头土脸的根由,就是这该死的火车头呀!

可真是的,以后老子有钱儿,老子也不买这倒霉的座,老子也要冬日在前,夏日在后……”。

小多余趴在座位底下,一脸懵逼的听着戏,忽的听到自己头顶上也传来咳嗽,然后又是一连自嘲的笑,多余先是一紧张,忙往座位里头缩了缩。

随后发现自己躺的这个洞洞里,左边右边都有好多条人腿儿,多余先是一愣,随后大喜,“看来大家都没事呀!”。

嘀咕着,小心心的探出自己的小脑袋,伸出试探的触角,准备看一看这个被魔气袭扰过的世界,额……就是魔虫体内的世界呢。

不等小家伙才勉强看清了周围的人都一脸的黑灰呢,刚刚自己右边的一双腿却突然的动了。

多余看到,这座位里头靠近光明传来的位置,一个老头儿忽然站了起来,正在拍打着自己头上、脸上、身上的黑灰。

多余下意识的伸手,悄悄咪的接了一点点,准备观察观察。

魔虫肚子里的大家都没事,看样子虽然都染了不祥的黑灰魔气,现在的状态看着还挺不错,居然还有心思在嬉笑怒骂,这是个好消息。

不过嘛……

多余一颗小小的,谨慎的心,却仍止不住的在担忧。

话说,难不成自己面对的这条魔虫是个心思深沉的?

它积攒了一肚子的食物能量都不急着消化,反而是想用魔气慢慢的同化他们?等待着将来缺粮的时候再吃?

小家伙摩挲着自己手里,刚才在人家老头拍灰时伸手接到的一点黑灰,一脸的严肃认真。

想着想着,表情严肃的小多余突然动了。

小家伙拿沾染了黑灰的肉手手,突然跟得了羊癫疯一样,在自己的衣裳上努力的蹭啊蹭。

蹭红了肉,蹭破了皮,小家伙也在所不惜,一点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那模样,仿佛是不把手上的黑灰擦拭干净,消灭无踪便不会罢休一般。

小多余觉得,自己这定然是识破了魔虫惊天大阴谋,所以她一定不能被黑色的魔气污染,一定要保持冷静。

因为她的娘亲还等着自己去救呢!

所以,她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收集好愿力,一定!

火车在车厢众人的各色调侃自苦中,哐当哐当的前行着,从上晌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到了傍晚。

穷苦大众,即便火车上是有餐车的,可惜他们连一日三餐的饭都吃不起,又怎么可能去餐车上花高价买饭吃?

因为吃不起,那都是富贵人享受的富贵事,他们呀都是自带干粮的。

多余蜷缩着的座位上头,坐着的这位李三何同样如此。

人家还是厨子出身,哪怕已经没有了后人,人家还有三个孝顺的徒儿呢,干粮自然是带的足足的,瞧,整整自己小腿高的一篓子呢!

上车后找到位置的李三何,屁股都没坐稳,首先关注的就是自己肩膀褡裢里装着的前后两坛子骨灰。

把提在手里的藤箱跟藤篓子放下,李三何首先就是检查女儿女婿,看看他们刚才有没有被挤到,被惊扰。

才小心翼翼的取下褡裢,摸着褡裢前头女儿的坛子好好的,松了口气,再摸向后头女婿的坛子,结果入手冰凉,立马就摸到了好几个圆圆扁扁的东西。

李三何心里一顿,背着身后人来人往的拥挤乘客,自己面朝车窗的方向,小心的掏出东西一看。

居然是六块大洋!

不用想的都知道,定然是那三个臭小子趁着自己上车的时候,偷偷摸的塞到自己后头的褡裢里来的。

李三何捏着这六块大洋,心里沉甸甸的满是唏嘘。

别看他们在北平城里当厨子,一个个的在楼里还被尊称一声大师傅,可是这世道难啊!

天上小鬼子的飞机日日嗡嗡的飞来飞去,扰的人不安生;

报纸上不是今日说哪哪打仗,就是明日哪哪暴动示威游行;

米面粮油的价格是一日日在往上涨;

可拿到手里的工钱却还是老样子;

三个徒儿都成了家,各自都有家小亲人老父母要养,都有自己的难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