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半块儿米糕

我靠谨慎修仙 第三章 半块儿米糕

作者:言如许 小说:我靠谨慎修仙 更新时间:2021-09-13 14:36:43
底下小孩儿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大人们自然而然也有心痛的,但更多人的却是去看那些将天灯继续维持住的孩童。至于那些不小心将琉璃灯砸到地上的孩子们,此时了有人来将他们引到别的地方短暂休息了。但是片刻,只放开手这一个动作,就被淘汰了六成以上的孩童。泯然周围,也一瞬间空至于那些不慎将琉璃灯砸到地上的孩子们,此时已经有人来将他们引到别的地方休息了。不过片刻,只放手这一个动作,就淘汰了六成以上的孩童。泯然周围,也瞬间空了一大片!。...

底下小孩儿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大人们自然也有心疼的,但更多的却是去看那些将天灯维持住的孩童。

至于那些不慎将琉璃灯砸到地上的孩子们,此时已经有人来将他们引到别的地方休息了。不过片刻,只放手这一个动作,就淘汰了六成以上的孩童。泯然周围,也瞬间空了一大片!

就连泯然自己,面前的天灯也摇摇晃晃,好不容易保持住不摇晃,耳边就传来一阵惊呼。转眼一看,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小男孩已经将天灯顶过了头顶!

“好厉害……”

泯然由衷的感慨一声,结果自己的天灯险些落地,连忙努力维持住,身边的小男孩听见这一声,却是忍不住红了脸。扭扭捏捏的看一眼泯然秀美可爱的脸,别扭的开口,“嗯……我叫陈天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庄泯然。”

“泯然?这是什么古怪的名字,泯然一笑的泯然?”

“不是。”

用力调动体内少的可怜的灵气,泯然艰难的回话,“泯然众人矣的泯然。”

“……你父母怎么给你取个这样的名字?算了,你为什么脸皱起来?”

“因为……这很重啊!”

琉璃灯险些掉下来,泯然连忙闭嘴,小脸憋得通红,勉强将之举到了额头位置,以蚂蚁一般的速度缓缓上举。看看周围,都是跟她差不多的孩童。就连庄芯妍等天赋极佳的小伙伴,也都憋的满脸是汗。庄凌等人举的是特制的琉璃灯,这会儿也不轻松。唯有陈天赐,轻轻松松的就将这琉璃灯举过头顶,甚至还有心思跟身边的小女孩儿说话。刚才那阵惊呼,就是针对他的。

费解的看着泯然小脸通红的样子,陈天赐不太理解她为什么这么艰难。这不是很简单的事?随意又将琉璃灯顶高了些,陈天赐回头看看自己兴奋的脸色通红的家人,忍不住咧嘴一笑。他还是个孩子,只知道如果表现得好,自己家人以后的日子都会好过很多。

这会儿真是由衷的开心。

高台之上原本笑眯眯看着自家孩子的四大世家之人在看见那明显比别人优秀太多的陈天赐之后,脸色都有些微妙。

庄家家长本来若有所思的表情,但在看一眼陈天赐跟自家小孩儿相谈甚欢的时候,忍不住捏着胡子哈哈一笑。

泯然干得好啊,如此天赋极佳之人,自然该归属他门下!

“去查查那孩子。”

身边长随领命下去,其他世家之人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

这个时候,场上还剩下大约三百个坚持的少年,其中,尤以陈天赐的琉璃灯放的最高!超过第三条线十丈左右,普通人抬头,只能看见一个隐隐约约的光点儿。

在这位的光环之下,泯然慢吞吞的将其顶过第二道线的举动,就真的泯然众人了。

比试停止的时候,陈天赐自然是理所当然的第一,旁边他的家人已经扑过来抱着他喜极而泣了。看他们的衣着,不像富裕之人,但彼此间的情谊,真挚的很。

泯然的成绩也不差,属于中等偏上的位置,不会招来太多的注目,她心里也满意得很。只是这种时候,旁的小孩儿都有家人围绕,她就显得形单影只了些。

“喂,你家人呢?”

陈天赐还挺注重这个刚认识的小伙伴,虽然出身庄家,但一点儿都不跋扈,脾气也温软的很,跟他弟弟挺像的。这会儿见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怪可怜的。

“天赐!别这么说话。”

天赐的长辈,应该是父亲模样的人,呵斥了这小子一句,有些拘谨的看着庄泯然,这可是四大世家的人,他们不过是些泥腿子,怎么能跟人家大小姐这么说话呢!

一边的陈天赐见状,顿时抿紧了唇,如果庄泯然敢露出看不起他们一家的样子,他就不要这个朋友了!

看着这一家人,泯然露出有些羡慕的表情,“我,我父母都过世了,只有我一个人来。”

听到这话,陈家人有些怔仲,随即满含歉意的看一眼泯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连陈天赐,也不好多说什么。

泯然自己倒是不在意,庄家人多是非多,不少小孩子不懂事,还拿这事儿编过歌谣对她唱呢!

眼巴巴的看着陈天赐手里被陈母塞进去的白软米糕,泯然忍不住嘴馋。

“那个,你,你能给我吃一块儿吗?”

她今天一整天只吃了两个青团子,刚刚又出了大力气,这会儿实在是饿的受不住了。

陈天赐一愣,看了泯然一眼,心里有些感动,他们一家子因为家境不好,刚刚来的时候因为碰到贵人的衣角,险些被人赶出去!没想到这个庄家的小姐不仅不嫌弃他们,还愿意吃自己家的米糕。

“没,没办法,谁让我心肠好!”

别别扭扭的掰了一大半递给泯然,泯然感激的笑了一下,大大咬了一口。

嗯,虽然没有加很多糖,米糕也有些凉了,但是吃起来依旧米香扑鼻,软嫩又弹牙,好吃的很。

“泯然!你在做什么?!”

庄芯妍找了一圈儿都没找着小伙伴,好不容易找到了,竟然发现泯然在吃贱民给的食物!当下跑过去,一抬手就将这白软的米糕拍到地上!

“你怎么能吃这个!不脏吗?!”

陈家人原本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有些惶恐的看着这位出身高贵的大小姐,恨不得连忙消失不见。

魏国废除奴隶制也不过刚刚二十年,不少平民以前都是奴隶。虽然国家大力提倡平等对待,但不少人,甚至平民自己,都不太敢跟贵族相提并论。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看着,要为自己大儿子撑场面,陈家夫妇两个,差点儿就要给庄芯妍跪下来了。

“……”

陈天赐自小就跟自己父母不同,反抗精神很强烈,最看不得这种贵族高高在上的姿态,如果刚刚泯然也是这个样子,说实话,他根本就不会搭理她。这会儿要不是自家父母死死拉着,他几乎要扑上去打这个刁蛮小姐!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凭什么贵族要高人一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