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君古灵一脸无语,一屁股坐在了他对面,开门见山。“你这样一直这样必死,仅有我能救你。”顾临渊一脸轻蔑。“不信?”君古灵眼神微咪,随即淡淡的望着他。“明白九幽转轮血煞阵吗?明白自己身在阵法之中吗?明白每天、每时、每刻这个阵法都在吸你的血气和魂力吗?“你这样下去必死,只有我能救你。”。...

君古灵一脸无语,一屁股坐在了他对面,开门见山。

“你这样下去必死,只有我能救你。”

顾临渊一脸不屑。

“不信?”

君古灵眼神微咪,随后淡淡的看着他。

“知道九幽转轮血煞阵吗?

知道自己身处阵法之中吗?

知道每日、每时、每刻这个阵法都在吸你的血气和魂力吗?

知道有人想你死吗?

知道那些人想你怎么死吗?”

君古灵的问题一句叠加一句,有一种浑然而成的压迫之势。

此刻她绝美的脸上,满是严肃。

“他们会让你绝望而死在挖掉你的灵根。

你的经脉被断只是第一步,先让你变成废人,布置好一切把你放在翁中。

第二步就是把我嫁给你,以你的天资,本可以娶天之娇女,却娶了我这么一个除了有一张好看的脸,其他一无是处的废物,就是要羞辱你,让你愤恨无力又绝望。

第三,知道我今天出门碰到谁了吗?

一个渣男,以前我心智不全哄骗我灵石的渣男,他还想诓我跟他私奔。”

顾临渊惊讶,“那你为什么不走?”

“我傻呀,我为什么要跟他走?走了就是死,而我死了,谁能救你?到时候我们两个都得死。”

顾临渊翕了翕嘴角,呵,知道的还不少。

而君古灵继续说,“我本来就是个草包废材,嫁给了你,转头还嫌弃你跟别的男人私奔,往你头上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闹得满城皆知。

你知道了会怎么样?

会更生气,更愤怒,你越愤怒,魂力丢失的越快,血气丢失的更快,你的身体就会越虚弱,你就会越无力,越绝望,最后让你彻底对这个世界失去所有的念想,一心求死。

只有这样让你死去,那些收集到的魂力和血气便会被用秘法将你身上的灵根引出,栽种在跟你有血脉至亲的人身上。”

顾临渊先是一脸震惊,没想到那个城主夫人竟如此恶毒,随后就剩下愤怒了,居然还要给他戴绿帽子?

还要闹到满城皆知。

简直,过分。

不过,这些隐秘之事,她一个傻子怎么知道?

等等---

傻子?

傻子怎么可能如此有条理,说的有理有据而且句句在点子上?

顾临渊大惊,难不成眼前的人被夺舍了?

药神谷的人?

顾临渊想到此就更愤怒了,原本以为初吻给了一个小傻子,毁了他一世英名也就罢了,最起码傻子无知,可眼前之人明明不是,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顾临渊眼神微咪,面色阴沉,“我凭什么信任你。”

“因为你除了我不会再有可信之人。”

君古灵斩钉截铁,她确实很自信,因为除了自己没有人能救的了他。

可这份笃定在顾临渊眼中却厌恶至极。

“别白费心思了,没有三品续脉丹,我是不可能好的。看在你说了这些的份上,本少君放你走,走吧。”

顾临渊沉着脸转过了头,可实际上心跳却比平时快了三分,倘若她真是药神谷的人,说明自己赌对了,计划成功。

待摸清楚她的底细,找到医治心疾的法子,在收拾她不迟。

而君古灵不知道这些,见说了这么多他居然还摆着一张臭脸,顿时不爽了,“就算没有三品续脉丹,本仙子照样能治好你。”

顾临渊皱眉,“这么自信?”

“待会你就知道了。”

君古灵说完冷冷看了他一眼,对着门口喊道,“来人,本仙子要沐浴。”

院子里的人得了吩咐,自然不敢怠慢,须臾,热汤就送了过来。

就在顾临渊不知她打什么算盘的时候,君古灵上前推着他往浴室走去,随后倾身--

俩人离的极近,甚至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温度。

顾临渊冷着脸,从未有人更何况女子敢离他这么近,因此浑身紧绷不自在,眼中满是防备之色,“你要干什么?”

君古灵垂眸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言,反而一把将他抱起。

“你放开我,你找死吗?”

顾临渊顿时羞愤欲裂,这句话简直是吼出来的,那声音震颤四野。

外面的人眼珠子转的飞快,各个支着耳朵偷听着。

暗处的陆英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什么意思?

先要了热汤要沐浴,随后又听到自家少君来了这么一句。

那个,他要不要去救自家少君?

可他一旦出现,就前功尽弃了呀?

就在陆英犹豫不决时,浴室里又传出了动静。

“君古灵,本少君要你死。”

顾临渊气的脸都青了,而君古灵则淡淡一笑,“想杀我?等你能站起来的时候在说吧。”

说完直接将人扔进了浴桶,这还不算。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众人大惊:......

这,这少夫人要霸王硬上弓?

所有人眼睛都亮了,我去,好劲爆啊。

顾临渊面皮通红,恼怒的看着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她是怎么将自己一个大男人抱起来的?

而君古灵却根本不管他,直接上手开始扒他衣服。

顾临渊:......

他死死的拽住自己的前襟。

“你还要不要脸?”

君古灵烦了,一个大男人,至于不啊?

“我再问你一遍,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顾临渊,“我,我自己脱---”

他倒要看看,这个疯女人想干什么。

结果君古灵一脸嫌弃,“那你脱吧,早这么听话何必这么麻烦?”

顾临渊:哈?

君古灵懒得搭理他,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待他上身脱了个干净,最后还剩下一件里裤的时候---

“君古灵,你别得寸进尺啊?”

顾临渊紧绷着身体,眼神如刀的撇向她。

君古灵翕了下嘴角,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就你这白斩鸡身材,本仙子还不惜的看呢。”

顾临渊黑脸。

而君古灵不过是面上镇定罢了,此刻她的小脸也染上了一层红霞。

还也是她第一次看男人的身体,不过是嘴巴不饶人罢了。

因此赶忙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灵草上。

“少夫人也太凶悍了吧,少主身体还没好呢。”

“是啊,这,这霸王硬上弓,少主受不住可怎么办?”

“你说我们要不要--”

还没等说完,忽然听到浴室里传出撕心裂肺的痛呼声。

“啊---,君古灵,我不会放过你的---”

顾临渊忽然觉得浑身上下似有亿万只蚂蚁在撕咬他,那股钻心的奇痒和剧痛简直将他淹没了。

而外面的人全都张大了嘴巴,少夫人这是对少城主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又是浴桶又是脱衣服,如今又传来这样的惨叫声--

天---

而有人慌了,万一搞死了少城主怎么办?

所以不管不顾的开门冲了进去,“少夫人--”

“滚---”

君古灵怒吼一声,随后一个东西直飞而来,砰的一声,砸到了她的头上。

“让你进来了吗?给我滚出去,要是再有下次,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