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五香瓜子

澹春山 第3章 五香瓜子

作者:意千重 小说:澹春山 更新时间:2021-09-13 09:18:54
被这样严肃认真冷谈的眼神盯着,学生时期常年积累的、对校长的天然畏惧感登时完全支配了檀悠悠,让她不受以及控制地行了个不能够更很乖巧温驯的福礼。对方但是淡淡一颌首便扭过了头,已不再多看这边几眼。柳枝低声直接评价:“好凶啊,这人好惹,梁二小姐娶他日子不好过的吧?”对方不过淡淡一颔首便转过了头,不再多看这边一眼。。...

澹春山

推荐指数:10分

《澹春山》在线阅读

被这样严肃冷淡的眼神盯着,学生时期长年累积的、对校长的天然畏惧感顿时支配了檀悠悠,让她不受控制地行了个不能更乖巧温顺的福礼。

对方不过淡淡一颔首便转过了头,不再多看这边一眼。

柳枝小声评价:“好凶啊,这人不好惹,梁二小姐嫁给他日子不好过的吧?”

“你想多了。”檀悠悠很确定,搭救梁二小姐的两个男子中并没有这个人:“走了。”

柳枝又悄悄看了美男一眼,这才扶着檀悠悠准备离去。

忽见檀如意带着几个丫鬟仆妇风风火火赶过来,阴沉着俏脸低声喝道:“臭丫头!不声不响躲在这里歇凉看热闹!我刚才到处找你叫你,为什么不应?害我以为是你出了事,吓掉半条命!”

“我没听见……”檀悠悠灵巧如猴,利索地躲开了檀如意的追魂夺命爪,赌咒发誓:“我真没听见!我被吓坏了!”

柳枝点头如捣蒜:“真的,真的!五小姐胆子小,被吓得差点哭了,缓过神来就忙着要去找三小姐呢。”

“真的?”檀如意看向檀悠悠,将信将疑,她刚才远远看着,这臭丫头瞧着悠然自得、惬意得很。

檀悠悠努力睁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檀如意,也不说话,黑亮的眼睛里汪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小鹿一般纯净温良,让人无端心软。

檀如意最受不得她这种眼神,不耐烦地拎着她的后领子,皱着眉头道:“回家再说!”

檀悠悠见檀如意好了,就厚着脸皮凑上去小声说道:“多谢姐姐心疼我。不过话说回来,你明知我在这里,为什么不来这里找我,反倒去了其他地方?我听你的话,一直乖乖坐在这里呢。”

檀如意不好意思说自己没经过事,听到有人落水就乱了分寸,以至于没头苍蝇似地到处乱撞乱窜,还吓哭了。

为了维护嫡姐的威严,她虎着脸把檀悠悠推开,凶巴巴地道:“拉拉扯扯做什么?站直站好!小心我告诉母亲罚你顶碗走路!”

檀家主母周氏出身名门望族,最讲究的就是礼仪规矩,为了让家中的女孩子有个好仪态,没少让她们顶着碗走路。

檀悠悠深受其害,想到那滋味儿立时打个哆嗦,皱着脸站好,一本正经地走路。

檀如意看她乖巧软糯的样子,心里先过意不去,板着脸抓住她的胳膊拉到身边紧紧带着,嘴里却要嫌弃:“就知道吃和睡,这胳膊上全是肉!”

檀悠悠毫无愧疚之心:“我又不胖!姨娘说了,人生在世吃穿二字,爹那么辛苦,就是为了让我们吃好穿好睡好过得好……”

姨娘就是姨娘,小门小户,没得见识!好好的孩子养成这样!檀如意嗤之以鼻,面上却不敢做出来,闷闷地道:“梅姨娘倒是想得开。”

檀悠悠认真加上一句:“我也想得开,我姨娘说得挺好的。”

檀悠悠的亲娘梅姨娘在檀家是个很特别的存在,耕读人家出身,良妾,从不参与任何纷争,任何事情都做得恰到好处,檀同知和周氏都很敬重她,严令孩子们不许不敬她。

檀如意刚才那个说法,倒像是指责梅姨娘似的,她觉着檀悠悠应该是听出来了,于是讪讪的:“五妹妹别往心里去,我没有说梅姨娘不好的意思。”

檀悠悠一笑:“我知道。”

此外,再无一句多话。

檀如意晓得她不会乱说生事,心里始终不得劲儿,讪讪地找了其他话题:“你可知道今天的诗会是怎么回事?”

檀悠悠摇头:“不知道。你们不是经常开诗会吗?”

檀如意再次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觉得很无聊?”

“是很无聊啊。”檀悠悠直言不讳,反正家里人都知道她不会作诗,只会背诗。

“你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何明知你不感兴趣,父母亲却总让我带着你?”檀如意教训她:“因为这是女子才名贤名美名远扬的好机会!你也到年纪了,不带你出来走动,将来可怎么办?”

“哦。我会好好背诗的。”檀悠悠赌咒发誓,“一定会的。”

“……”檀如意拿她没办法,只能叹气。

姐妹二人走了没多远,迎面来了班家大小姐班碧珠。

班碧珠长得窈窕静美,性情温和,一手拉着檀悠悠,一手拉着檀如意,十分抱歉:“今日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好不容易做回东,倒叫你们趁兴而来,败兴而归。”

檀悠悠笑眯眯地道:“班姐姐,没事的,我玩得很开心,你家的五香瓜子炒得特别好!”

班碧珠讶然失笑,爱怜地轻抚檀悠悠的额发:“难得你喜欢,我叫人给你送些去。”

檀如意深觉丢脸:“别理她,就和饿着她似的。”

檀悠悠认真地道:“真的很好吃啊。”

嗯,整个班伯府也就五香瓜子好吃了,其他都一般得很。

班碧珠笑道:“快别欺负她,我们悠悠最是纯善老实,我们家里最喜欢她了。”

檀如意郁闷,怎么就变成她欺负檀悠悠了呢?算了算了,反正她也习惯了。

一同参加诗会的齐三小姐过来八卦:“碧珠,今日这事也真是奇了怪,好好儿的,梁砚秋怎么就落了水?倒叫你难做人,有说法了么?”

班碧珠不想多说:“不知道,她惊魂未定,也不好多问。”

齐三小姐却冷笑起来:“行了,碧珠,事到如今你还瞒着,就不怕寒了我等姐妹的心!”

“我……”班碧珠想要辩解,齐三小姐却已拂袖而去,临行前还斜睨着檀家姐妹道:“你们还傻站着做什么?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真是的!”

班碧珠红了眼圈:“你什么意思?我做什么啦?”

齐三小姐压根不理,扬长而去。

“别往心里去,齐三就是这脾气。”檀如意不想卷进是非之中,迅速带着檀悠悠撤离。

才上车,檀悠悠立刻抽了骨头似地瘫倒在座位上,盘算今晚务必要让厨房做条红烧鱼吃吃。

檀如意皱着眉头在一旁盘算:“齐三是什么意思?悠悠你今日可看到什么奇怪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